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48章 第 48 章
    折風渡提着劍走至殿門口,一陣風吹得鬢髮四散飄揚。

    他擡眼望去,只見遠處的天空已被血色所暈染,大半座連雲山陷入火海之中,漫山遍野的黑霧,紅光沖天,完全看不出這曾是一座綠意盎然的山峯。

    源源不斷的烈焰皆從一個方向而來,空中一輪金光屏障將燭龍的紅蓮與身後山河阻隔開。

    這是由八十一位元嬰期以上的修士組成的法陣,他們當中有人面染焦炭,有人道服破損,有人已近靈力枯竭,但卻都在苦苦支撐,

    折風渡意識到這些人並不是第一批在該陣法中抵抗九陰的人,而他們也不會是最後一批。

    望着眼前的場景,腦海中突然浮現一道聲音,“若有死傷,則速由別人替上!”

    折風渡想起來了,

    這是自己命人佈下的七星陣,用來抵禦燭九陰的進攻。

    到目前爲止他們已經堅持了整整四十九天。

    而他們的後方,再遠些便是是一座座凡間的城池宮殿,此刻那些宏偉的建築,在折風渡眼中不過一個小型玩具城般大小。

    七星陣上方,折風渡終於看到了那個人面蛇身的上古兇獸,那是一條盤旋在天的亙古巨龍,身軀之龐大以至於那一片的天空都彷彿處於烏雲籠罩之下,用“遮天蔽日”來形容也毫不爲過。

    此刻,它正口吐烈焰,不斷地朝七星陣發動進攻。

    若七星陣被攻破,則人間危矣。

    此情此景似乎喚醒了折風渡內心深處的某種強烈情緒……

    爲他們的山河遭到入侵而感到憤怒、爲同袍的死而感到悲慟、爲社稷將傾自己卻無能爲力而感到哀傷,一種與衆修士同仇敵愾、共赴生死的豪情幾乎就要衝破胸膛,折風渡提起手中的劍直直朝那九陰而去。

    身邊道童驚呼道:“掌門!”

    景曜也因折風渡如此魯莽的行爲而怒斥一聲“雲宸?”

    兩人紛紛御劍追隨折風渡的身影而去。

    就在折風渡即將接近七星陣法之際,

    “嗡!”燭龍發出一聲幾乎就要碎裂長空的嘶吼。

    兇獸的怒吼在折風渡面前產生了一道無形的結界,彷彿一堵隔空的牆。

    四肢就像是撞在了一堵結實的牆上。

    任憑他怎麼衝撞都撞不破。

    於是折風渡揮出一道劍氣朝那屏障砍去……

    崑崙鏡後,鳳綏看着自己上好的雕花紫檀木門扉就被折風渡這樣用劍砍了個稀巴爛,完事對方還不忘對着門板狠狠踩上兩腳,隨後又從上面“哐哐”踏過去,他食指按在嘴脣上的力道在不知不覺中加重了許多,以免自己表情管理失控。

    老者看着他一副痛心疾首但又不得不裝作釋然的神情,好心問道:“閣主……您這幻境還要繼續下去嗎?”

    鳳綏苦笑了一下,“繼續,繼續吧。”

    好不容易纔找到了雲宸的轉世又費了九牛二五讓他入了幻境,怎可輕易放棄?

    他現在只能希望折風渡能爭氣些,爭取早日過完這七情幻境,自己也好給這些“死去”的傢俱一個交代。

    老者看着折風渡提着劍,氣勢洶洶地從臥房走到廊道,又一路從客房走向人聲鼎沸的大堂,擔憂道:“閣主,您說他會不會影響到鳳儀閣內其他的賓客?”

    鳳綏:“……”

    一種植物。

    他竟將這事給忘了。

    ……

    大堂靠廊道的一桌上,幾個修士正圍坐在一塊喫火鍋。

    “哎,

    唐哥,你別說,好久沒喫火鍋了,這鍋底還挺正宗。”

    名叫陳唐的修士連連點頭表示贊同,又將一片剛涮好的毛肚送入口中,鮮脆的毛肚配合香辣的蘸料,他正沉浸在人生至樂之時,眼前卻忽然籠下一道陰影。

    幾人再擡眸時,只見一穿着玄色錦衣的修士直愣愣地杵在他們面前,手中還提着一把大寶劍。

    那修士身形出挑,眉目俊秀,可此刻看向他們火鍋的神情就好像要鯊人。

    幾人面面相覷,心下皆疑惑不已,又過了好一會兒,他們見折風渡絲毫沒有離去的意思,陳唐有些慌了,他試探性地問,

    “兄弟,你沒事吧?”

    ……

    幻境中,

    折風渡奮力衝破九陰的結界後並沒能飛向九陰,攔在他面前是自己曾經的同僚,以景曜爲首的六名境虛期修士組成了一道人牆,梗在他與前線的陣法當中。

    他們這些人都是六派的長老。

    景曜看向他眼神中帶着怒火,似在聲討正義,“雲宸,你還要執迷不悟到何時?”

    “你可知爲了你的‘屠龍大業’,如今整個修真界已損失多少人了?”

    他聲如洪鐘,幾乎一字一句道:

    “……散仙兩人,大乘期大能五位,境虛期修士八人,合體期修士共一十八人,合體期以下損傷近千人,他們都是爲你而死啊!雲宸,這些人之中有你的……至交好友,有你的門派弟子,你爲何就視而不見呢?”

    折風渡有一瞬間的愣神,他向下望去,腳底白骨築臺,血海成山。

    他怎麼看不見?

    如果有可能,他恨不得以身替之。

    但是……

    天邊血色如虹,貫穿長空,七星陣法後是整個黎明蒼生……

    那是數千萬人的性命吶。

    折風渡不解,他擡起頭,直直地望進這些修士的眼瞳中。

    他們難道看不見燭龍那足以焚燬一切建築的烈焰、難道不知道自己若是退讓,死傷將不止千人嗎?

    景曜似被折風渡的這般無動於衷給氣到了,由一開始的勸導轉爲聲討,“爲什麼我們不能與九陰和解,只要我們答應撤掉七星陣法,它承諾將不會再動修士性命,也會與凡間百姓和平共處,你現在這麼大動干戈,不惜讓那麼多人去送死,到底是爲了斬殺九陰,還是爲了鞏固你自己在修真界的名聲!”

    真的嗎?

    折風渡忽然有些想笑,莫非他們是忘了九陰第一次出現便在遼州掀起洪災,前後爲之喪命、流離失所者近萬人。

    它當真會在意天下蒼生的性命?會信守不再屠戮的承諾?

    連字契都不曾立過,談何承諾?

    這種荒唐的戲言當真有人會相信?

    折風渡看向衆人的目光中帶上了幾分嘲意,原本的悲憤之情倒生出了幾分悲哀來……可那六個修士仍不依不饒地攔在他面前,勸他即刻解散七星陣法。

    這回折風渡看清了,他們的眼神中所謂的“悲憤”,只有“憤”而沒有“悲”,憤自己的大好前程就要被危及甚至葬送、憤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勢力就要土崩瓦解、憤自己眼前立着一個不肯退讓的“絆腳石”。

    於這些修士而言,危害蒼生的九陰不是敵人,不肯退讓的自己纔是。

    他們眼中沒有“兼濟蒼生”的大義,只有“獨善其身”的求生理念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