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过客匆匆 >番外四 我的爸爸和妈妈
    (一)醋坛子

    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温柔美丽的妈妈,大家都这样说。这些“大家”包括我外公、静雅伯母、恋婶婶、任爷爷、陈奶奶、白老师、张爷爷、李叔叔、陈叔叔、孙阿姨、崔阿姨、张婶婶,还有所有见过我妈妈的小朋友,许许多多的人。

    不过,不包括我爸爸。

    因为有一回我跟爸爸说,我同学的爸爸夸我妈妈美丽温柔,爸爸说:“那些比你妈妈温柔的人没有她漂亮,比你妈妈漂亮的人没有她温柔,她就是加权平均数比较高而已,而且具有很深的隐藏性和欺骗性。”

    爸爸老是欺负我比他念书少,总跟我说一些绕口令和外语一样的话,害我听不懂。但是有一件事我懂了,我爸在吃醋。

    对了,我叫程珈铭,这名字是妈妈取的,也是爸爸取的。据说事情是这样的:有一本书里有一个男的名字叫程家明,妈妈非常喜欢他,所以想让我也叫这个名字。本来爸爸也同意,虽然他觉得这个名字很俗气,但他很尊重妈妈的意见。可是后来爸爸一不小心知道了这个名字的由来,非常的气愤,一定要给我改名字。爸爸和妈妈谈判了好几个小时,所以最后我的名字就成这样了。

    爸爸可真是醋坛子,虽然他常常装出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样子。

    (二)大豆腐

    昨天妈妈不理爸爸,爸爸也不理妈妈,都很有骨气。到了晚上,妈妈来我房间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爸爸也过来哄妈妈:“别生气了,算我错了不行吗?”

    妈妈说:“什么叫算你错了?本来就是你错了。”

    爸爸说:“是是是,您说得对,确实是我错了。”

    他们以为我睡着了,其实我在装睡。因为妈妈每次以为我睡着时,都会轻轻地摸我的鼻子、眼睛和头发,每当这时我都会感到非常的幸福快乐,所以我喜欢在妈妈哄我睡觉时装睡。

    爸爸简直一点男人的立场都没有。这哪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根本就是大豆腐。

    不过爸爸只在妈妈面前像大豆腐,他在别人面前都很像大丈夫,尤其是在我面前,每次训我时,都要一直等我露出很害怕的样子,才肯放过我。

    爸爸不训我的时候,我还是很爱他的。

    (三)榜样的力量

    爸爸教育我,身为男孩子,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比如说,不能打女生,不能动不动就哭,不能没有正当理由不去幼儿园,不能挑食,不能说谎,更不能一见不到妈妈就到处找她。

    可是……

    周末爸爸趁我不在他眼前的时候打电话给正与秋雁阿姨逛街的妈妈,“你们都逛一天了,不累啊?晚上你们还要一起吃饭?改天再吃好了,今天早点回来吧,珈铭都找你一整天了。”呜呜呜……我发誓我没有找妈妈一整天,我只找了她一次。明明是爸爸自己想找妈妈,竟然还说谎。

    有一回我发现爸爸吃饭时把自己碗里的香菜、姜和肥肉都挑出来偷偷扔掉。我也不喜欢这几样东西,而且我发现爸爸挑肥肉的动作非常帅,所以我也学习了一下。可妈妈说:“珈铭小朋友,你若不吃这些就长不成高个子啦。”我不想惹妈妈生气,只好含着泪忍受那些难吃的东西。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只要是妈妈做饭,爸爸的碗里就永远都不会出现这三样东西。哼哼哼……妈妈偏心。不过,爸爸已经够高,似乎用不着再长高了。

    终于有一回……那天爸爸妈妈和我一起出去吃饭,面条里又有很多细细的小肥肉。正好妈妈到外面去了,我看爸爸开始动手挑肥肉,我也立即开始挑我自己的。爸爸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然后妈妈回来了,见到我挑出的肥肉,轻轻说:“好孩子不可以挑食。”

    我说:“可是爸爸也不喜欢吃肥肉。因为我是他的儿子,所以我也不喜欢吃。”

    妈妈说:“谁说的,你爸爸才不挑食。”然后扭头看爸爸。

    于是,我很高兴地看着我亲爱的爸爸,用一种吃全天下最苦的药的表情,当着我的面,把很多的小肥肉全塞到嘴里,连嚼都没嚼就吞下去了。

    中场加映:业余幼齿狗仔队

    我是《飘啊飘啊飘7+1卦小报》前方特派业余小记者程珈铭,我的领导以及老师是聪明、美丽、高雅、知性、温柔、贤惠的飘阿姨,我的主要任务是挖掘我爸和我妈那些见不得人的隐私给飘阿姨,这样飘阿姨就向我保证她绝不会乱写剧本祸害我爸和我妈分手。不过飘阿姨对我的工作好像一直不是很满意……我很郁闷。

    (a)

    小小程:爸爸,你为什么要跟妈妈结婚?

    小小程爸:因为我很想和你妈妈结婚啊。

    小小程:妈妈,你为什么要跟爸爸结婚?

    小小程妈:因为……我们要养珈铭小朋友啊。

    小小程:……(大人们说话好奇怪啊)

    (b)

    小小程:妈妈,如果我跟爸爸一起掉进海里,你先救谁呀?

    小小程妈:我不会游泳……

    小小程:爸爸,如果我跟妈妈一起掉进海里,你先救谁呀?

    小小程爸:你不是已经学会游泳了?当然是我们一起去救你妈。

    (c)

    小小程:爸爸妈妈你们很相爱吧?

    小小程妈:这问题去问你爸。

    小小程爸:小孩子怎么可以问这么不健康的问题?

    (d)

    小小程:爸爸,你觉得妈妈很漂亮吗?

    小小程爸:程珈铭同学,做男人不可以这么肤浅,看女人一定要看内在,你听懂了吗?

    小小程:可是难道你不觉得妈妈很漂亮吗?

    小小程爸:呃,很漂亮。

    小小程:(指指电视里刚当选的环球小姐)妈妈和这位阿姨谁更

    漂亮?

    小小程爸:……在我心中……当然是你妈。

    小小程:妈妈,你觉得爸爸很帅吗?

    小小程妈:我没怎么注意……应该……还好吧。

    小小程:(指指电视里天字第一号yy公司力捧的据称美到惊天地泣鬼神赛过火星人全宇宙第一美人的整形男)爸爸跟他,谁更帅?

    小小程妈:程珈铭,你不能这么侮辱你爸。

    (四)夫唱妇随

    妈妈爱跟爸爸唱反调,我早就发现了。

    比如妈妈会拿两盆她刚插好的花给爸爸看,“你书房里摆黄色的好看,还是白色的好看?”

    爸爸说:“黄色。”

    妈妈说:“可是我觉得白色好看。”所以最后爸爸的书房里摆的是白色的那盆花。

    爸爸真笨,连哄女生都不会。花是妈妈亲手插的,连我都知道,这时候应该说“都好看”。

    有一天妈妈又拿了两盆花问爸爸,爸爸这次很聪明,立即说:“都好看。”

    可是妈妈说:“这花有香气,你最近支气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