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35章 第 35 章
    蒼玄宗的人都知道,魔尊最近心情不好。

    這幾日不知哪處的茶樓話本開始流傳出黑衣蒙面怪的故事,而這個故事裏的黑衣蒙面怪……

    “呵,笑話,竟然都在說是本尊做的……”

    折風渡“啪!”地把這書一摔,生氣地摩挲着下巴。

    棠秋茗好奇:“所以……不是您嗎?”

    如果不是去做壞事,那這些時日折風渡消失都是去幹嘛了?

    他們魔修嘛……不是在做壞事,總歸就是在做壞事的路上咯。

    “……”

    折風渡瞪了他一眼,“你覺得本尊做這種事,還需要蒙臉嗎?!”

    “你看看這上面寫的都是些什麼……”折風渡將那幾個話本摺子扔到棠秋茗腳前,“因爲這蒙面怪長相奇醜無比、見不得人所才整日在腦袋上裹塊黑布,你覺得本尊需要這麼做嗎?”

    棠秋茗:“不……不需要。”

    氣氛安靜了片刻,

    折風渡垂眸思索着,半晌,他看向殿內站着的三個魔修,話鋒一轉道:“現在,本尊給你們一個機會,若是有人能想出合適的辦法解決掉這件事情,本尊可以適當減免你們面壁思過的時間。”

    由於幾人先前的肆意妄爲,折風渡罰閻魁和棠秋茗在蒼玄宗水牢裏跪五十年,沈玉槐二十五年。

    這幾十年面壁思過的生活對於修道者來說也是極度的枯燥乏味,還無法修煉,自然沒人願意挨這罰,此時幾人一聽魔尊願意減免他們的處罰,當即積極地替折風渡想起應對策略來。

    閻魁率先提議道:“這事好辦!既然都是那羣喫飽飯沒事幹的人在背後嚼舌根,俺把他們都砍了就完事,誰敢再說一個字,俺就把他腦袋砍下來,尊上,俺保證,從此之後,再也沒有人敢說你的壞話!”

    折風渡的臉色更黑了:“……”

    蒜了,下一個吧。

    看着折風渡不悅的神色,棠秋茗心中暗自得意,心想閻魁個呆子出得什麼餿主意,折風渡要是會用他的辦法纔怪呢。

    那肯定是自己的主意更好。

    他向前一步道:“尊上,我有一個妙計,既然他們懷疑那黑衣蒙面怪是因爲從未見過您的尊容,從而懷疑您長得奇醜無比,面對這種荒唐的言論,您只需站到衆人面前以您的真面目示人……尊上您長得如此玉樹臨風、儀表不凡、風流倜儻、英俊瀟灑,他們一看,這流言便不攻自破了。”

    棠秋茗說完這番話,大殿中的氣氛忽然沉默下來,

    過了半晌,

    折風渡開口:“你們兩個……”

    “屬下在!”

    “給我多面壁思過五十年。”

    閻魁和棠秋茗的一張臉瞬間擰成了苦瓜。

    “尊上,我認爲……”

    面對折風渡緩緩投來的視線,沈玉槐不緊不慢道:

    “既然是由流言蜚語產生的麻煩,那便用流言蜚語的方法去攻破,他們想聽戲劇性的故事,我們只要編造出一個更荒誕離奇的故事去滿足他們的獵奇心,這個流言很快就會被人們拋諸腦後。”

    折風渡目光沉沉地看着他,思忖片刻:“這個還行……但是編造什麼故事呢?”

    一聽到話本故事,曲無應忽然就有了靈感,他湊到折風渡身邊耳語幾句。

    ……

    折風渡眉頭一皺:“什麼,你是說你和景嵐還有聯繫?”

    曲無應:“尊上放心,我們現在只是匿名筆友的關係,若論寫話本故事的本事,沒有人比景嵐

    更專業了,我與他商量一下,讓他把幾個話本故事改改賣到茶樓去,絕對能掀起軒然大波,那個黑衣人的流言根本算不了什麼。”

    雖然聽到對方這個提議的瞬間,折風渡眉心隱隱作跳……

    但好像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了。

    蒜了,死馬當作活馬醫吧。

    折風渡衝沈玉槐與曲無應:“行,這事便交由你們兩人去辦了。”

    ……

    散會之後,

    “聰明”的左護法棠秋茗爲了自己未來的一百年能別過的那麼苦,他決定投其所好,用別的手段去拉攏折風渡。

    正所謂人之初、性本色,即使是魔尊也抵擋不了美人的誘惑。

    到時候他送幾個絕世美女到折風渡那邊,讓她們替自己吹吹枕邊風,那日子必然會舒坦許多。

    想到這,棠秋茗當即找了折風渡的心腹曲無應來做自己的參謀:

    “你可知道尊上的偏好類型?”

    曲無應點點頭:“知道。”

    棠秋茗心下一喜,若是知道折風渡的喜好類型那這事便好辦了,他趕忙問道:“那尊上喜歡什麼類型?”

    曲無應:“他喜歡銀髮的。”

    哦,沒想到折風渡是個白毛控。

    棠秋茗在心中默默記下。

    他又問:“還有呢?”

    曲無應想了想:“頭髮要長。”

    棠秋茗:這好辦。

    長髮美人誰不喜歡呢?

    曲無應:“眼神要冷。”

    棠秋茗:啊……這,冷麪美女也可以理解,有人就是好這一口。

    曲無應:“得是個劍修。”

    “噗!”

    棠秋茗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

    這特喵什麼奇怪的癖好。

    曲無應還在繼續:“最好是正道的首席。”

    棠秋茗的眼神已經由一開始的胸有成竹轉變爲了單純的疑惑。

    曲無應見對方不問了:“你怎麼不問問我是正道哪個門派呢?”

    棠秋茗:“……”

    “所以是哪個門派?”

    曲無應:“那必須得是三清門。”

    “……”

    ……

    自從那日落楓試煉突發事故之後,三清門近日設立了嚴格的宵禁。

    有人調查出那日鳴蛇之所以會發狂,是因爲有人其身上下了血咒,在未找出此事的幕後操縱者之前,六大門派都不敢掉以輕心。

    折風渡離開之後,夜凡塵手下便再沒有需要指導的人了,他又恢復了一個人獨來獨往、每日不是練劍就是靜坐修煉心法的生活。

    只是不知道爲什麼,這幾日夜凡塵在練劍或打坐的時候總是容易默默出神。

    就比如現在,

    “滴答,滴答,”

    是水珠沿着壺口滴落的聲音,書房內燃着好聞的香爐,夜凡塵感覺自己整個人被溫暖的氣息所包裹,暖洋洋的連手指也不想動彈,他的視線由檀木桌上的茶海緩緩遊移到上面的青花瓷茶杯。

    茶杯上的花紋很密集,他看了眼擺在茶海旁邊的布老虎……

    嗯,怎麼覺得有點像呢?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衝,其用不窮。大直若屈……”【1】

    耳邊響着如木魚敲鐘一般的經文誦讀聲。

    夜凡塵看着那隻老虎,他想,這經文還挺好聽的……

    非常適合當發呆時的背景音樂

    。

    “凡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