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逐鹿江湖情 >第十八章朱血曼陀羅
    在聶寇貪婪的望着奇花的時候邊上一個持弓的颶風寇對着聶寇說道:

    “老大,這花真的有那麼神奇嗎,兄弟們這幾個咋麼才能在這萬千毒蛇手上搶奪到。千千”

    說話的那人赫然就是那晚一箭射殺王的那人。

    聶寇琢磨着那人說的話,望了望現在還剩下七八人都手下,微微嘆了口氣。

    要知道當時自己可是坐擁千人屬下的太行山颶風寇,身爲一流武者在太行山猶如土皇帝一般。

    要不是那日接到屬下稟報說有一隻商隊路過太行山疑似是肥羊,忍不住動手截了,之後被朝廷追擊搜捕逃亡至此,估計現在不知在哪瀟灑。

    本來逃亡到江南道也就算了,本打算截點錢財繼續招兵買馬,可黴運就好像黏住他了一樣,又碰上了錦衣衛,於至淪落至此,本就受傷的身體傷上加傷,只能發揮往日的一半實力,不過就算只有一半實力那也不是尋常二流武者可以匹敵的。

    自己手下也死傷殆淨,不過老天有眼盡然讓他遇到了這朱血曼陀羅,真是天助我也。

    只要得到這朱血曼陀羅自己晉升先天那是鐵板訂釘的事情,再加上那樣東西,到時候誰還是自己的對手。

    想着想着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臉上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笑容。

    不過眼前的羣蛇卻是麻煩,就算是他在巔峯時期也不能保證能在這羣毒蛇手上搶到此話,更別說現在,稍有無奈的對着屬下說:

    “一般奇花異草天地靈物都有兇獸守護,看來這些蛇就是在守護此花,要從羣蛇口下奪花看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聶寇雖然嘴上這麼說可是泛着精光的眼神卻從未變過。

    在聶寇等人被羣蛇阻攔不知如何的時候白奕一行人已經偷偷的摸到聶寇身後不遠處的一個小土坡旁。

    正帶有一絲驚訝的看着他們,不管是白奕還是李青等人都目若驚呆的盯着前方的羣蛇。

    那場面真是震驚,他們從出生到現在加起來都沒見過那麼多蛇,這那是羣蛇阿,那分明是個蛇窟阿,肉眼望去佈滿了天地,中間水潭上一朵豔麗的血色花朵正在風中搖擺。

    白奕等人不知道此花爲何物,不知道爲何有如此之多的毒物守護,不過他們知道這花定然是奇珍異寶,要不然聶寇等人不可能在逃亡的時候還會駐足在此和羣蛇對持。

    白奕示意衆人先靜觀其變,因爲不管是聶寇還是羣蛇都不是好對付的存在,只能坐山觀虎鬥,看能否在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來人黃雀在後。千千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聶寇等人已經開始有一點急躁,不管這麼說他們要的是一羣土匪莽夫,長時間的對持已經磨掉了他們的耐心。

    罵罵咧咧的不知如何是好,寶物在前盡然得不到一股無名的惱火正折磨着他們。

    天漸漸暗了起來,夜晚將近。

    四五月的天氣雨水較多,在臨近傍晚的時候,天空中凝聚這一團團如墨般的黑雲,沒過多久就已經佈滿了天空,狂風開始在林間響起,吹的林間大樹搖擺不定,看來是要有一場暴雨。

    那些掛在樹上的毒物也在風中搖搖欲墜。

    “滴答,滴答”也不知道在哪裏開始的,醞釀許久的暴雨終於突破了烏雲的阻擋傾瀉而下。

    天好像被破了個窟窿,傾盆大雨無止境的襲擊着這片山林。

    伴着暴雨的襲擊,“轟隆”一聲,一道白光從天而降穿過茂密的樹葉狠狠的劈在了水潭邊,火光四濺,隨着一股焦味一顆巨樹被點燃,可隨即而至的雨水頃刻間就把火勢破滅留下了一堆燒焦的蛇屍紛紛掉落在地。

    其餘的毒物估計也受到了驚訝,紛紛的朝着四周逃去。

    雨一直下,時不時響起的雷聲震澈天地,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自從拿到閃電之後天上盡然又劈下好幾道白光,朝着水潭而去。

    細細數來足足九道,待電閃雷鳴之後,潭水附近留下了一片真空地帶,羣蛇都遠遠的躲在邊上,凡物如何是這天地的對手。

    而譚中的奇花這時盡然開始慢慢的在綻放,血紅的光暈在這雨夜中顯得那麼醒目,比剛剛還要濃郁的清香瞬間佈滿了山林。

    聶寇見次狀況,稍稍一愣,但是馬上眼神一道熾熱的目光閃過,趁着剛剛雷鳴,羣蛇散去的空隙,兩腳在地上一蹬飛快的朝着奇花蹦去,身形猶如閃電般的穿梭。

    待羣蛇反應過來後已經跑到了潭邊,只見他輕輕一躍,在空中一個轉身,反手一抓,譚中的奇花盡然被他掰斷了花莖穩穩的抓在手中,隨着雙腳着地立馬望來時放心奪命而去。

    羣蛇見自己守護已久的奇花盡然被奪,“嗖嗖嗖”的吐着猩紅的信子快速的朝聶寇襲去。

    聶寇邊跑邊喊:

    “快,快撤。”

    颶風寇們也在剛纔聶寇那一套行雲流水般的動作面前回過神,拔腿就跑,要知道後面可能成千上萬條充滿怒火的毒蛇,要是被咬到,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可沒跑幾步他們就被羣蛇圍住,在黑夜中那可是致命的,一條條張着血口的毒蛇猶如一個個黑夜中的死神瞬間就吞沒了兩人。

    只見一陣呼喊聲後就紛紛倒在地上,身上已經被無數條蛇纏繞着,無法動彈。

    聶寇此刻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只要逃出去那以後自己就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了。

    一路上爲了給自己創造生機,盡然把一個個手下當墊腳石,只要有羣蛇向他襲來他都仗着自己武功一手抓向一個屬下丟向羣蛇,自己飛速的逃竄而去,也顧不得屬下生死。

    不過可能是他命不該絕,盡然真的被他衝出了重圍,在雨中落荒而去。

    聶寇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覺得自己兩條腿猶如綁着兩塊大石一般,他實在是跑不動了。

    於是就在一處坐下下來,大口大口的喘着氣,望着手中這豔麗無比的朱血曼陀羅聶寇眼中的熾熱和死裏逃生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可這時一個如鬼魅般的聲音在林中響起。

    “聶大當家,別來無恙阿。”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