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叔世界:我抽卡牌降妖魔 >101 黑袍再現
    奔跑間,鍾無欺看準魔胎被踹飛的落點,就是兩發靈氣牢籠射了過去。

    倒不是他除了靈氣牢籠就不會別的道法了,沒辦法,實在是這靈氣牢籠,用在困住邪祟這一方面,真的是太香了!

    魔胎剛一落地就發現自己再次被困,有了上次的經驗,他知道以自己的力量,短時間內想要衝破這牢籠,很是困難,因此他的目光瞬間轉移,竟是直接放棄了再逃回米其蓮體內的打算,血紅色的眼珠子瞪着鍾無欺,嘴巴張大到極致,猛地擡頭怒吼。

    “啊~”

    鍾無欺一看他這架勢,還以爲他是又想發雷電,提前就是一個罡步跳了開來,可是他卻失算了。

    預期之中的雷電並沒有出現,反而是眼前一黑,整個大帥府瞬間陷入了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糟!

    這是魔胎在電影裏面展露出來的第二種手段,可以憑空驅使整棟別墅裏面的電力,恣意的來電和停電!

    你這不僅是個葬愛小能手,還又解鎖了小控電法王!

    陰明不定的大帥府,從遠處看過去,格外的詭異。

    魔胎早已現出真身,他的恐怖笑聲傳出老遠,如同在人們的耳朵裏面生生的用鐵器在摩擦。

    鍾無欺心懷戒備,緊皺着眉頭,趁着大帥府再次黑暗下來,提氣凝神悄悄摸索着往前去,手上捏好神鬼七殺令的指訣,就等光線再次亮起的時候,給予魔胎致命一擊!

    上次面對黑袍使用神鬼七殺令,他感覺到九叔心底已經對自己的修爲起了疑心,剛纔控制住魔胎,可當着九叔和蔗姑的面,他可不敢直接使用神鬼七殺令。

    然而現在,九叔蔗姑雙雙從樓梯滾了下去,又黑燈瞎火的,自己哪怕用出什麼傳說中的九天雷霆煉獄訣,他們也不可能知道是自己做的!

    靠着神魂的感應,鍾無欺慢慢接近靈氣牢籠的所在,感受到魔胎還在其中,心中卻並沒有放心多少。

    別看光線暗下來之後,突然之間魔胎沒有了生息,但作爲靈氣牢籠的使用者,鍾無欺能夠清楚的感知到,牢籠裏面的魔胎僅僅只是被暫時困住,連他想要施展雷電之力都沒有受到絲毫影響,自然不可能就此伏誅!

    如果大意之下,自己大馬三刀的直接摸上去,很可能還沒摸到魔胎,自己反而已經遭了魔胎的算計!

    就在他距離靈氣牢籠僅剩三步距離的時候,一道很淡的光芒,突然在前方出現,牢籠之中隨即傳出一連串的呱呱怪叫,一團團黑霧爆炸似的衝擊出來,瞬間讓他心頭猛的一炸,臉皮之上瞬間冷汗直流。

    他雖然聲音還聽的不太真切,可是這景象,最近幾天他實在是太熟悉了!

    又是烏鴉!

    難道,那個黑袍又跑過來搗亂了?

    強忍住心頭的驚詫,鍾無欺立即把身體壓低,左臂橫在前方擋住半張臉,右手捏好的指訣往前一指,口中開始低聲念起破殺令的口訣!

    如果當真是黑袍出現,哪怕使用神鬼七殺令要扣除修爲,鍾無欺也不敢吝嗇。

    修爲只需要用獲取功德值,或者斬殺一些邪祟就都可以獲得,與自己的小命相比,孰輕孰重還需考慮?

    耳朵嗡鳴聲漸漸消失,聽力也終於完全恢復。

    “砰!”

    “啊呀啊啊!”

    就在鍾無欺渾身肌肉緊繃,隨時都要將預備好的指訣點向前方,某一個瞬間,靈氣牢籠的對面,先是突然傳來一道巨響,鍾無欺還有些耳鳴的狀態都聽得到,隨後,他就感覺到自己的靈氣牢籠已然被破掉,然後就又傳來來魔胎的刺耳叫聲。

    只是與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魔胎髮出的聲響不是帶着壓迫和兇惡意味,相反,鍾無欺從他現在的叫喊之中,居然聽出了恐懼!

    他在害怕!

    他在怕什麼?

    當真是黑袍?!

    身上沒有任何照明設備,鍾無欺焦急的想要看清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是大帥府中的電力已經被魔胎給破壞,暫時指望不上,心急之下,鍾無欺直接從自己的兜裏掏出一張練習時畫出來的鎮屍符,團成團,手上捏出一道八卦印,將符紙往前一拋,指訣同時點向前方。

    “御火指!”

    “呼!”

    轟然聲響之中,被他扔出去的符紙瞬間燃燒起來,釋放出一團火焰,將他面前數米的距離照亮。

    牢籠,已然整個崩裂開來!

    而原本被困在其中的魔胎,不見了!

    鍾無欺心頭一顫,眼睛立即下意識的看相黑霧團團,順着蹤影追向陽臺方向,果然,就看到晦暗夜色中,一團黑霧翻騰着,成羣結隊的烏鴉怪叫着,正裹挾着魔胎的慘嚎聲音,迅速從陽臺一躍而下,立時消失不見!

    此情此景,除了那個黑袍,還能是誰?!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糟糕!

    魔胎啊,那可是自己這一次的主線任務!

    殺不掉他,自己這次的任務可怎麼辦?

    心中焦急,但鍾無欺卻不敢去追。

    黑袍的恐怖,上次在義莊他就體會過了,哪怕他在達成了煉虛合道的境界,自覺在修道上面已經嶄露頭角,可在黑袍的面前,卻啥也不是!

    那可是讓九叔都差點翻船的存在!

    最後若不是九叔拿出一張紫符,黑袍可能根本就不會那麼輕易逃走,他們跟那個黑袍打成什麼樣,還真難說。

    現在,九叔還沒上來,他單獨面對黑袍的威脅,心裏不可能有底,只能緊張的備好破殺令,腳下隨時準備後撤,同時意識緊繃,做好了隨時調動一次性卡牌來救急的準備。

    九叔不在的情況下,神鬼七殺令和儲備的幾張一次性卡牌,就是他保命的根本了!

    一旦發現黑袍來襲擊自己,他就要靠自己奮力一搏。

    然而就當外面的黑霧消散不見,他才聽到身後樓梯間裏哎呦哎呦的聲音傳來,九叔和蔗姑聯袂重新爬上來,看着二樓大廳裏面的景象,也都是猛然一驚。

    “無欺,那魔胎那?!”

    “哎呀(三聲),不會是又逃回到你那個蓮妹的肚子裏去了吧?快,讓我殺了她!”

    “哎哎哎!”

    還沒等鍾無欺開始解釋,一聽蔗姑要去殺蓮妹,九叔瞬間就急了,從後面一把就攔腰把她抱住。

    “哎呀,你幹什麼你,快放手啊!你放手啊!”

    九叔聽話的把蔗姑放開,不過自己卻已經邁出一步,直接攔在了她的面前,擋住她想要去往米其蓮房屋的路。

    蔗姑看他如此更是來氣。

    “你怎麼這麼煩人,攔着我幹什麼你!哼!”

    九叔不說話,只是攔着。

    “說,你現在是不是還在想着舊情人?”

    九叔:我......

    “你什麼你,躲開!”

    蔗姑一把將九叔扯開,左手攥着木刺,右手提着木槌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