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姬珑玥独孤晟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发泄
      只见几个婢女与一个一身穿红狐大氅的女子走过来,走在最前面的婢女扬着脖子傲气冲天的瞪着她。

      姬珑玥美眸渐寒,说:“你,是在与我说话吗?”

      那婢女听姬珑玥问她,凝着柳眉,怒声说:“这里不就你一个医女吗,一身素白,象是给谁家奔丧似的,晦气之极,还不给我滚远着点。”

      姬珑玥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医女服,冷哼一声,转过身来傲然看着婢女,说:“我还当是哪个宫中的贵人,让你这狗仗人势的东西这么有底气,却原来只是个官家小姐,竟敢进到皇宫来摆谱了。”

      “放肆,你竟敢骂我是狗……”婢女一脸娇怒,几步冲向姬珑玥,抬手就打。

      不想,姬珑玥比她的动作还要快,扬手打开那婢女的手,随势狠狠抽向婢女的脸。

      “啪!”

      一声极为响亮的耳光,随之便是那女婢尖声痛呼,几个旋转,便弱不禁风的摔倒向地上。

      “啊,小姐,她竟敢打我,小姐,您快帮我教训这个不长眼的贱人。”

      那官家小姐姣好的面容上泛起盛怒,狠瞪着姬珑玥,说:“你们,上前与我打她。”

      几个婢女立要冲上前去,姬珑玥后退两步,正好靠在花坛边上,垂于身侧的手碰到冰冷的积雪,她低头狡黠一笑,捧起一团雪用力一团,然后打向上前的婢女。

      “啊。”

      雪团又狠又准的打在一个婢女的脸上,婢女大叫一声,捂着脸,双眼泛着泪光指着姬珑玥说:“打她,打死这个小贱蹄子。”

      随之,姬珑玥奔跑于御花园中,几个婢女尖叫着追着她,她不时握个雪团回身打向身后的婢女,看着婢女接连中招,她都佩服自己打得太准了。

      这场雪仗她打得无比的畅快,开心的笑声传荡于御花园中,让沉寂的寒冬有了生气与欢笑。

      不远外一个身影看着御花园中上演着欢快的雪仗。

      独孤晟手中提着狐裘站于月亮门前,他匆匆吃过饭便追过来,从一个婢女叫她医女……,他看到了整个过程。

      若是平时,他会立刻站出来为丫头出气。

      当他看到丫头唇角那丝狡猾的笑意,他最懂丫头心中的小腹黑。

      丫头这些天一直闷闷不乐的,此刻有人给她撒气与是好的。

      随后,果如他料,婢女们被丫头打得惨声尖叫,丫头大笑着开心不已,他只远远的看着她,唇角上扬宠溺之极。

      最终,姬珑玥站在高高的假山上,手中掂着雪球,居高临下的笑看着下面累得气喘吁吁婢女们。

      婢女们全身是雪,特别是她们的脸上都不同程度的红肿,有一个嘴角竟有血流出来。

      “怎么,不追了吗?你们不是很嚣张的吗?”姬珑玥笑说。

      “你,这个低贱的医女,你可知你得罪的是什么人……”一个婢女怒瞪着姬珑玥说。

      “哦,我还真想知道一下,我得罪的是何方神圣。”姬珑玥一脸不屑。

      “说出来吓死你,我们家小姐就是宁太师的长千金,宁太师你可知道,连皇上都要给三分薄面的……”

      “哦,不过就是大臣的女儿嘛……”

      “你个下贱胚子,你懂个屁,我家小姐,马上就要嫁给庆王,就要成为庆王妃了,你给我等着,我这便向贤妃告你的状会,让贤妃娘娘好好治你的罪。”

      “一定要送她去辛者库去,让她生不如死。”

      姬珑玥听着几个婢女咬牙切齿的话,她看向站在一旁高傲的宁太师的长千金。

      庆王,要娶宁太师的长千金了。

      这庆王出手还真是快啊,姬瑶死还没满百天,他就另寻佳偶了,看来,他是觉得这位太师千金能帮他得到梦寐以求的太子之位了。

      她虽然不喜欢姬瑶这个妹妹,虽然她的死也怪自己作,可是,她的心中却极其厌恶一个男子如此算计全心全意爱他的女子。

      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也算告慰死去的姬瑶一下,好歹她们也是姐妹一场不是。

      “大姐大。”

      一声呼唤传来,独孤璟笑呵呵的从另一处跑过来。

      几个婢女与那位高傲的宁小姐见到他,皆上前毕恭毕敬的跪下行礼:“参见璟王爷。”

      听说几人说话,独孤璟才注意到身旁有人,他看到宁小姐,说:“是宁太师的长千金啊,快起来吧。”

      “谢璟王。”宁小姐温婉一笑,由婢女扶着站起。

      独孤璟看到宁小姐身边几个婢女一身的雪,和脸上的红肿,嘴角的血,狐疑的问:“你们这脸,怎么搞得。”

      一个婢女指着假山上的姬珑玥,说:“璟王爷,是那位医女,她胆大包天,欺负我家小姐,您快为我家小姐做主,打死那个下贱的医女。”

      “你说什么。”

      璟王大喝一声,瞪着那婢女,指向姬珑玥说:“你说她是下贱的医女,还欺负你家小姐……”

      独孤璟抬脚狠踢向婢女,婢女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痛苦的抚着肚子,看着独孤璟惶恐之极。

      独孤璟看向身后的小厮,说:“给本王打死这个贱婢。”

      “是。”小厮立上前围着那婢女又是打又踢。

      宁小姐被盛怒的独孤璟吓得娇颜失色,颤声说:“璟王爷,您为何打我的婢女啊?”

      “为什么,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不敢问为什么,你们可知被你们叫下贱医女的是何人,她,就是晟亲王妃。”独孤璟说。

      “啊?她,她她,是晟,晟亲,亲王妃?”宁小姐吓得小脸惨白,直接软倒在地上。

      “不错,她就是本王的王妃,你们刚刚追着本王的王妃打,本王可是看得真真切切。”

      独孤晟走上前,他抬头看向假山上的姬珑玥,说:“丫头,高处风大,快下来吧。”

      姬珑玥走下来,独孤晟迎上去,将手上的狐裘披在她的身上,将她手上的雪球拿过扔掉。

      看似不经意的扔,可那雪球却飞向了一个婢女,婢女尖叫一声倒地,被打得鼻口穿血。

      “厉铖,刚刚这个婢女要打王妃,你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独孤晟淡然的说着,一双大手轻轻的搓着她的小手,然后又冲她的小手哈着气,笑说:“刚刚看你玩的开心,便没上来打扰你。”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