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18章 第18章
    夜凡塵垂眸看着折風渡所指的內容,如蝶翼般的長睫顫了顫,眸中難得閃過一絲震驚。

    他沉默了半秒,擡頭:“你要問我這個嗎?”

    在看到那本書的內容之前,夜凡塵確信但凡是和劍修有關的內容,沒有什麼是他答不上來的。

    在看了之後,他要加上一條……

    除了雙修。

    面對着夜凡塵詫異中又帶着些許探究的神情,折風渡的一張俊臉都快擰巴起來了,他很想說“不是,我不想”,但這時耳邊卻響起景嵐的密法傳音:

    “封兄,我大概知道試題在哪兒了,最多就半盞茶的時間,你再堅持一下!”

    穩住,折風渡。

    穩住!

    不就是拖延點時間嗎?

    想到這,他“啪!”地一下把那本書合起來藏到身後,一隻手撐着書櫃,就這麼看着夜凡塵:

    “師兄,你覺得觀音坐蓮是什麼意思?”

    夜凡塵愣住了,眼神中透着一股茫然無措。

    他……這是在考自己嗎?

    而且他爲什麼要突然問自己這個問題,難道說……

    他要去和人雙修?

    夜凡塵的眉頭下意識地皺了起來。

    “沒事呃……”折風渡看夜凡塵的臉色不是很好看,以爲自己惹他生氣了,想趕在對方不高興之前轉移話題,他深吸一口氣,“你要是……嗯……不知道的話,我可以……”換一個別的問題來拖延時間。

    “應該是想通過在蓮花上打坐來淨化自己的內心。”夜凡塵打斷了他的話。

    他的語調一如既往的平靜,只是眼睛眨得比平時更頻繁。

    自己這麼誤導別人真的沒事嗎?

    但……雙修本就是歪門邪道,不去了解也好……嗯。

    “哦……”折風渡的食指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原來如此……”

    救命……

    夜凡塵會看出來他這反應是裝的嗎?

    另一邊,夜凡塵難得心虛地避開了折風渡的目光,視線變得有些飄忽不定。

    救命……

    他真的信了嗎?

    一陣沉默後,

    夜凡塵突然道:“你是要和人雙修嗎?”

    “咳!咳!”

    折風渡差點被自己嗆住,“不是……我不是……我只是……在藏經閣裏找到這本修真典籍,想着其中或許有些玄妙之處,所以本着好奇的想法就……嗯……看了一下。”

    說着,他像送走瘟神一樣地把那書往櫃子裏一塞,試圖轉移話題……

    這次爲了掩護景嵐損失大了。

    景嵐,你欠我的用什麼還?

    就在折風渡絞盡腦汁都思考不出話題想找個地把自己埋起來的時候,景嵐那邊終於成功了。

    折風渡趕緊找了個藉口與夜凡塵道別。

    ……

    回到青苑居,景嵐看向折風渡的神情透着些心虛:

    “封兄……我和你說一件事,你別生氣。”

    折風渡:?

    很難想象在經歷了剛纔的那些之後還有什麼事會讓他生氣。

    下一秒,景嵐將手中的紙遞給折風渡:“我偷到的試題是空的。”

    折風渡的大腦幾乎空白了一秒:

    “什麼……你再說一遍?空的?”

    折風渡不由自主地將手裏的白紙捏皺,他滿臉黑線地向景嵐步步逼近:

    “就爲了一張白紙,你知道我剛纔在大師兄面前都付出了些什麼?”

    他的社會存活狀態、他的名譽……還有他的形象。

    “景嵐,你欠我的用什麼還?”

    景嵐看他逐漸黑化的模樣,莫名有些害怕,他伸手攔住折風渡:“封兄,別激動……別激動,離落峯試煉的選拔還有個把月的時間,咱們好好準備,好好準備,一定沒問題的。”

    ……

    兩個月後的某一天,所有報名落峯試煉的人忽然收到了一封密函,內容是讓他們在兩個時辰內前往連雲山腳處的一片平原。

    這意味着第一場測試正式開始了。

    折風渡與景嵐趕到的時候,主持長老正在宣讀測試規則:

    “第一場考驗的主題是‘捕獵靈獸’,請諸位將自己平日在宗門所學與自身所長結合起來運用於實踐中,最後我們將會綜合諸位帶回來的靈獸數量與稀有程度給出一個分數。”

    衆人此刻所處的平原是一片天然的靈域,生態環境優渥,遍佈野生的靈獸與靈植,十分適合狩獵。

    試題一出,人羣中頓時響起一片喧譁。

    “捕獵靈獸”這個主題自然與報名者本身的修爲與實力掛鉤。

    然而,本身實力再強也需要熟悉各種靈獸的習性與出沒規則。

    這對修仙世家出來的修士以及從小便進入宗門學習的弟子是相對有利的。

    他們經常有機會參與各種靈獸的狩獵。

    而折風渡雖然有大乘期的修爲,並且這段時間通過吸收夜凡塵的劍氣已將修爲解鎖到百分之七十以上,但他纔剛穿進這個世界兩個多月,理論知識也只是淺薄地學了些皮毛,遑論實踐。

    他總不能像上次在蒼玄宗那樣一把火把整座山給燒了吧?

    所以在試題出來的一瞬間,折風渡面上並沒什麼喜色。

    反倒是景嵐小聲地與他交代了幾個容易遇到靈獸出沒的地點。

    而一旁的徐元明在瞥見這一幕後,心中暗自得意,他出身修仙世家,自幼便隨父兄狩獵,再加上有連玉樹透題,早早便準備好了這場考驗的內容。

    他對於這片平原上那些高級靈獸的出沒規則幾乎瞭如指掌。

    徐元明很想知道,這一次這個封淮拿什麼贏他?

    真希望這次測試結束,對方還能拿出上次那般狂妄的口氣。

    另一邊,景嵐還在與折風渡科普:

    “通常來說,山丘、湖泊、沼澤地、叢林旁容易碰到靈獸。”

    折風渡:“那高階靈獸通常在哪兒出沒。”

    景嵐:“三階以上的猛獸通常難遇,這要碰運氣,而且這些靈獸實力不容小覷,基本相當於築基期巔峯及以上的修爲,就算遇到了我們也不一定能制服。”

    折風渡:“所以階級越高就越稀有嗎?”

    那他乾脆直接逮一個十級靈獸不就得了。

    景嵐搖頭:“不一定,還有一種極爲珍惜的靈獸,名曰‘噬魂獸’。”

    折風渡來了興致:“很難搞?”

    景嵐:“那可不是嗎?他們外形通常變幻莫測,而且啊……除非噬魂獸自願跟隨你回來,否則絕無可能將其強行帶回,這種機緣實乃可遇不可求啊……”

    言語間,兩人已進入了劃分正式場地的警戒線區域,主持長老提醒他們這是單人測試,不得兩人同行。

    “那就祝你好運了啊,封兄。”景嵐與折風渡道別,御劍朝另一個方向飛去。

    ……

    微風拂動及膝的青草,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