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52章 第 52 章
    夜凡塵走過去,在折風渡身邊的座位上坐下。

    雖然他面前也擺着一副碗筷,但是考慮到喫飯可能是蒼玄宗的某種習俗,他就沒有動筷。

    萬一壞了別人宗門的規矩那就不好了。

    折風渡擱下筷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他看向夜凡塵道:“南冥位於九洲之南,而三清門則在最北邊,若按照鑄魂師的修爲,就算有法寶加持,到三清門最快也需要三天的時間,在此期間徐道清必然不可能沒有動作……”

    事實上,根據沈玉槐提供的情報,即便是在鳳儀閣中,徐道清手下的眼線也始終關注着鑄魂師的動向。

    夜凡塵眉峯微蹙,徐道清原本境虛期的修爲雖然強,但倒不至於失衡,即使加上一個天劍宗,六派依舊可以聯手應對他們,只是他現在有了九陰魂魄的加持,實力恐不容小覷。

    畢竟就連自己的師父清筠都被他重創。

    再加上徐道清於六派中的勢力盤根錯節,正道中恐怕有不少如“風玄揚”那般的角色。

    此時與他正面對上顯然不是上策。

    折風渡又道:“本尊的想法是我們即刻便動身,先去鳳儀閣旁的客棧與本尊剩餘的部下匯合……”

    夜凡塵仍舊有些顧慮,“可是這般聲勢浩大,不是更容易成爲徐道清的目標?”

    折風渡是大乘期巔峯的修爲,他不把昔日的徐道清放在眼裏夜凡塵能理解,只是如今對方在九陰的加持下實力難以預測,最好還是謹慎爲上。

    “不……”折風渡卻是搖頭,“人多並不是爲了與他們正面交鋒,而是爲了‘混’。”

    夜凡塵:“混?”

    “嗯,”折風渡擱下茶盞道:“‘混’便是混水摸魚……”

    “鑄魂師一直戴着鬼面面具與黑色斗篷,想來徐道清從未見過他到底長什麼樣,本尊雖不知他們先前是用何種手段辨別對方身份的,但大概率是通過身上的煞氣,而我魔修大都煞氣重,再戴個面具斗篷他怕是一下子也辨認不出來。”

    “這個計劃的關鍵在於對方現在與我們一樣,都想避開正面交鋒,徐道清現在急於讓鑄魂師幫他融合數個九陰魂魄並鑄造缺損的幾縷,在他的計劃達成之前,他的當務之急是找到鑄魂師將對方帶回門派而非與我們拼個你死我活,更何況你們是三清門的人,他恐怕還不敢這麼快卸掉自己的僞裝,此刻當着正道的面撕破臉皮絕對是下下策。”

    氣氛沉默下來,

    夜凡塵略一思量折風渡方纔的話,片刻之後,他點了點頭,說道:“好。”

    在此期間,埋頭乾飯的棠秋茗忍不住盯着夜凡塵脖子上纏的那層白紗看了幾眼……

    好奇怪,爲什麼脖子上會裹一層白布?

    什麼情況下,別的地方不受傷只有脖子纔會受傷啊?

    下一秒,

    他與折風渡冰冷的視線對上。

    棠秋茗耳邊響起對方的密法傳音:“你要是敢再多看一眼,本尊看你這雙眼珠子不要也罷。”

    “咳!咳!咳!”

    夜凡塵忽然聽到身邊傳來劇烈的咳嗽聲,好像是有人喫飯的時候被嗆住了,於是他好奇地轉過頭,隨即便見棠秋茗閉着雙目、低垂着腦袋,在不停地往嘴裏扒飯。

    折風渡看着棠秋茗露出了欣慰的笑,還給他遞了一杯茶過去,

    “慢點喫,小心嗆着。”

    “謝……咳咳,謝謝尊上……”

    棠秋茗看起來快要感動哭了。

    起碼快要哭了是真的。

    夜凡塵想,喫飯果然是蒼玄宗的某種傳統儀式。

    ……

    入了夜,離鳳儀閣最近的一家客棧——青城客棧門口掛着大紅燈籠,生意還像折風渡他們來時那般興隆。

    “小二,再給我們添壺茶。”

    靠門口桌的客人晃了晃手中空空的茶盞,喊道。

    “來了。”

    回答他們的是一道不高不低的男聲,對方說着生澀且蹩腳的方言,語氣很平,聽不出任何情緒。

    那客人略有些詫異,心想這店小二通常不是很熱情的嗎?怎麼這會兒反應這般冷淡?

    “咕嘟,咕嘟,”

    小二動作麻利地替他們添好了茶。

    客人擡起頭,終於看清了對方的面容,那是一張老實巴交的農民臉,一身粗布衣打扮,可就是這麼一張本該讓人覺得親和的臉,此刻卻毫無表情,眼角邊緣下沉的細紋宛如雕刻出來的一般,平添幾分冷意。

    客人還注意到,那小二在倒完茶的一時間下意識地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側腰。

    在他的注視下,小二摸到了腰間的抹布,他將抹布掛到肩頭,旋即便轉身離去。

    在離開客人視線的第一時間,他眸中閃過一絲寒意,那氣勢很難讓人將他與青城客棧樸素的小二聯繫起來。

    “叮叮,哐當!”

    掌櫃將算盤撥了三下。

    小二敏銳地轉過頭,掌櫃擡頭往二樓的陰影處看了一眼,似乎是在等一個指令。

    隨即兩人的視線對上。

    掌櫃用傳音符與小二道:“目標來了,徐長老說,待會兒他們一進店,找準目標後便下手,以先前約定的暗號爲準。”

    小二眨了下眼回過頭去,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

    剛纔收到傳音符的不止他一個,還有這四周蟄伏在暗處的其他眼線。

    他們都是徐道清的手下。

    這家客棧現在幾乎都是他們的人,而他們要做的便是待蒼玄宗與三清門的人進來之後帶走那個鑄魂師,必要關頭可以直接動手。

    外邊下起了小雨,

    一行富商車隊打扮的人在客棧門口停下,爲首的那兩人一黑一白,模樣看起來“平平無奇”,是過路人見了都不會多看兩眼的那種,。

    折風渡與夜凡塵都易容了。

    一來是爲了降低在人羣中的存在感,二來他可不能讓那個鑄魂師認出自己。

    身後的“車隊”跟着停下來,折風渡擡頭看了眼面前的建築,客棧中央的牌匾上,蒼勁的筆鋒提着“青城客棧”四個字。

    他一撩衣襬,擡腿邁過門檻。

    那小二當即“熱絡”地迎過來,對方還未開口,折風渡前襟中的靈符卻忽然震動了起來。

    他打開信封一般的黃符,只見上面一行灼燒的紅字,

    “萬佛宗與觀星門的拘魂燈皆已失竊,風玄揚長子風子濯出門歷練時意外身亡,傳言說是爲異獸所殺。”

    迄今爲止,六派之中徐道清只剩下靈山一派的拘魂燈還未到手。

    透過油封信紙的背面,折風渡看到小二那張那皮笑肉不笑的臉衝他露出一個瘮人的笑,

    “客官,打尖還是住店?”

    這一刻,周圍的氣氛彷彿降到了冰點,在客棧裏彎腰擦桌、前臺撥算盤、二樓飲茶的人好似都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動作,齊齊地看向他。

    時間一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