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30章 第 30 章
    鬼面崖底,

    上方是高聳的烏木,世界再次寂靜下來,唯餘潺潺水聲與幾聲蟬鳴,方纔鳴蛇的騷亂、漫天的火光皆恍如隔世。

    夜凡塵被折風渡抱在懷裏,他的指尖貼着對方胸前的衣襟蜷了蜷,急切地問了一句:“你沒事吧?”

    在對上了那雙深邃的眼眸後,他忽然又想起似的,道:“不過……你方纔怎麼也下來了?”

    “沒事。”

    折風渡眨了眨眼睛,就這麼看着他,“因爲……我擔心師兄。”

    在自己跳崖尋找冰天血蓮的路上看到夜凡塵發生意外然後擔心他……

    貌似也沒什麼問題。

    聽折風渡這麼一說,夜凡塵有些愣住了,直到掌心下傳來的溫熱觸感提醒着他……他才晃然意識到自己還趴在對方身上。

    夜凡塵急忙地撐起身來,沒了靈力的支撐,四肢似乎比以往都要沉重些。

    他出言提醒折風渡:“這裏危險……”

    “嘶——”

    可能是因爲起身的動作幅度太大,一下子牽動了小腿上被刺傷的傷口,夜凡塵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原本好看的長眉也擰了起來。

    這會兒徹底沒了靈力的舒緩,腿上的鈍痛感愈發明顯,連帶着泛起一股灼燒感,整條小腿幾乎都麻了。

    “先別動。”

    光是看着夜凡塵方纔的表情,折風渡便知道他應該是疼極了。

    他從地上坐起來,伸手握着夜凡塵的腳踝將對方的衣服小心撩開,慢慢褪到小腿處,“我看一下。”

    夜凡塵的皮膚很白,腳踝纖細,驀地被折風渡這麼握在手裏,他的長睫顫了顫,指尖下意識地攥緊了身側的衣襬。

    而此時他靠近腳踝的皮下凝了一片青紫,赤黑色的血沿着那道傷口不斷地往外滲出,和他原本白皙的膚色形成鮮明的色差。

    小腿處傳來斷斷續續的灼燒感,又疼又麻。

    折風渡皺眉:“那怪物的倒刺上有毒。”

    夜凡塵:“我有帶傷藥,但是……”

    現在沒了靈力他打不開袖裏乾坤,平時帶的傷藥仙丹在這會兒也完全派不上用場。

    “沒事……”折風渡擡眸看了他一眼,“先把毒逼出來。”

    夜凡塵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要怎麼做之際,對方忽然低下頭來。

    小腿那處落下溫熱的觸感,折風渡的脣覆在了他的傷口處。

    幾縷墨色的髮絲傾落下來,這個視角下夜凡塵只能看見對方高挺的鼻樑和低垂的眼睫,

    “嗯——”

    夜凡塵發出一聲輕哼,那一塊兒的皮膚似乎比剛纔牽動傷口時的觸感還要燙,燙得他耳朵尖都紅了。

    他下意識地想把腿縮回去,卻被折風渡捏住了腳踝。

    對方的手掌寬大而骨節分明。

    折風渡小心地將夜凡塵的毒吸出來,他擦了一下脣邊的血跡:“大部分蛇毒暫時排出去了,殘餘的那些需要解毒的草藥,我先幫你包紮一下傷口。”

    說罷,他扯出一卷袖口內襯的布料,乾脆利落地撕了下來,繞着夜凡塵的傷口處裹了兩圈。

    夜凡塵感覺自己的臉也有些微微發燙,他微垂着眼睫道:“謝謝你。”

    折風渡從地上起身:“師兄還能走嗎?”

    “能。”

    夜凡塵點點頭。

    說罷,便猛地從地上站起來的,然後一腳踩到了鬆軟的泥土中,整個人一下子沒適應過來向前傾去的時候,折風渡抓住了他的手,把人往自己懷裏拉了一下:

    “小心點。”

    夜凡塵穩住重心,他的長睫顫了顫,幾乎是同一時間兩人觸電般地鬆開了對方的手,只不過指尖還殘餘着對方的溫度……

    有些燙。

    折風渡擡頭望了眼高處:

    “這懸崖大概也有百丈高,方纔摔下來不知落在了哪個犄角旮旯,這裏地勢又隱蔽,現在天快黑了,就算他們下來找我們,也與大海撈針無異。”

    說到這,他伸手指着一個方向道:“我聽到那處有水聲,若是沿着溪流走說不定能快點找到出口,再不濟也能有水源保障。”

    按照曲無應給自己的地圖,冰天血蓮與出口都在溪流的盡頭。

    冰天雪蓮有解除煞氣的功效,自然也能解毒。

    折風渡方纔觀察了一下,夜凡塵中的蛇毒應該是慢性的且毒素不強,只要能儘快找到出去的方法便問題不大。

    “好。”

    夜凡塵對此沒有異議。

    而且……他本身也不是很認路。

    自他有記憶以來,都是通過定位咒、引路符、神識等來判斷方向的,再不濟也可以靠劍靈,而此刻在這純天然的荒郊野外中,夜凡塵徹底失去了方向感。

    就在他按照折風渡說的那個方向走去的時候,對方的視線落又在他的足腕上:

    “現在一時半刻清不了這蛇毒,師兄你若是不舒服,就告訴我。”

    ……

    落雲臺上的大殿中,先前從落楓谷中逃出來的弟子都暫時聚集在此處。

    連玉樹站在一個角落處,有些出神地盯着自己手中的劍發呆,到現在爲止他的腦子都是僵的,先前鳴蛇的嘶吼、漫天煙塵的場景仍在腦海中一幀一幀地回放。

    “怎麼會不見?”

    隔間外忽然穿來一聲極具穿透性的疑問,隨後他便見景嵐沉着一張臉走了進來。

    景嵐拿了自己的劍就要往外走。

    連玉樹有些迷茫,攔住他問:“誰不見了?”

    原本看到連玉樹那張臉忍着沒揍他就已經很不容易了,這會兒對方還非要主動問他,景嵐怒氣上頭,全靠尹柏寒攔着纔沒有衝上來找他幹架:

    “如果不是爲了救你,封淮和大師兄會掉下懸崖?你在這裏明知故問些什麼?”

    尹柏寒倒還算冷靜,他解釋道:“當時鳴蛇失控出現了意外,師兄與封淮掉下了鬼面崖,現在下落不明,我們準備派人去找他們。”

    夜凡塵掉下去了?

    爲了救他?

    怎麼會掉下去?

    連玉樹幾乎愣在了原地。

    這幾個問題不停地在他腦海中閃過。

    過了好幾秒,他遲頓的大腦終於反應過來……黑影,風玄揚。

    一定是那個時候他對夜凡塵出手了。

    想到這,連玉樹的眼瞳驀地緊縮了一下,他僵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麼,最終艱難地動了一下嘴脣:

    “那……”

    “我也去。”

    見狀,景嵐又想罵他,尹柏寒搶在他前面道:“到了鬼面崖底,修爲會被徹底封印起來,那裏比尋常地方還要危險,你想好了?”

    “嗯……”連玉樹點頭。

    尹柏寒看着他道:“一刻鐘後,雲臺上集合。”

    ……

    半刻之後,連玉樹拿上自己的長劍,準備隨他們一道出發,卻在經過長廊轉角的時候突然被人給拽到了角落處。

    那人籠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