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逐鹿江湖情 >第九章綠湖鎮
    隨着白奕進入王家,這幾天也大致的瞭解到王家的情況,家主王三通時常閉關打算衝擊一流武者境界,畢竟身爲武林人士武功是立足江湖之根本,而且貌似有個神祕的師傅不過除了他二弟王伯通無人知曉此人是誰王家能在杭城屹立不倒大半都是靠着他那神祕師傅。千千

    二爺王伯通主管王家大小事宜,因早年和人比拼時留有暗傷此生晉升無望所以對家族產業畢竟熱衷,爲人陰狠,睚眥必報,猶如一條黑暗中的毒蛇只要有機會就會治你於死地,不過這性格也和自身有關,早年的暗傷使得王伯通身有頑疾,無法生育所以視王猶如親生,雖然對他嚴厲但是疼愛有佳。

    說到王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身爲王家獨苗不僅武功不行,到現在也都沒入流,從小仗着家族勢力在杭城欺男霸女無惡不作,好在王家勢大,無人敢反抗,所以養成了他自大的毛病,一副天王老子他最大,可謂是典型的紈絝惡霸。

    除了這三人白奕還了解到王家門客衆多,三流武者大概有六七人,其中最厲害的有三位,乃是三兄弟分別是李召紅,李召青和李召白,早年事羣落草爲寇的土匪,再一次截貨中意外獲得一本功法,沒想到三人盡然把練到小成,還自創了一套合擊之術,竟能和二流武者周旋,要知道二流武者已經可以內力附兵,在打鬥中可以把自己的內力依附在自己的兵器或者拳勁掌力上了,打到人的殺傷力起碼提升一倍,尋常二流武者對付幾十個三流武者那是十分輕鬆的事情,李家三兄弟盡然能可以和二流武者周旋幾十回合可見他們之強大所以王家讓他們成爲門客之首管理者所以門客。

    而王家門客平常基本比較自由,就是每月月初都要去王家鹽礦押送一月的產鹽,鹽這個東西是個暴力,一部分都掌控在大夏朝廷的手上,但小部分還是由各地勢力掌控,杭城附近的鹽礦就是由王家沈家趙家三家分配管控,除了必要的上交朝廷的份額外其他的都落入了三家的口袋,因爲鹽的需求和暴力使得很多人鋌而走險,時常會有搶奪運鹽車的行爲,不過好在經過長時間的三家聯合打壓使得一些宵小已經收斂很多,不過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還是要時刻提防,再說杭城三家也不是想表面上一樣和睦,時常在暗地裏打壓對方,只要有機會肯定不會介意把對方往死裏整。

    這日白奕和往常一樣在府中修煉這時一個家僕一樣的人跑來對白奕說王伯通喊白奕去議事大廳。

    白奕心想王伯通此刻喊自己去議事大廳幹嘛,難道有什麼事情發生。雖然疑惑但是還是跟着家僕前往,沒多久就到了議事大廳。

    大廳裏面已經有了好幾個人,爲首的是王伯通和王還有幾個王家門客,見白奕到了后王伯通朝家僕擺了擺手示意他退下讓後對着衆人說:

    “過幾日綠湖鎮有一批粗鹽要運往杭城你們幾個隨公子走一趟,務必要確保一路上安全。”

    白奕聽到原來王伯通喊他們來是爲了押送鹽料,王家鹽料生意可是經濟來源的一大重點,每年產生的暴力是無法想象的,派他們前去也是爲了防止路上發生意外,畢竟這年頭鋌而走險的人很多,而且從綠湖鎮到杭城路途遙遠,途中盜匪猖獗,萬一有什麼閃失損失那是巨大的。

    這時王傲氣的扯着嗓子說道:

    “綠湖鎮處在江南道沿海地帶,四周勢力複雜,時常有盜匪出沒你們都給本公子打氣十二分精神來,雖然有本公子帶隊基本沒什麼不怕死的敢來打我王家商隊的注意,但是以防萬一,如果途中有什麼差錯我定饒不了你們。”

    說完還特意看了白奕一眼,嘴角微微的揚起了一絲詭笑。

    雖然王貌似不是很特意的一眼,但是還是讓白奕察覺到一絲不一樣的氣息,心想這往爲何對着自己詭異的一笑,貌似自從來到王家後一直沒咋麼和他有什麼交集,於是也沒多想,稍微收拾了一次行囊隨着衆人跟着王叔叔前往了綠湖鎮。

    可自從那日起白奕就隱隱發現王總是若有若無的會看着自己,於是心中暗暗的警惕。

    經過三日的行程衆人策馬趕到了綠水鎮,綠湖鎮不愧是叫綠湖,兩邊環山,後面靠海,鎮邊有一個很大的湖泊,湖水清澈,兩邊的羣山倒映在水中,彷彿吧湖水染綠了,待衆人趕到鎮門口的時候,看到早已有幾個人在鎮前等候,爲首的一人高瘦,着一件青衫年約四十有幾,讓人第一眼看上去有種文弱書生的感覺,此人乃是王家在綠水鎮的管事陳文江,聽說此人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跟隨王三通,以前是個秀才肚裏有點墨水,一手溜鬚拍馬的技術爐火純青,頗的王三通的信任,所以被王三通派到綠湖鎮管理王家鹽料的事宜,可惜此人不懂武功,不然估計肯定是王家一大助力。

    陳文江見到王的到來快步迎上前對着王一頓馬屁:

    “公子大駕光臨老夫有失遠迎阿,有段時間未見公子,都快讓老奴認不出來了,公子真是越發神俊,必當是迷倒萬千少女,可惜老奴沒有女兒孫女,不然老奴必讓她們服侍公子,萬一能得到公子的寵幸那就是她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阿。”

    王聽到陳文江一來就對他一頓吹捧高興的都找不到北了,神情得意的對應道:

    “哈哈哈,就你這老東西眼神好,可惜阿你沒生個女兒孫女,不然本公子必定滿足你的心願好好寵幸她們一番。”

    陳文江哈着腰連連點頭道:

    “是是是,可惜老奴後輩沒有那個福分阿,都是老奴不好沒位公子生個女兒孫女,不過公子老奴已經在鎮內準備好了酒宴請隨老奴前往爲公子接風。”

    說完就牽着王的馬一副神氣的樣子領着衆人前往王家在綠湖鎮的駐地。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