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19章 第19章
    分數公佈之後,折風渡的排名一下子就從最後一位躍進到了第一。

    一時間衆人對這個名叫“封淮”的築基期弟子充滿了好奇。

    在被人盯上之前,折風渡拿上自己的佩劍徑直離開了這片區域,他只想要個落楓試煉的名額,對成爲三清門的“明日之星”並無興趣。

    “封兄,封兄你……”景嵐御劍追上折風渡,“深藏不露啊!”

    景嵐回頭瞥了眼遠處仍在盯着他們的陰鷙視線,笑道:“你看徐元明的臉現在還黑着呢。”

    折風渡完全不在意徐元明的臉是黑的還是綠的,而是轉頭問景嵐:“第二場測試通常會考些什麼?”

    這一次他承認有運氣的成分在裏面,後面的內容還是要好好準備。

    景嵐:“根據往年幾屆的試題推測極有可能是考與背誦經文有關的內容。”

    折風渡:“……除了背誦經文呢?”

    他平生最恨背誦經文。

    景嵐:“默寫經文?”

    折風渡:“……”

    第二場測試會在明日巳時舉行,距離現在還有不到一天的時間。

    偏偏景嵐與他說的那些經文範圍折風渡全都一竅不通。

    折風渡別無他法,只能挑燈夜讀。

    大不了就把這當成畢設,總之,死線戰士永不認輸。

    ……

    翌日清晨,

    折風渡與景嵐前往第二個測試地點。

    兩人御劍的途中,景嵐一直在絮絮叨叨地猜測今日可能會出的試題,身旁卻始終沒有傳來回應。

    他詫異地轉過頭去之際,只見折風渡的上下眼皮已經快貼上了,眼睛根本沒有在看前方的路,眼看就要與前方的一顆樹撞上。

    “誒,封兄你別睡啊,你還在御劍呢!”

    “嗯?”被景嵐這麼一提醒,折風渡腳下的劍一個猛剎車,半截身子差點甩出去,索性景嵐眼疾手快地將他拉了回來。

    他勉強地睜開眼睛,一臉迷茫:“啊……我沒睡啊……”

    景嵐看着他眼底的一片淺青色和撐不到兩秒就要闔上的眼皮:“……”

    “你再堅持一下好吧,等熬過了待會兒的測試,回去隨便睡的。”

    折風渡:“嗯……”

    “好。”

    下一秒,他撞上了那顆樹。

    ……

    衆人在正殿集合後,主持長老將他們領進了平時修習經文的書院。

    微風穿堂而來,拂動桌上的經文,整間屋子中充斥着筆墨紙硯的氣息。

    在所有人就坐之後,主持長老卻二話沒說就調頭離開,並囑咐身邊的道童將門扉關上。

    所有人皆面色一變……

    這是何意?

    這場測試居然沒有主題?

    還是說這裏只是暫供他們休息的場地,試題待會兒纔會正式公佈?

    衆人心懷揣測、坐立難安之際,唯有折風渡一人泰然處之,他感覺自己此刻的狀態好極了,整個人宛若身處雲端一般飄飄然。

    他一隻手託着下巴,一隻手翻着桌上的經文。

    密密麻麻的黑字如歪曲的螞蟻般在他面前扭成一團。

    啊……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1】

    這段經文他知道。

    想到這,折風渡的嘴角彎了彎,腦袋又不知覺地低下去些許。

    而此刻,坐在折風渡斜後方的徐元明嘴角帶着嘲意,睥睨着面帶驚懼的衆人。

    就在他進入這間屋子的第一瞬徐元明便察覺到了,天任、天衝、天輔、天禽四個星位早已被人佈下陣法,再過一盞茶的時間,星象移位,陣法啓動,他們便再無法離開這間房間。

    可笑那羣有眼無珠的人還在討論爲何不告訴他們考題,殊不知這場測試的主題早已定下。

    還有那個“封淮”……徐元明的視線落在折風渡身上,後者的臉幾乎快要與面前的經文貼在一塊兒……

    徐元明忽然心下一驚,莫非這個封淮……

    早已看破陣法,而他打算通過誦讀經文來抵禦幻陣?

    ……

    約莫一刻鐘後,

    折風渡感覺周遭的嘈雜聲都消失了,手下紙張的觸感也越來越不真切。

    自己彷彿置身一個與世隔絕的獨立空間。

    嗯?

    這麼回事?

    考驗結束了嗎?

    那他是可以睡覺了?

    突然間,折風渡的眼前開始浮現出滿紙經文,一張又一張交替式地在他面前來回滾動,放大數倍的黑字擰成一團看得人兩眼昏花。

    一個陰沉的聲音在他耳邊惡魔低語:

    “今天一定要把這些都背會。”

    與此同時,耳邊突然響起千百個同時誦經的聲音,猶如和尚唸經、木魚敲鐘,又似一首安魂曲。

    折風渡瞬間兩眼一抹黑,昏睡過去的前一秒,他想:

    這場測試他恐怕是堅持不下去了。

    下一秒,他頭一點,整個人依舊維持懷中抱劍的姿勢,發出了均勻而綿長的呼吸聲。

    而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幾乎其餘所有人都已進入了暴走狀態,他們或面露猙獰、或瑟縮、或哭喊着滿地求饒。

    書房外,主持長老與各評審面前擺着一面巨大的銅鏡,鏡中呈現的正是書房內的景象。

    這場測試的主題是“心魘”,幻境啓動之後,參與者會通過幻境看到他們此刻最懼怕的事物,即心中的夢魘。

    主持長老看着衆人幾近瘋魔的場面,捋着長鬚嘆了口氣,依次爲人打上分數:

    “看來平時還要更注重內在的心境啊,這麼多人中竟無一人能完全抵禦心魘幻陣……”

    “長老您看!”

    就在此時,主持長老身邊的道童激動地指着角落處折風渡的身影道:

    “角落處有一人竟完全不受幻陣影響,身處‘心魘’幻陣依舊如尋常般靜心打坐。”

    主持長老神情一滯,心下詫異:“此乃何人?”

    那道童從報名信息中找出折風渡的資料:“封淮,築基一層。”

    “雖然修爲不高,但心境卻如此堅韌,實屬難得……實屬難得吶,將來必然是可造之材。”長老目露欣賞之色,微笑着給折風渡打出一個滿分。

    ……

    約莫一柱香的時間後,

    “封兄,封兄?”

    嗯?好像有人在叫他?

    那聲音聽起來忽遠忽近。

    緊接着,折風渡被景嵐搖醒了。

    他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只見景嵐蹲在他面前揉着自己的腦袋:“這幻境實屬厲害,我好幾次都沒控制住用腦袋哐哐哐撞大牆,可疼死我了,你剛纔都看見些什麼了?。”

    折風渡的神情中還帶着幾分剛睡醒的迷茫,他沙啞着開口道:“都結束了嗎?”

    景嵐:“結束了呀。”

    要還不結束,那他們估計離殘廢也不遠了。

    折風渡:“……”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