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逐鹿江湖情 >第二章無垢之體
    一夜過去,天漸漸亮了起來。

    距離奕水閣十里遠的鏡水湖畔一個十六七歲少年緩緩地睜開了眼睛,雙手舉高舒服地伸了個懶腰

    “哎呀,遭了,睡過頭了,看來回去又要被爹罵了,不過好在我終於修煉出了一絲真力,雖然真的就那麼一絲連我自己都沒有察覺到,不過師傅他老人家是不會騙我地,起碼我再也不是別人眼中不能習武地廢物了。”

    少年從地上爬了起來撓撓腦袋拍了下身上的灰塵朝着奕水閣跑去。

    這個少年就是奕水閣少閣樓白奕,一個生下來就不能習武地人,爲了能讓白奕習武白幕塵耗盡精力從小給他用藥浴洗身,還時不時地用內力給他疏通經脈可還是毫無用處,說來也奇怪白奕經脈寬敞無比但是卻不能承載內力,每次白幕塵傳送的內力進入白奕體內就好比蛟龍如海一下子就不見了蹤影,不過好在白奕從小天資聰穎,雖不能習武但是對什麼都學習地很快也算是老天對他地一種安慰。

    三年前白奕在奕水閣後山玩的時候發現了一個老乞丐在一顆樹下不知道在看什麼,出於好奇白奕走了過去,他也不嫌老乞丐邋遢一下子蹲在了老乞丐邊上問到

    “老先生你在看什麼阿”

    老乞丐見白奕蹲在他邊上問他連看都不看白奕一眼繼續低着頭盯着地上

    白奕見老乞丐不搭理自己也不氣惱順着老乞丐看的方向看去,原來地上是一羣螞蟻在圍攻一隻蜜蜂。

    本來螞蟻和蜜蜂是一輩子都不可能交集的生物,但是因爲這隻蜜蜂好像翅膀受了傷飛不起來,只能在地上掙扎着。

    螞蟻依靠人多的優勢一圈一圈的圍着蜜蜂時不時的爬到蜜蜂身上死死地咬住蜜蜂不讓它逃走。

    這時老乞丐突然出聲問到

    “小娃娃你說是蜜蜂厲害還是螞蟻厲害”

    白奕想了下回答

    “老先生如果是平時那肯定是蜜蜂厲害,因爲蜜蜂可以飛還有蜜蜂體型要比螞蟻大人多,螞蟻只能在地上爬。

    但是現在蜜蜂飛不起來了只能在地上爬,而且螞蟻不僅數量多,還會像行軍佈陣一樣死死的圍住蜜蜂,讓它不管跑到哪都會好一羣螞蟻圍着它,久而久之蜜蜂肯定會被螞蟻要死。

    就算它現在有力氣還能跑,等到它沒力氣的時候那就是蜜蜂的死期了。”

    白奕說完只見老乞丐一下抓起蜜蜂放到了樹枝上又問道:

    “小娃娃現在呢你覺得還是螞蟻厲害會勝利嗎。”

    白奕見到老乞丐好像在故意刁難自己也不生氣想都不想的緩緩道來

    “老先生雖然你可能救了蜜蜂一時但是蜜蜂現在已經沒法飛行了,螞蟻卻能爬樹,早晚螞蟻都會咬死蜜蜂的。千千”

    老乞丐聽見白奕這麼說哈哈哈的笑起來只見他一伸腳踩向來螞蟻看着白奕問道

    “小娃娃那現在呢。”

    白奕看着老乞丐笑了出來

    “老先生你這樣踩螞蟻是踩不死的,過一會螞蟻就會爬出來的。”

    “哈哈哈哈,是嗎,小娃娃你看看仔細了。”

    老乞丐緩緩的挪開腳白奕順着老乞丐的腳看去,只能地上的螞蟻盡然都已經死掉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瞬間傻眼了

    “這老先生你耍懶,還有老先生你好厲害我小時候也老是踩螞蟻,爲什麼咋麼踩都踩不死,你爲什麼一下子就踩死了。”

    白奕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小娃娃你輸了,現在沒有螞蟻了不就是蜜蜂贏了嗎。”

    白奕見老乞丐要將耍懶進行到底也沒好氣的說到

    “老先生就算你把螞蟻殺死了但是蜜蜂也活不了多久,畢竟它翅膀飛不起來了,就算它現在沒被螞蟻要死但是也會餓死,或者被其他什麼喫掉的。”

    老乞丐聽完一皺眉思索了起來喃喃道

    “是啊,就算一時僥倖的活了下來但是早晚也是死,既然要死何不在死前做點什麼呢。”

    這時老乞丐看了看白奕兩眼一道金光激動的抓着白奕自言自語

    “無垢之體,盡然是無垢之體,經絡寬敞無比,天意阿,天意”

    白奕被老乞丐嚇了一跳掙扎的想要掙開老乞丐的雙手,但是老乞丐的雙手猶如一雙鐵鉗一樣讓白奕動不了絲毫。

    “老先生,老先生,你幹嘛,快放開我”

    白奕喫疼掙扎道

    可老乞丐絲毫不撒手,就好像在看一個稀世珍寶一樣死死的盯着白奕

    “小娃娃你可拜我爲師。”

    這次輪到白奕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這老乞丐瘋瘋癲癲的爲什麼要讓我拜師

    “老先生你先鬆開我,不瞞老先生,我是個生下來就沒法習武的人,體內是修不出內力的。”

    老乞丐聽到白奕的話,大笑起來

    “哈哈哈,誰說你天生無法習武,真是害人子弟阿,這麼好的資質,不跟我習武真是太可惜了阿,只要你跟我學我保證能讓你變成絕世高手。”

    白奕見老乞丐說自己會成爲絕世高手又是期待又是不信

    “老先生你可說的是真從小到大父親爲我找了不知道多少名醫和武者都說我此生無法習武,你真的有辦法嗎”

    “不錯,尋常功法確實無法在你體內形成內力,因爲尋常功法修的是內力,到了先天境界纔會形成先天真氣,可這世間又有多少達到先天之人,但是你卻不一樣,你是無垢之體乃先天體質,不能按照尋常武者一樣從內力修起,因爲只有真氣才能留存於你的體內,如今世上能教你的頂多就兩個人,小娃娃只要你拜我爲師我就把我畢生所學都傳授與你。”

    白奕聽的雲裏霧裏,內力,真氣先天宗師因爲畢竟就連自己的父親也才後天一流武者,上面的先天宗師以前都是傳說中的存在,但是看老乞丐一臉急迫的樣子也不像在撒謊一時無法決斷

    老乞丐見白奕很猶豫的樣子急迫道

    “小娃娃,你還在想什麼,難道不想習武嗎,只要你拜我爲師我馬上教你武功讓你成爲絕世高手。”

    白奕本來還在猶豫,但是聽到老乞丐的話想到,別人都說我生來是個廢物,一生無法習武,既然都已經這樣了,我何不信他一回,就算到最後還是沒法習武那我也是不虧阿,於是對着老乞丐說

    “師傅,如您真能讓我修習武功此生我必敬你如父,一生孝敬於你。”

    老乞丐聽到白奕終於答應拜他爲師開心的猶如一個小孩一樣,鬆開了緊緊抓住白奕的手

    “那好,既然你已入我們,那就是我門下第二弟子,今日開始我定會好好教你,希望來日你不要讓爲師失望。”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