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惑世双凰 >第十三章 白衣男子
    初姒儿小却不容忽视的声音传来“江山辈有人才出,一山还有一山高,这个世界变幻无常,盲目修炼也是一大败笔,要想事半功倍,最好找到属于自己的修炼方法。

    凡事讲究悟性,修炼方式在于你悟的心境,你的心态。希望你们能悟出你们的修炼之道。

    再者,待我们到达天山之后,挑出你们最拿手的武器送到天山,我适当给你们改进下。七阁亦是一样。好好建设帝帘与登月,把它壮大到全大陆畏惧,不敢侵犯。”

    六殿心领神会,静静听着,隐隐有些激动,也有些触动,主殿这么小却有如此心性,他们确实太过局限了。是时候去摸索摸索属于自己的修炼之道了,增强实力,让帝帘立于大陆巅峰。

    初姒儿看到她的话让他们有了想法,就让他们下去了。

    看了看天色,便和初诗儿离开了。

    帝帘,她们会尽快回来的。

    后面出现六人,看着离去的两个身影,添了一丝落寞的气息。

    “走了,也不告别一声。”苏诩不满的看着那个方向。

    夜逸离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她们也不想看到离别的场景,等他们回来吧。”

    苏诩气馁的嗯了一声。转身走了。

    五殿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老大们消失的方向,不舍的回头离开了。

    初氏双生离开了帝帘,落在了一边的小树林里,初姒儿叹了声“没跟他们说,他们不知道会咋想。”

    初诗儿安慰道“你不想看到分别的场景,这样也好,以后我们还会回来不是么”

    初姒儿闷闷的心情没怎么在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初诗儿本想说什么,却感觉有一双眼睛看着她们,厉声吼道“谁,给我出来”

    初姒儿立马甩头,冷冷的看着目光传来的方向,从袖中挥出一枚银针“背后偷听,阁下真是好作风。”

    银针刺去的位置,伸出一直白皙修长的手,一下拈住了那根银针。手的主人从树干后走了出来。白衣如雪,丰神俊朗的面容带着一抹坏坏的笑容,桃花眼没有一丝被发现的尴尬,这人便是被某个人赶出来接两人的可怜虫。

    面对初姒儿的讽刺不以为然,看着那根银针叫道“小小年纪玩暗器可不好哦”一边说一边走近她们。

    玩世不恭的样子让初姒儿更是恼怒,还说她小,你才小,你全家都小。看他修为在她之上,没有动怒我,又拿出一根银针对着他,冷冷哼道“关你什么事,快说为什么在背后偷听人说话”

    男子面不改色的把手中的银针送回她手中,对面前的银针毫不在意“我只是路过而已,看到你们两个小孩在这有些奇怪而已。”

    初姒儿看着他的动作,气愤的收回了银针,听他的话更气人,顺了口气,懒得计较“好奇心迟早害死你,姐我们走”

    不在看他一眼,拉着身边的初诗儿侧身走了。

    初诗儿眼神有些探究的看着他,冷冷的说了句“阁下最好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也没看到。”

    看着她们离开的身影,白衣男子耸了耸肩,勾了抹笑,我听到了也看到了,但是我不会泄露你们的,因为你们将是我的小师妹。

    白衣男子见她们离开了视线,速度挺快,并非传言那般嘛,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带她们两个回去了。

    那男子眯了眯眼,心想既然见着了,便去接走吧,以后天山的日子就会有趣多了呢,打定主意,运起灵力御空飞行往初府方向去了。

    初氏双生离开了那个地方,却没停下脚步,初姒儿冷着脸没说话,倒是初诗儿一反常态叮嘱了下“这次那男子虽说没有听到什么,也没对付我们,还是要预防万一,这个世界高手太多,我们要努力成长了。”

    初姒儿点了点头,她不否认,她知道这重要性。

    两人很快回了初府,见没什么异样转身回了房间。

    傍晚时分,本已忙完事宜的初岩,闻人来报有人求见,说是天山之人,立刻笑容满面,大摆宴席,说要给人接风。

    听到这件事的初氏双生很是疑惑,天山的人来了初慕叔叔怎么没回来这来的是好还是坏。

    让老爹这么重视,那么就去会会那人吧。

    两人便被请了去接待这位天山来的不速之客。

    走进月宁轩,本想看看来人的庐山真面目,却不料吓了她们一跳。

    大厅坐着初岩和柳玉,还有一个年轻男子,那人白衣如雪,坏坏的笑容挂在脸上,慵懒的靠着桌椅,修长的手指端着茶杯不紧不慢的喝着茶,看到她们进来惊讶的样子只是挑挑眉,好像她们的意外是他的意料之中的事。

    他回眸继续悠然惬意的和初岩畅谈着,偶尔扔一个眼神给她们。

    初氏双生脸沉了沉,回敬一个白眼,上前说道“爹,娘,我们来了,什么事啊。”

    初岩点了点头,看向白衣男子对她们介绍说“这是天山玄月老人的坐下三弟子君卓渊君公子,来接你们去天山的,你们认识下。”

    初姒儿瞟了眼君卓渊,狐疑的打量了他,看着他这悠闲自得的样子不满的撇了撇嘴。

    君卓渊看着她的动作调侃道“姑娘可还满意在下是否入得了您的眼”

    对他的调侃她嗤了一声“皮貌到像点人样,就不知道这人怎样。”

    知她还对下午的事耿耿于怀,也不生气,笑意不减“日久见人心,等你到天山不就知道了。”

    一听去天山,初姒儿沉不住气了,瞪了他一眼,鬼才要去什么天山,本想脱口而出这句话的时候被初诗儿拉住了,只撇头哼了一句不在搭理他。

    初诗儿拉着她礼貌的拜了一下“见过君公子。小妹心直口快,君公子见谅,过去的事可否揭过。”

    这话像是请求他不要计较,更是让他把下午的事揭过。说者有意,听者也有意。

    君卓渊心领神会她说的什么,点了点头,看初诗儿沉稳端庄的样子,应该是就是传闻中的那个冷冰冰的大小姐,而旁边赌气的那个就应该是那个古灵精怪的二小姐吧,也不怎么难认,两人虽然长的一样,性格却是极大的反差,轻笑一声“大小姐哪里话,在下不会和一丫头计较的。二小姐心性率直倒是挺惹人喜爱。”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