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二章 苦逼穿越
    疼。

    钻心的疼。

    靠,飞机坠机了吗

    全身痛死了,跟被什么碾压了似得。

    初姒儿艰难的睁开了干涩的眼睛,入眼的不是一堆残骸,反而是古色古香的房间。

    房间难道她被人救了飞机被卷入了气流还能被救神

    正打算从床上撑起来,抬手却见到那只小又瘦的可怜的手。

    她大吃一惊。妈呀,缩水了不成这么小的手

    习惯性要抓头,刚抬手就有一股钻心的痛传来,她侧头一看背部伤痕累累,看样子是鞭伤。

    不对鞭伤她没被打啊

    瞬间反应过来,低头看向全身,穿着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类似于古装的衣服,好像是亵衣。

    白色的布料触感非常好,想来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主要是这身子才六岁整整缩小了十岁要她命啊

    感叹之余,她不禁惆怅,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放松下就遇到气流了,导致飞机发生故障,害得她和姐姐死于非命。

    姐姐对,她穿了,她姐呢会不会也穿了还是死了

    她不敢想,她要去找姐姐,既然她能穿越,那姐姐也一定可以。

    忍痛掀开身上的被子,拖着自己遍体鳞伤的身子,挪出房间。

    房间布置清新淡雅,外面也是景色怡人,却不知这身鞭伤从哪来的。

    看这院子,这幅身子挺受宠爱的啊。

    撇开疑惑,这些以后再说,先找姐姐。

    刚踏出一步,脑子里忽然闯进了一样东西,让她的脑袋就要炸了一般,疼的她冷汗直冒。

    “啊”惊叫一声,蹲在地上抱着头部,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

    这一声引来了外面打扫的人,一名青衣女子冲到她面前,焦急的扶起她说“二小姐,你怎么了”

    一把把她抱起,边走边喊“来人啊,快去叫大夫,通知夫人二小姐醒了。”

    房门外一名婢女听到匆忙跑了出去。

    青衣女子把她抱到床上,轻柔的把她放平,脸上的表情却还是那样焦急。

    因为初姒儿一直抱着自己的头,蜷缩在一边,额头不停的冒着冷汗,脸色苍白的可怕。

    由于她的动作幅度太大,背后的伤又裂开了,鲜红的血丝透过衣服渗透出来。

    看到这血丝,小丫头更焦急了,看到大夫还没有来,为了不让她的伤更严重,伸手把她按住,嘴里安抚道“小姐,忍一下,别用力,你的伤口裂了。”

    轻声的哄着,初姒儿渐渐安静了下来,原本痛苦的脸色,变得缓和,眼神也变得清明。

    她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人,脑子里闪过一个名字轻语。

    她张了张干燥的口,虚弱又沙哑的说“轻轻语水”

    轻语看到她安静下来,心底正开心,听到她说话,立即让她躺好,跑去倒了杯茶送到她嘴边喂她喝下。

    口干舌燥的感觉瞬间好了点,她砸了砸舌,继续看着轻语。

    后者会心一笑,又去倒了一杯茶喂她,连喝了几杯茶,才感觉嗓子舒服多了。

    正当轻语放下茶杯,准备给她换件衣服时,门被打开了,进来一名漂亮的女人和一名老者,一干丫鬟。

    女人看样子也才二十多岁,穿着绿色的烟水裙,发绾

    垂云髻,一只同衣色的翡翠簪别在发间,整个人看起来清丽脱俗,又有丝丝妩媚,而她那张美丽的脸上满满的担忧和悲伤。

    在记忆中她的印象她就是这幅身体的亲娘柳玉。

    想到名字,她不免震惊了一把,她的名字一样,连父母的名字也一样。

    这是巧合吗也太巧合了吧

    老者灰色布衫,带着药箱,一进门就想着给她把脉,她想这老者应该是这个世界的大夫吧。

    那老者把了她的脉,满脸疑惑的看着她,小声嘀咕“怪哉怪哉,之前脉搏虚浮微弱,今日的脉搏却刚劲有力,这是怎么回事”绕有深意看了她一眼。

    一会儿又转身对柳玉说“小姐这身子已无大碍。喝几副药,背后的伤擦点金疮药便可康复。”

    柳玉担忧的脸瞬间明亮啦起来,连忙道“好好,谢谢大夫。”

    连忙吩咐下人去取银两给他,他写完药方,提着药箱离开了,柳玉送完他之后又折了回来。

    初姒儿离他最近听到他的嘀咕,心底暗笑,换了个人能一样吗

    目送他离开,她犯难了,要喝中药啊她最讨厌了。

    看到柳玉折了回来,抬了抬眼皮,由于刚刚的头痛欲裂,她的脸一直很苍白。

    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却炯炯有神,目不转睛的看着柳玉慢慢走来。

    柳玉受到她这过分强烈的眼神,不禁错愕,随即一笑,走上前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问道“姒儿,怎么了”

    初姒儿微微一怔,这声音好久违,莫名的很熟悉,是记忆作祟吗

    心里忙甩头,回过神来,看着柳玉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的眸子,摇了摇头。

    柳玉抚了抚她因汗水浸湿的头发,笑意的眸子没有任何变化,温柔的要死。

    挥手让轻语把她手上的衣服拿了过来,准备给她穿上。

    初姒儿皱了皱眉,她因为出了一身汗,已经浑身不舒服了,不洗澡她死都不换衣服。

    可怜兮兮的抬头看着柳玉说“娘,我要沐浴。”

    看到她这样萌萌的表情,柳玉愣了愣,眼神呆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让轻语去烧水。

    很快她就沐浴完毕,穿好亵衣没穿鞋就蹦哒出来,光着脚丫子往桌边跑。

    柳玉一直在外面等她,看到她没穿鞋直接跑了出来,不禁怒斥道“姒儿,你怎的不穿鞋就出来”

    初姒儿奔跑的步子停了下来,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她忘了这里不是现代,不能随便让别人看自己的脚。

    但她也没打算回去穿鞋再来,而是加速跑到柳玉面前的金疮药旁边,拿起那药就往身上洒,由于胳膊太短,一直够不到后面的伤。

    把腰弯了又弯,还是够不到,巴掌大的小脸气鼓鼓的,像是在懊恼。

    原本还在生气的柳玉看到她这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初姒儿疑惑的抬头看她,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想着还转了转头,寻找什么惹她笑了。

    柳玉看到笑的更欢了,边笑边拿过她手上的药,把她身体转了过去,轻柔的给她擦药。

    不一会儿药就擦完了,她拢了拢衣服,坐上了椅子,大大咧咧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来。

    随性的动作没有一丝大家闺秀的样子,柳玉无奈的摇了摇头。

    走到一边拿过她的鞋子,把她的脚擦干净穿上鞋子。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