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43章 第 43 章
    鳳儀閣的宴會比傳聞中的還要奢華。

    紅梁琉璃瓦,金漆盤龍柱,客席間觥籌交錯,鳴鐘擊磐聲絡繹不覺,而大殿正前方是一座供歌姬表演的臺基,只不過此刻上面還並未有人,倒是一側的屏風後時不時地傳來吳儂軟語的調笑聲。

    有過路人忍不住好奇往屏風後方望去,只見那是一支舞姬的隊伍,十八個身段婀娜的女子,各有風情。

    而其中一身量高挑的黑髮女子格外引人注目,她比其餘的人都要高上不少,蒙着面紗,唯露出一雙烏黑的眼瞳,更叫人好奇起來。

    過路人不自覺地多看了她兩眼,那舞姬相貌端正,即使蒙着面紗也可以隱約瞧出是個骨相極佳的美人,只不過……

    別人都安靜地雙手交疊於胸前,而她袖口撩起,露出一截修長的小臂,兩手叉腰,姿勢豪邁得像是隨時要與人上去幹架。

    許是他盯得久了,黑髮舞姬忽然回過頭來,深邃的眼眸中透着一股寒意,還有些許殺氣。

    路人不敢再看,匆匆掉頭離去。

    “尊上,”曲無應用扇子掩面,他打量着折風渡這幅昂首挺胸、雄赳赳氣昂昂的姿態,忍不住湊到對方耳邊,“您這樣是不是有些過於顯眼了?”

    “本尊不跳了。”折風渡早就不想忍了,他煩躁地扯着自己拖在地上的裙襬和披帛就想往屏風外走……

    這該死的布料怎麼這麼多?他都快被熱死了。

    一想到待會兒還得上去當着三千賓客的面獻舞,折風渡面色愈發沉鬱。

    “哎……”曲無應趕忙拉住折風渡的胳膊,給他扇扇子,“尊上,您再忍耐一下,先前不是說過,第一場宴會的時候所有賓客都會到場嗎?若要尋找那鑄魂師,獻舞便是最好的時機,否則到時候宴席散了,那不就如同茫茫大海撈針一般。”

    曲無應的話確實說得在理。

    折風渡一把搶過他手中的扇子,猛得扇了起來,鬢邊碎髮都揚到了腦後。

    百無聊賴間,他的目光向臺下的賓客席間看去。

    雖然此時臺下已經十分熱鬧了,但依舊有客人絡繹不覺地從殿門處涌來。

    在這股和諧的人流中,折風渡卻忽然瞧見一個身穿灰衣道袍、鬢髮由蓮花冠束起的修士正形色匆匆地從偏門離去。

    那熟悉的面容、那上天欠他五百兩的神情,不是徐道清又是誰?

    折風渡眉峯微蹙,他來這幹嘛?

    就在他思索的間隙,徐道清便從偏門消失了。

    折風渡心頭微動,徐道清的突然出現與《一劍封神》中連續發生的巧合都讓他覺得有些蹊蹺。

    他下意識地邁開腿就要去追徐道清,然後一腳踩在自己的裙襬上差點摔個趔趄,還不小心撞到了過路人的後背。

    折風渡頭也不回地說了句“抱歉”,提起裙子拔腿就跑。

    “誒,尊上,這宴會就要開始了,您……”怎麼跑了。

    曲無應意識到不對,想去追的時候,折風渡人已經跑沒影了。

    他不由得感嘆魔尊穿着裙子怎麼還能跑這麼快?

    這就是腿長的好處嗎?

    ……

    夜凡塵到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因爲他還去了一趟後廚與尹柏寒匯合。

    此刻,他們兩人一人穿着月牙色雲錦紋長衫,另一人穿着一身粗布打雜短衫,走在一塊兒怎麼看怎麼詭異,硬要說的話就像是貴公子與他的乞丐朋友。

    夜凡塵也不敢聲張,打算從這個沒什麼人的偏門將尹柏寒悄悄帶到賓客席,反正那鳳儀閣閣主邀請的人很多,大殿魚內龍混雜,到時候宴席開始了應該也沒有人會注意到。

    尹柏寒問他:“師兄,你說那個鑄魂師身上有什麼特徵,我們到時候如何尋他?”

    夜凡塵:“與靈魂打交道者,常徘徊於六道輪迴外,身上煞氣要比一般人……”

    “砰!”

    兩人正路過轉角處,沒注意看路,恰巧這時一形色匆匆的女子驀地從兩人看不見的角落跑出來,與夜凡塵撞了個滿懷。

    兩人撞在一塊,手背處傳來溫熱的觸感,那女子飄來披帛遮住了夜凡塵的眼睛,他看不清對方的容貌,只依稀感覺到對方的個子很高,好像比自己還要高些。

    那姑娘的反應比他要快,對方在夜凡塵失去重心的時候主動拉了他一把。

    夜凡塵勉強穩住身形:“抱歉,姑娘你沒……”

    只是他剛一開口,卻見那姑娘像遇見了什麼洪水猛獸一般,驀地鬆開了他的手,隨後擡起一隻胳膊,用薄紗廣袖遮住臉,背過身子縮到了牆角處。

    夜凡塵望着對方把臉埋進袖子的背影,他整個人在原地,莫非……

    她這是在哭?

    難道自己方纔把人給撞哭了?

    折風渡伸手揉着自己的額頭,因爲緊張心臟砰砰砰得跳個不停……

    救命……

    誰能告訴他爲什麼夜凡塵也在這啊?

    折風渡剛纔因爲用手擋着臉沒能看清路,結果直接撞牆角上了,額頭還很疼。

    “你沒事吧?”夜凡塵思忖再三,還是向對方走去,“我方纔並不是故意的。”

    然而他剛一走過去,折風渡就像躲着他似的又轉了個方向,總之永遠拿後背對着他。

    夜凡塵一時僵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尊……”

    就在這時,沈玉槐爲了尋折風渡也從偏門跑了出來,在瞧見折風渡身邊的兩個人後,他立馬改口道:

    “妹妹,你怎麼跑這來了?我找你了你好半天。”

    折風渡宛若找到了救星一般,當即拽過沈玉槐的袖口,整個人躲到了對方背後。

    但他個子高,所以整個人不得不半蹲下去,這姿勢看起來要多詭異有多詭異。

    一旁的夜凡塵與尹柏寒兩個人見狀都愣住了……他們有那麼嚇人嗎?

    但畢竟是自己把人家嚇成這樣的,夜凡塵心懷愧疚,他問眼前的白衫女子:“你妹妹她沒事吧?”

    沈玉槐衝兩人笑了一下:“兩位公子不必介意,我妹妹自幼養在深閨,這是他第一次出家門,所以比較害羞。”

    聞言,“第一次出家門的蒼玄宗宗主”又把臉埋得低了一些。

    反正只要夜凡塵沒認出他,丟人的就不是自己。

    聽完眼前白衫女子的解釋之後,夜凡塵大概懂了,他再次向對方表示了歉意,準備與尹柏寒一道離開。

    然而他轉過頭之際,卻見尹柏寒正直勾勾地盯那白衫女子看。

    沈玉槐被尹柏寒瞧得有些不自在,笑着問:“這位公子怎麼了?可是我臉上有什麼東西?”

    他心想,這呆子可千萬別瞧出什麼來了。

    不過就算認出來了也沒事,自己抵死不認就是了。

    “啊……不是”尹柏寒意識到了自己的失禮,他慌忙別開臉,吱吱唔唔道,“我只是覺得姑娘瞧着有些面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