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49章 第 49 章
    或許是折風渡那裏的情形鳳綏實在看不下去了,他將畫面暫時切到了夜凡塵那,畫面中的銀髮修士正在臥榻上靜心打坐,

    “先前讓你辦的事可曾辦好了?”

    老者道:“回閣主,辦好了,按照您的要求在他房間的香爐中加了微量的饕餮內丹,如果夜凡塵就是雪麒麟化形的話,他必然會對此產生反應的。”

    “好。”鳳綏點點頭。

    若夜凡塵真是雪麒麟的話,那折風渡恢復上一世的記憶後,他的任務也算圓滿完成了。

    一想到可以把雲宸這個大麻煩給送離鳳儀閣,鳳綏心中暗自舒了一口氣。

    ……

    燃着香爐的臥房中,

    夜凡塵感受着體內真氣緩緩流過經脈,他默唸着清靜心經的口訣,可心卻怎麼都靜不下去,整個人愈發浮躁起來。

    空氣中隱隱傳來些辛辣的味道,氣氛變得焦灼起來,原本的檀香似乎混入了一絲異味,他正欲仔細分辨之際,那氣味卻又消失了,就彷彿是自己的錯覺一般。

    夜凡塵又唸了兩遍心訣,胸口卻有些發悶,而腦袋昏昏沉沉的……

    他似乎陷入了一種困頓的情緒中,但又與普通的睏倦不同,因爲此刻腦海中浮現出了一片完全陌生的場景。

    自己似乎在千丈之上的高空,而更上方烏雲蔽日、電閃雷鳴,似是九重天雷劈了下來。

    耳邊換傳來轟鳴的巨響,一道閃電橫空劈下,自己卻被一個人護在懷裏。

    那個懷抱堅實而有力,滾滾天雷之下他竟然一點都不覺懼怕。

    夜凡塵驀地睜開眼,牀鋪邊空空如也,根本不見人影,剛纔他所經歷的那一切不過是場幻覺罷了。

    而就在這時,他感覺側頸上的某塊皮膚泛起了一股灼燒之感,好似有什麼東西要從皮膚下長出來了。

    夜凡塵眉峯微蹙,他想離開這間屋子,可他剛從牀鋪上下來便感覺雙腿發軟,整個人虛浮無力,跌跌撞撞向門口走去之際,門被人從外邊“啪!”的一腳踢開了。

    ……

    九陽劍決幻化出數道如棱鏡碎片般凌厲的金光,金光自四面八方射出,將那些風刃三頭鷲紛紛射落。

    鳳儀閣中,以折風渡爲中心的一圈皆無人敢靠近,人們只見他手握長劍,一下子朝幾個道士腦門上揮出數道劍氣。

    “哐,哐,哐,”

    如砍瓜切菜一般,數個道冠應聲落地,與之一道被削落的還有一縷縷頭髮。

    整個二樓大堂宛如萬佛宗剃度現場。

    幾人瞬間感到頭頂一涼,他們膝蓋一軟,在折風渡面前“噗通!”跪下,口中大喊,

    “道友饒命!”

    見罷,折風渡長劍入鞘,面上一副“大人不記小人過”的神情,“看在我們昔日同門情份的面上,今日就暫且饒你們一命……”

    “從今往後不要再擋着我的道。”

    “是、是、是。”

    幾人連聲稱是,麻溜地從折風渡面前滾開了。

    或許是因爲這次自己使出了全力,景曜等六個修士見他動了真格,也不敢再與折風渡纏鬥,反正……

    景曜望了眼天邊盤旋的巨龍,他不覺得雲宸此刻真能將九陰斬殺,若對方被九陰重創,那麼到那時他們再想爭奪六派的指揮權簡直易如反掌,完全不必急於一時。

    景曜等人撤退了,折風渡面前再無阻礙,他化作一道金光朝九陰的方向襲去。

    折風渡攻擊的目標很清晰,那就是九陰的獨眼。

    因爲他清楚,這是對方身上的最大的弱點。

    大乘期傾盡全力的速度堪比閃電,日月都被拋在身後,猶如過往雲煙,身邊狂風呼嘯,折風渡凌空揮出一劍,金光伴隨劍影朝九陰獨眼刺去……

    身後忽然傳來一陣陰寒之氣,他的神識敏銳地捕捉到九陰遍佈尖刺的巨尾從後方襲來。

    “不好!”

    折風渡揮出去的劍氣如離弦之弓,此刻已覆水難收。

    再調轉方向防禦顯然來不及。

    就在巨尾襲來的一瞬,折風渡劍氣刺中九陰獨眼,同時整個人凌空一翻,一隻手靈巧地抓住九陰尾巴末端,試圖與之對抗。

    “嗷!”

    九陰發出嘶吼,因劇痛而猛烈地掙扎起來,巨尾產生的巨大擺力將折風渡從空中揮落……

    幻境之外,

    鳳儀閣的衆人只見折風渡大喝一聲,緊接着單手扶住身旁欄杆往下縱身一跳,然後摔到了下一層的樓梯之上,像是坐滑滑梯一樣,折風渡整個人開始極速一級級地往下滑,他手中還握着長劍,樓梯那不斷地傳來“嘎,嘎,嘎,”的骨骼碰撞聲。

    最終,“砰!”的一聲巨響,

    衆人默默閉起了眼睛,自己的後脊感同身受地刺痛了一下。

    折風渡被九陰震落在方圓百里外的空曠地面,雖然後背、雙手雙腿的骨頭都疼得“嘎,嘎,”作響,但這點小傷……這連傷都算不上的小小疼痛根本難不倒他。

    他用長劍支撐着自己從草地上站起來,才發現四周山清水秀,山谷中迴盪着蟬鳴鳥叫聲,這裏竟是一個鮮少有人踏足的上古祕境。

    沿着溪流不斷往前走,草叢越長越高也越來越茂密,逐漸開始遮蔽人的視線,就在這時,折風渡忽然探查了草叢裏傳來的一陣靈力,他警覺地擡起長劍對準草叢,

    “前方何人?”

    ……

    鳳綏看着折風渡一路從二樓摔到一樓,本以爲他的冒險之旅會就此消停,沒想到他竟然沿着一樓客房的廊道巡視起來。

    走着走着,折風渡忽然在一間客房門口停了下來。

    鳳綏忙問,“這裏面有人嗎?”

    萬一真鬧出事了咋辦。

    老者查看了一下道:“有人……”

    鳳綏:“那趕緊讓對方離……”

    老者:“是夜凡塵。”

    鳳綏:“……啊?”

    也許這就緣分吧。

    ……

    房門被人一腳踹開,

    夜凡塵眉頭微皺,正欲防備之際卻對上了一雙熟悉的眼瞳。

    折風渡提着劍問他,“前方何人?”

    “……嗯?”

    夜凡塵的動作一滯,他眨着長睫愣愣地看着折風渡。

    怎麼忽然不認得自己了?

    扒開草叢後,折風渡纔看清了,原來……這竟然是一隻受傷了的小麒麟!

    對方正在獨自舔舐自己流血的傷口,瞪着溼漉漉的大眼睛無措地看着他。

    折風渡立即將長劍放到一邊,走過去將小麒麟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裏。

    沒想到小麒麟看着挺小,抱起來卻有一個成年男子那麼重,於是他只好將單手抱改爲了雙手抱。

    小麒麟在他懷裏很乖,聞起來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爲了處理對方身上的傷口,折風渡抱着它走進了一個乾燥的山洞,準備爲對方包紮一下身上的傷口,誰知小麒麟卻拱在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