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39章 第 39 章
    折風渡的指節敲了敲椅背,視線緩緩掃過屋內衆人。

    他看着正道修士們一副噤若寒蟬、就差捂着耳朵說“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的神情,問道:

    “本尊再問一遍,諸位對這個話本的內容還有異議嗎?”

    衆人搖頭。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好。”

    折風渡笑,“那就是代表你們承認了本尊的不在場證明。”

    “你……你……”

    清垣幾乎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張了張嘴伸手指着折風渡,卻結巴得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他見過不要臉的人,但從沒見過折風渡這麼不要臉的。

    折風渡饒有興致地挑了下眉:“哦,看來我們的清垣真人有話要說……真人是有什麼問題想問本尊嗎?”

    清垣壓下心中的那股怒氣,勉強鎮定道:“你既然說今日事發的時候你在茶樓聽曲,好,我們姑且就當作你在茶樓聽曲……那麼我問你,你當初僞裝成築基弟子潛入我三清門,這件事你敢不敢認?”

    他目光炯炯地看着對方,語氣咄咄逼人。

    這一回,清垣倒好奇這個魔頭要找什麼藉口給自己開脫。

    “本尊認啊。”折風渡想都沒想,就應了下來。

    清垣:“???”

    特喵的,這魔頭又要耍什麼花招?

    折風渡還在繼續:“這件事嘛……本尊承認,本尊當時確實因爲一些不可控的原因無奈之下假扮了築基期散修。”

    清垣從鼻腔裏發出一聲輕嗤:“既然你承認了,那我問你,這三個月的時間你扮作正道弟子,還渾水摸魚地進入落楓試煉,究竟意欲何爲?”

    他憤怒了地甩了下廣袖:“你又要如何解釋發生在你身邊的一系列怪事……先是黑衣人襲擊築基期弟子、再是幽冥火幻陣、鳴蛇暴走失控,別告訴我這些全都是巧合,而你只是來體驗生活的,這種鬼話沒人會信!”

    清垣的一番慷慨陳詞顯然得到了在場所有正道人士的共鳴,他們似乎爲自己今日的審問找回了些氣勢。

    所有人帶着質問的目光齊齊看向折風渡,在等一個交代。

    面對無數道探究的視線,身處輿論中心的折風渡嘆了口氣:“其實本尊原本不想將這件事弄得這麼明目張膽、人盡皆知的……”

    清垣逼問:“究竟是爲了什麼?”

    他就知道折風渡潛入三清門的心思絕對不單純。

    而現在,這魔頭終於要揭露他背後的驚天陰謀了!

    折風渡靜靜地看着他:“但既然清垣長老這麼迫切地想知道,那本尊也不好再將這件事隱瞞下去了。”

    “本尊實話實說了,這一切其實都是因爲……”

    “愛情。”

    氣氛突然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蒙了……

    當然除了曲無應。

    他想……埋藏在心底深處的真相卻被所有人當作謊言,尊上的內心應該有強大才能如此坦然的面對這一切呢?

    “咳!咳!”

    清垣猛得咳嗽起來,他被自己嗆得滿臉通紅,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語道,“什麼……你在說什麼?”

    折風渡重複:“因爲愛情。”

    清垣大怒:“荒唐!我們倒是說說看是和誰的愛情?”

    在場所有人無不悄悄地豎起了耳朵。

    “那話本你是還沒聽夠嗎?”折風渡指了指剛纔靈山派掌門與徐道清聯合出演的話本:《虐愛[仙俠]》,“本尊以爲你們剛纔聽了最精彩的一段就會明白。”

    彷彿一道閃電霹過了腦海,清垣心下大駭……

    所以被這魔頭看中的人是他的小師侄???

    那麼按照這個邏輯,折風渡假扮築基期弟子千方百計地接近夜凡塵,讓對方指導他練劍、在夜凡塵遇上幽冥火幻境以及鳴蛇暴走的時候第一時間出現,這一系列行爲……

    他特麼的居然挑不出漏洞!

    顯然在場所有正道修士也都在思考這件事,他們或皺眉或抿脣,想着想着他們竟覺得折風渡原本詭異的不在場證明在他詭異的理由下竟然變得沒有那麼詭異了。

    當然,清垣必不可能就這麼認輸,他指着折風渡再次發難:“先不論你們兩個都是男的,你當真以爲我正派之人會與你這種無恥之徒在……在一起?”

    折風渡搖了搖頭:“所以,本尊纔要扮作正道弟子啊。”

    “……”

    清垣竟是被他噎得說不出話。

    半晌,他幾乎是暴跳如雷地吼道:

    “荒唐!”

    “像你這般十惡不赦的魔頭,你覺得凡塵他會喜歡你什麼?”

    折風渡將食指抵在脣前,似在認真思考:

    “嗯……喜歡本尊身上的一些優秀品質?比如……”

    在衆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中,折風渡掰着手指頭一個一個如數家珍:

    “認真、善良、勇於承擔、富有責任心、堅強、細緻入微、體貼……”

    “哦,還有本尊長得比你們宗門裏的大部分劍修都要好看。”

    清垣的臉漲成了豬肝色,哆嗦着嘴脣再說不出一句話。

    靈山派掌門在不停地用手給自己扇風,看上去快要暈過去了。

    妙音真人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她想折風渡這句話倒是真的。

    見衆人再次沉默了起來,折風渡問:“怎麼,清垣真人,莫非你還對本尊的真心存疑?需要再找人給你們讀一遍那個話本嗎?……或許你們能從中體會到一些真摯的情感……”

    清垣:“不用了!”

    再聽一遍,他怕他會走火入魔。

    “好。”

    折風渡衝他笑:“看來關於本尊爲何潛入三清門這個問題上我們已經達成了一致。”

    他轉身看向衆人:“那麼,下一個問題。”

    此時的自由提問環節它已不再像是單純的自由提問,而更像是勇敢者挑戰。

    畢竟基於靈山派掌門與清垣的前車之鑑……不夠勇敢與堅強的修士應該是不敢再面對折風渡了。

    就在衆人緘默的間隙,又有一位勇者站了出來,他就是天劍宗的掌門徐道清。

    徐道清走到折風渡面前,問道:“清筠掌門身上所受的傷乃煉焰訣所致,衆所周知整個修真界只有你一人修煉這種邪功,關於這點你要怎麼解釋?”

    “徐道長有沒有試過本尊的煉焰訣?”折風渡挑眉,“……如果真是本尊動的手,那他現在很可能已經死了。”

    差點被折風渡氣死的清垣此刻又活了過來:“你……你你你!”

    “怎麼,清垣真人是不信?”折風渡手中忽然竄出數丈赤焰,熊熊烈焰逼得衆人下意識地向後退了數步,“那真人要不要親自來試試?”

    面對他這般赤裸裸的威脅,清垣深呼吸了一下,忍氣吞聲道:“不……用了。”

    “噠,噠,噠,”

    折風渡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