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17章 第17章
    從清筠的書房離開之後,折風渡不敢再耽擱時間,立即用傳送密鑰移動到了藏經閣。

    令人熟悉的眩暈襲來,他的雙腳剛踏上地面之際,就被人拽着胳膊拖進了一個角落。

    “我的姑奶奶誒,你去幹什麼了,怎麼這會兒纔來?”景嵐手裏鼓搗着一個用來解鎖的九星羅盤,壓低了聲音道。

    折風渡:“傳送錯了地方,然後和人下了盤棋……”

    他將目光移向前方緊閉的門扉:“你說的試題可就是就藏在這個暗閣當中?”

    景嵐點頭如搗蒜:“我還在解鎖呢,這九星羅盤比想象中的要複雜,可能還需要一炷香的時間。”

    折風渡直接伸手搭在了門把上:“我試試。”

    “誒,你做什麼?九星羅盤上的順序若是被打散了,可是要全部重頭來過……”

    景嵐話音未落,便聽“啪嗒!”一聲,那暗閣的木門機關往旁邊移了半寸,竟是開了。

    他驚訝地長大了嘴巴,幾乎就可以吞下一個雞蛋。

    “這鎖上可設了九九八十一重禁制,我在這解了半個時辰呢,就這麼開了?”景嵐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折風渡,一臉崇敬的目光:“封兄,你莫不是什麼隱藏的世外高人?”

    折風渡:“我只是一個三十八歲剛築基、平平無奇的散修罷了。”

    他剛纔只是動用了一點大乘期的修爲而已。

    兩人走進暗閣之際,一股陳舊的書卷氣息吸入肺腑,空氣中飄着肉眼可見的微塵,折風渡與景嵐捂着嘴忍住咳嗽的衝動迅速翻找起來。

    很快,折風渡的指間便沾上了一層薄薄的灰,他皺着眉問景嵐:“這試題一般藏在哪兒?”

    “咳……咳……”

    景嵐半個身子都埋進了書堆中,一時間塵埃滿天飛:“你找找看有沒有帶鎖的箱子或者隱藏的機關什麼的,這種機密文件一般都比較隱蔽。”

    看了眼身下幾乎被淘爛的書堆,折風渡起身,將目光移更高一層的書架。

    這個暗閣共有兩層,底層的位置相對醒目,查閱第二層則需要藉助些外力。

    折風渡從旁搬了把梯子,目光掃過那一排排書籍。

    放置在這裏的典籍大多因年代久遠而蒙灰,或多或少有些陳舊破爛,唯餘其中一本看上去嶄新如初,顯得鶴立雞羣。

    折風渡很快便察覺到了異樣,他伸手摸了一下那書脊,只覺得觸感光潔且書封不見一絲灰塵。

    很顯然,這不是本普通的書。

    他將這本書給抽了出來,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咔,咔,咔,”齒輪轉動的聲音響起,整排書櫃的位置向左移動了一個格,剛纔被折風渡抽走的書籍位置處留下一道長方型的狹窄縫隙。

    折風渡心頭微動,他伸手往那狹窄的縫隙中探去,很快便摸索到了一個長條形的物品。

    “封兄,你可是有什麼發現了?”景嵐在下方聽到這動靜,當即興奮地將腦袋探了過來。

    折風渡將那東西抽出來,發現自己手中拿的是一個被紅繩紮起來的卷軸。

    景嵐催促他:“快看看這裏面是啥?是不是就是我們要找的題目啊?”

    “太——清——老——祖……”

    “雲宸道君像。”

    折風渡將那捲軸翻過來,一字一句地念出上面的標題。

    這不是他們要找的試題。

    景嵐有些失落:“誒,不是……”

    明明這是完全不相干的東西,可不知爲何,這一瞬間,折風渡眼皮跳得厲害,心中忽然燃起一股強烈的想將卷軸打開的慾望,彷彿那下面有着什麼重要的東西在等他揭露一般。

    遲疑了半秒,他伸手解開紅繩,緩緩將畫像展開。

    畫像中的男子身着青蓮道袍,兩縷墨發從前襟垂落,懷裏還抱着一隻靈寵。

    光是看他儀態出塵的身姿和隱約露出的半邊下頜線,大概也能感覺出這雲宸道君長得不……

    等等……

    折風渡忍不住出聲:“……這畫像怎麼沒臉啊?”

    他將整張畫卷攤平,只見那畫像畫工精緻、細節拉滿,甚至連靈寵的絨毛都被刻畫得栩栩如生,唯獨道君五官處是一片空白。

    折風渡仔細觀察下來發覺這張畫卷的紙張保存完好,上面不見任何污漬,由此判斷,畫中人的五官並非被強行摳除或者抹去,而是壓根就沒畫上去。

    聞言,景嵐湊過來看了一眼,思忖片刻道:“老祖於五百年前得道飛昇,人家現在應該已經是大羅金仙了,俗話說得好,‘天機不可窺探’,吾等凡人怎可直視大羅金仙。”

    折風渡:“……所以就要把他的臉摳掉是嗎?”

    景嵐倒完全沒糾結這點,注意力很快就轉移到老祖懷中抱着的靈寵上面去了:“封兄你說,老祖懷裏抱着的這個是不是就是小雪狐……”

    折風渡盯着那個“龍頭獸身”的小東西看了半晌:“……”

    “狐狸身上會長鱗片?”

    景嵐:“啊?那這是什麼?”

    這涉及到他話本小說的後續發展,事關重大,絕不可亂下定論。

    折風渡看向畫像上方的一行小字,努力分辨了半天終於從那已經有些褪色的墨跡中依稀辨認出這麼一句話:

    “……機緣之下,雲宸道君於上古祕境撿得雪麒麟一隻,將其帶回宗門,取名阿雲。”

    折風渡指着那行字,道:“這是隻雪麒麟。”

    “啊,麒麟?”景嵐將那畫卷搶奪過來,神情由驚訝轉爲落寞,“這麒麟還長着鬍鬚,一看就是隻公的,怎麼看也只能變成個男的啊,我的話本故事若是照這個寫還有誰會來聽?”

    折風渡:“……”

    “你可以寫老祖救了這隻麒麟,然後他化身爲一個容貌出衆的男子前來報恩,兩人當場拜了把子……”

    “哦,對,我怎麼沒想到呢?”折風渡這麼一說,景嵐似乎來了靈感,他立即從懷中掏出小本子,“我要把他寫成一個帥哥,兩個帥哥或許就有人看了,這招還是封兄你教我的呢。”

    折風渡:“……”

    學得倒是挺快。

    看着景嵐奮筆疾書的模樣,他忽然意識到了一件事:“別忘了我們來這是幹什麼的,試題還沒找着,趕緊找到了然後離開這藏經閣。”

    “哦,對對……”景嵐被他這麼一提醒又繼續矇頭翻找起來。

    “嘀嗒,嘀嗒,”

    可就在這時,屋外突然響起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兩人翻找的動作皆是一滯。

    “那這卷經文就擺脫你放入暗閣中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驀地響起。

    “師叔交給我就好了。”

    這是夜凡塵的聲音。

    “砰!”

    景嵐一個手滑,頭頂上的一本書砸落在地,鬧出不小動靜。

    “你剛纔可有聽到什麼動靜?好像是從那暗閣中傳來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