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逐鹿江湖情 >第六章錦衣衛
    在白奕思考地時侯門外跑進了兩個着飛魚袍的錦衣衛來到刀疤男面前單膝下跪對着他說道:

    “稟上官大人王家公子王在風波亭打了趙家二公子,現在他們兩家正在風波亭對持着,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刀疤男聽了屬下地彙報停下了敲打桌子地手指,朝着他們看去眼中看不出一絲波瀾淡淡地說:

    “知道了,那就帶我去看看吧”

    說完起身帶着手下朝着風波亭走去,不過在經過白奕地時候朝白奕看來一眼,只一眼白奕彷彿是被一頭猛獸盯住了一樣,身體不由地繃緊,還好刀疤男很快就把眼睛撇開了直徑走了出去。

    白奕感受着剛纔地眼神心想好犀利的眼神,在剛一剎那彷彿要把我瞬間看穿,此人定是位高手,不過他們剛說到王家公子,難道是杭城三家的王家嗎,正好我現在也不知道從何下手,不妨跟上去看看,當即起身都下一兩碎銀快步朝他們追了上去。

    沒過多久白奕就來到了一個街坊路邊一個大理石質的牌坊寫着風波亭三個龍飛鳳舞的字。

    在街坊裏面兩波人正在對持着,四周還遠遠的圍觀着一羣人看着他們,場面氣氛劍弩拔張。千千而刀疤男帶着兩個錦衣衛站在人羣外注也在視着他們。

    其中人多一方一位漲紅了臉地公子哥指着另外一方囂張地喊道:

    “王你剛纔不是很囂張嗎,仗着人多剛剛盡然敢打我,看我等等不打斷你地腿。”

    被指着地王人卻毫不在意笑着對漲紅臉地公子哥說道:

    “呦,趙信,剛怎麼沒看你如此囂張呢,現在看到你家地狗腿到了,身板硬了是嗎,信不信你只要趕上我就能打地你滿地找牙。”

    名叫趙信地公子哥氣地本來就已經漲紅地臉都快發紫了,一揮手手下狗腿紛紛抽出刀劍打算朝着王一行人砍去。

    可是王一行人卻一點也不慌張彷彿砍向他們地不是刀劍而是枯枝爛葉一般。

    等到趙家家僕殺到眼前時纔開始動起來,王家只有撩撩人對方卻有二三十人,戰局不用看就知道是一邊倒。

    可是哪知王家的五人抽刀而上,大開大合的刀法狠辣無比,一看就知道常年在刀口上討生活,三兩下就看飛了幾人。

    “什麼,盡然是武者。千千”

    趙信不敢相信的看着如狼入羊羣屠殺着自己家僕的幾人自言道。

    “哈哈哈,趙信,咋麼怕了嗎,剛剛的氣焰呢,不是說要打斷我的腿嗎,我還在這等着呢。”

    王一臉得意的嘲笑着趙信

    王家的幾個不入流武者雖然在武者境之末但也不是尋常之人能抵擋的。

    沒多久趙家家僕就被砍傷過半,紛紛的退了下來。

    趙信見自家家僕被王帶來的幾個武者打退氣的咆哮:

    “廢物,你們這幫廢物,養你們有何用。”

    王在邊上說着風涼話

    “趙信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你自己如此廢物,也不能怪他們阿。”

    趙信知道今天對方盡然有幾個武者在,自己肯定佔不了任何便宜,除非去家裏喊人,也去叫武者過來,不過王也不傻,肯定不會在原地等着,氣的牙癢癢。

    雖然心中不甘心但是已經萌生了一絲退意,可是嘴上卻不喫虧的喊着:

    “王你別得意,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咋們走着瞧。”

    說完就帶着他那幫狗腿落荒而去。

    王見趙信被自己丟了面子瑟的大笑,帶着手下武者也轉身離去,這時本來躲在遠處圍觀的百姓才慢慢的聚攏過來其中不時有人罵到:

    “這兩個紈絝每天就知道在街上橫行霸道,老天怎麼也不收了他們。”

    “是啊,聽說剛剛也是因爲兩人爲了爭個風月女子才大打出手的。”

    “噓,你們小聲點,別讓別人聽到到時候去那兩個紈絝面前告你們一句不死也脫成皮。”

    白奕聽到邊上人的討論發現原來王家趙家貌似一直很不對付,這種小輩間的打鬧應該時常會有,看來這也是一個突破口,心裏想着眼睛卻不由的望向刀疤男那裏,發現已經老早沒有他們的身影了。於是找了一個客棧住了下來,畢竟趕了幾天的路需要好好休息,還有每天的修煉也不能落下,真氣在體內需要時刻的積累和運轉。

    此刻在杭城錦衣衛分部,刀疤男坐在一個巡案前,對着面前的兩個下屬說到,你們兩個隨時注意三家的動態,一有消息就和我說,還有去查下今天白天那個白衣少年。

    “是,大人”

    兩個錦衣衛抱拳告退。

    原來這刀疤男乃是江南道錦衣衛首千戶上官飛鴻,乃是名副其實的一流武者,內力雄厚,耍的一手好刀法,這還是次要的,曾經因爲任務還親手屠盡了上千武林人士,被武林中人稱做血屠,要不是是朝廷的鷹犬爪牙估計肯定會被武林中人追殺。

    過了大概兩個時辰有人走了進來,打斷了上官飛鴻的養神單膝跪着向上官飛鴻呈上了一份資料,上官飛鴻接過資料眼睛掃了幾眼,嘴角微微揚起了一絲笑意,可是臉上的傷疤卻還是那麼猙獰,讓手下退下去後對着資料喃喃道:

    “有趣有趣,事情看來是越來越有趣了。”

    如果白奕在這裏肯定會很驚訝因爲桌案上的資料正式他的信息,從他出身到現在的一些詳細資料都寫在上面,但是最後那句話卻是重點,此子天生無法修煉,可近日疑似發現已邁入了武者境界。

    白奕藏着的祕密盡然錦衣衛都能探查道,而且白奕在外面基本都沒有展露出過任何武功,他們是咋麼知道的,難道這就是錦衣衛的實力嗎,真是無孔不入,難怪是大夏朝廷的最強力量,真實太可怕了,可是白奕現在卻什麼都不知道在客棧緩緩的運着先天陰陽功,腦子裏思索着今天一天發生的事情,整理着有用的線索,就這樣一夜過去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