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20章 第20章
    擂臺上,以參賽選手爲中心的矩形外規整地劃了一圈紅線,這裏設置了一道隱形的陣法,能感應到參賽選手的細微靈力波動,凡越過紅線者算作淘汰。

    比試旨在切磋,凡事點到爲止,禁下狠招、殺招,擂臺外圍坐着幾位合道期的長老充當評委,夜凡塵與連玉樹分別坐在評委席的左右兩則。

    比賽開始,

    徐元明與折風渡在主持長老的示意下走至擂臺中央朝對方抱拳鞠躬。

    然而,

    冰冷的視線交錯,兩人都沒有在彼此的眼神中找到絲毫的敬意。

    象徵式的禮節儀式完畢,兩人皆往後退了一步。

    徐元明腳跟剛踏上地面,他眸中當即閃過戾色,長劍率先出鞘,築基後期的劍勢凌厲迎空向前揮去,不留一絲餘地,他的劍氣猶如鳳凰高空展翅,此招名爲“孤鳳劃空”。

    這一劍出,如石子在水波中泛起漣漪,場上再次燃起喧譁。

    前排的幾個小師妹又湊到了一塊兒:

    “那個黑衣服的看起來好凶,帥哥不會捱揍吧?”

    “要揍的話最好也別揍他的臉……謝謝。”

    更有甚者直接拿以手遮擋視線,“救命……我不敢看了。”

    緊接着,萬籟俱寂,唯餘劍聲。

    忽然間,場上響起驚呼:

    “好快的劍!”

    前排的小師妹按耐不住好奇心,她透過指縫向臺上望去,依稀看見那道白色的身影快如一道閃電,他飄逸的衣襬迎風翻飛,身隨劍動,二者幾乎就要融爲一體。

    幾乎就在彈指之間,折風渡一轉攻勢,。

    他沒有動用自己原本的修爲。

    場下全是三清門的長老,衆目睽睽之下,用的越多破綻越多。

    再者,折風渡在對手幾近錯愕的視線中,三招連成一劍向他揮去,劍勢快如疾風……

    對付徐元明,根本用不上大乘期的修爲。

    三清門的劍法足以。

    劍意盪開,如一匹呼嘯的駿馬迎空踏祥雲疾馳而去,臺上形勢逐漸明瞭,徐元明的劍招華麗卻空有其形,在劍勢上早已輸了半截。

    此刻,衆人的目光牢牢地盯着擂臺中央劍影交錯的兩人,不敢再分神,他們只見那白衣劍修以擂臺中心爲起始點發起攻勢,衣襬如青蓮綻開,在他的步步緊逼下,徐元明逐漸朝身後的紅線退去。

    比試時間還未過半,場上懸念就已揭曉。

    勝負未分,但乾坤已定。

    前排一小師妹忽湊到另一人身邊道:“這個封淮,我怎麼越看他越像那啥……

    “什麼?”

    “我是說我感覺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幾分大師兄的影子。”

    聞言其餘人也向臺上看去。

    此時的折風渡斂起了先前的肆意散漫,眉目間透着一股凌厲的氣勢,強攻之下,盛氣逼人。

    旁邊有人符合:“你這麼一說……確實。”

    她們又不約而同地聯想起來,

    既然好看的人都是相似的……

    那麼好看的劍修會不會都是孤寡的?

    “咚!”

    就在這時,鐘聲敲響。

    幾個劍修小師妹回過神來的時候,徐元明的一隻腳已踏出紅線之外。

    臺下響起熱烈的掌聲。

    “漂亮!”以景嵐爲首的幾位弟子忍不住衝到人羣前排,爲折風渡喝彩。

    主持長老捻着長鬚朝身邊的道童揮了下手,道童立即心領神會地在“勝者”下掛上折風渡的名牌。

    這場對決正式落下帷幕,折風渡再次走到擂臺中央與徐元明互相鞠躬示意,卻沒有注意到後者在擡眸時眸中閃過的一絲陰霾,他迎着衆人熱烈的目光匆匆走下擂臺,第一時間便擡眸朝夜凡塵所在的位置看去。

    折風渡笑了一下,用無聲的口型衝對方說:

    “師兄,我贏了。”

    此刻,熙攘的人羣開始流動起來,長老也準備從評委席起身,衆人的注意力終於不在那擂臺之上,天地間彷彿只餘他們兩人……

    還有背後傳來的一陣測測陰風。

    一枚暗器在衆人都沒有注意到之際正裹挾着疾風朝折風渡襲來。

    折風渡眸色微暗,他能感覺到對方的目標很精準,是朝他握劍的右手而來的。

    這暗器應該是淬了魔血,在飛行的途中就釋放出一股極強的靈力壓迫,以他築基期的修爲絕無可能躲過。

    幾乎就在折風渡解除封印的同時,

    “錚!”的一聲巨響。

    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在折風渡面前,擋在他與那枚暗器之間。

    夜凡塵長劍出鞘,凌厲的劍勢透着刺骨的寒意讓原本喧譁的人羣再次肅靜了下來。

    “咳!咳!”

    徐元明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左肩半跪在地,肩胛骨幾乎被自己射出去的暗器刺穿,他眸中陰鷙的神色還未消退,又添幾分震驚。

    他的暗器明明很隱蔽,本該沒人注意到……

    爲什麼……

    就在剛纔,夜凡塵那一劍將暗器按照原路徑悉數返還,只不過他劍勢末端收了一下,所以暗器沒砍中徐元明的右手,而是肩膀。

    這是他念在同門情份上給對方留的最後情面。

    這一切發生的很突然,連玉樹幾乎是懵的,再回過神來時,便與夜凡塵那道夾雜着凜冽寒意的視線對上,後背一陣發涼。

    他從前覺得夜凡塵倨傲、覺得他看人的眼神很冷,直到如今……他才發現什麼叫做真正的冷。

    夜凡塵看着他,話卻是說給所有人聽的:“比試結束之後,惡意傷害同門,非法攜帶這種陰毒的暗器,按門規該如何處置?”

    連玉樹好勝,自然希望他教導的人能贏過那個“封淮”,但卻沒料到此人竟會用如此下三濫的陰招,一時間神情錯愕,眸中閃過幾分不堪與羞愧,不知所措道:“我……並不知此事。”

    夜凡塵眉峯微蹙,好看的薄脣抿了起來,他向評審席的方向又邁了一步:

    “我在問你,該如何處置?”

    他音量分明並未拔高,但氣勢卻震得在場所有人無一敢發聲。

    連玉樹從未見過夜凡塵這麼生氣的樣子,人不知覺地往後退了一下,喉頭上下滾了滾,“應當……應當開除我三清門弟子的身份,關押至伺刑堂待長老處置,不得……再入我正道教派……尋仙問道。”

    “錚!”

    連玉樹只覺面前寒光一閃,夜凡塵收回長劍,目光中的寒意卻未消退:

    “既然如此,你還在等什麼?是要等我來處置他嗎?”

    連玉樹短暫地愣怔了一下,趕忙與身側的幾位長老協商起來,沒過多久,便身有身穿玄色制服的伺刑堂特使御劍飛來將徐元明帶走。

    這場鬧劇宛若一首短暫的插曲,人羣議論着散開,而折風渡則望着夜凡塵的背影陣陣出神,他微蜷的指尖藏在廣袖之下,本準備用來抵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