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15章 第15章
    下午,折風渡與景嵐一道去上清垣教授的劍道課。

    今日授課的內容很簡單,是御劍飛躍障礙物。

    他們所需飛躍的山谷中設立了重重機關,例如六翼嗜血蝙蝠、雷蛇等低階妖獸,還有藤蔓、大王花等會干擾人的靈植,以及各處隱蔽的法陣、符籙。

    一時間,整個山谷內慘叫聲連連。

    看着一個兩個灰頭土臉跌倒在地上的弟子,清垣一邊御劍一邊大吼:“像你們這樣學藝不精,到時候還參加什麼落楓試煉?不如都回家種紅薯算了。”

    “轟隆!”

    折風渡躲過一個飛來的人形“魚雷”,偏過頭問景嵐:“他說的落楓試煉又是什麼?”

    《一劍》那本書中有提過“落楓谷”。

    在這裏,魔尊與夜凡塵度過了一段非常狂野而原始的生活,除此之外並無提供任何有效信息。

    景嵐避開一個障礙物,往折風渡身邊飛來:

    “封兄,你剛來所以不知道,這落楓試煉啊是由六個大門派聯合舉辦的,每隔五年便會開啓一次落楓谷的禁地,這裏面有許多天地材寶和妖獸,是煉製丹藥和武器的最佳素材,拿去賣錢也是可以的,總之進去一趟絕對不虧。”

    “當然這個試煉旨在同道弟子間的比拼切磋,如果能在試煉中獲得名次極有可能得到長老真人的青睞,成爲他們的親傳弟子。”

    折風渡:“誰都有機會進這個落楓谷嗎?”

    景嵐連連搖頭:“那可不是,首先,能參與試煉的只有煉氣以上元嬰以下的弟子。其次,既然是宗門與宗門之間的切磋,各大門派會派遣他認爲最有潛力的適齡弟子,每年的選拔都格外激烈,通常幾百人中最終只有幾十個能獲得試煉名額。”

    “我明白了。”折風渡點點頭。

    景嵐:“所以封兄你想去嗎……”

    折風渡:“不想。”

    他都大乘期修爲了去那落楓谷幹嘛。

    “這……五年一次的機會誒,天地材寶誒……”見折風渡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景嵐又衝他擠眉弄眼,“再說了,爲了確保低階弟子的安全,作爲陪同人員,大師兄也會去的。”

    就在這時,一條巨大的藤蔓從他們身後抽過來……

    清垣:“那裏兩個還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語的……對,封淮、景嵐,說的就是你們,再敢在御劍的時候分心我就把你們兩個給丟出去!”

    “啪!”的一聲脆響,

    兩人紛紛落地,清垣黑着一張臉從他們上方飛過時還不忘給兩人一個白眼。

    御劍飛行結束之後,清垣把灰頭土臉的衆人都批了一頓,末了又補充了一句:“今年落楓試煉的報名已經開始了,有意向的人可以在酉時以後到正殿報名,不過我看你們去不去都一樣。”

    說罷,他忿忿甩袖而去。

    ……

    青苑居離折風渡他們習課的地方很近,步行不過一盞茶的功夫,沿途又是一片青蔥翠竹,風景雅緻,折風渡與景嵐便也沒有御劍,索性走了回去。

    一路上,景嵐仍在不死心地勸說折風渡陪自己一同報名落楓試煉:

    “大師兄肯定也是希望你去的。”

    折風渡:“……”

    越說越離譜。

    就在這時,眼前突然落下三道陰影。

    有人堵住了他們的去路。

    爲首的那人個子比自己矮不少,折風渡瞧着有些眼熟,好像是今天早些時候在廣場上見過的一個高階弟子,叫什麼什麼……樹來着。

    “呦……”

    跟在連玉樹身後、身穿華服的兩人分別叫徐元明與蔣承弼。

    幾人都出身修仙世家,舉手投足間帶着一股與生俱來的傲氣。

    徐元明抱臂打量着折風渡:“這不是我們那天讓無尚寶劍發出金光的劍道天才嗎?怎麼?你也要來報名落楓試煉?”

    蔣承弼應和道:“人家何止是金光,那不是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嗎?不知道的還以爲天上在放煙花呢?劍道天才來了,我們這種‘普通人’還不得通通給他讓道?”

    景嵐看這三人明顯就是來找茬的,雖不知封淮哪裏得罪他們了,但這酸味衝到他了,他當即面露不爽之色,準備陰陽回去,誰料折風渡卻先他一步。

    折風渡垂眸,視線緩緩落在他們身上,又瞥了眼被三人堵住的路:

    “確實,你們擋着道了,往旁邊讓讓吧。”

    他此言一出,三人的表情都有些僵硬。

    徐元明當即怒道:“見到同門師兄連人都不喊一聲,真把自己當成什麼了?”

    聞言,折風渡還是這麼靜靜地看着幾人。

    他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做,但那雙烏黑的眼瞳卻看得幾人莫名有些發怵,

    明明對方只是一個剛入門的築基弟子,這股無形的壓迫感是怎麼回事?

    半晌,三人聽折風渡緩緩開口道:

    “剛纔專注走路,沒看見槐樹師兄,實在抱歉。”

    “……”連玉樹和他的兩個跟班霎時間變得臉色鐵青。

    偏偏折風渡還低下頭,用一種關懷的眼神看着對方,彷彿在說,“你沒事吧?”。

    連玉樹咬牙:“我不叫這個名字。”

    折風渡:“啊……”

    “那……柳樹師兄?”

    連玉樹:“……”

    真的不是成心的嗎?

    折風渡:“楓樹?”

    “樺樹?”

    “……”

    “鐵樹?”

    這會兒,連玉樹的臉色已經黑得不能再黑了,看上去倒確實有幾分像鐵樹。

    景嵐在一旁憋着笑,實在忍不住了,暗中糾正折風渡:“是連玉樹。”

    “噢……”折風渡一番恍然大悟的模樣,賠笑道:“原來是玉樹師兄,這名字好別緻,我居然都會弄混,真是抱歉。”

    “……”

    連玉樹被折風渡氣跑了。

    他的兩個跟班跟着他一起跑了。

    而景嵐笑得停不下來,他戳了下折風渡的胳膊:“封兄,真有你的,你就應該報名落楓試煉,參加宗門內的篩選,最好把連玉樹那兩個跟屁蟲都淘汰,氣死他們最好。”

    折風渡抿了下嘴角:“意氣用事。”

    ……

    兩人回到青苑居的住所,景嵐準備用個晚膳就去報名落楓試煉。

    而折風渡在回到臥榻的第一瞬卻察覺到了一陣微妙的靈力波動,衣襟中藏着的符突然開始發燙。

    他當即眸色微變。

    因爲三清門有高階法陣禁制,一般修爲的人絕對無法硬闖,這也就包括曲無應在內。

    於是折風渡與他事先約好用這靈符溝通。

    符籙發燙也就意味着曲無應那邊有了消息。

    折風渡避開景嵐,來到後院一隱蔽的樹蔭後,打開黃符,上面浮現出一行似在灼燒的紅字:

    “尊上,您要找的冰天血蓮在落楓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