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1.第一章:穿越遇兵哥(捉蟲)
    “啊湫”祝恩慈忽然覺得鼻頭一癢,微低着頭打了個噴嚏,然後就愣住了。

    黑沉的夜色一瞬間變成了明朗的白天,周邊的石頭建築都不見,此刻是空蕩蕩的大馬路,兩側都是山,山上的植被還不怎麼茂盛。而她腳下踩着的則是坑坑窪窪的土路。

    祝恩慈連哭都忘記了。

    她記得前不久自己剛被養父母傷了心從家裏拖了行李箱出來打算去鄉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問問他們當初爲什麼在知道孩子認錯之後不把自己帶回去,讓現在的自己處在這麼尷尬的地步。

    結果剛拖着行李箱走了沒一會,連車都還沒上,只是低頭打了個噴嚏,周圍整個環境都變了。

    難道遇到了鬼打牆

    畢竟她家住的地方是高級小區,離家出走前養母生氣讓她那麼能耐就不要再拿家裏的任何東西,所以她一怒之下連養父送給她的高級跑車都不開直接拉着行禮步行出來,打算靠雙腳走完這一段寂靜無人的街道的。

    身爲大土生土長的子民,對於半夜鬼打牆這種傳說潛意識裏還是極爲相信的,尤其是天不怕地不怕骨子裏卻極爲害怕鬼這種生物的祝恩慈,在發現環境變了之後狠狠掐了一下小臂卻疼得眼淚再次流出來之後,確信不是夢境了,就會往那虛無縹緲的鬼怪方面想。

    眼下,祝恩慈一手拉着她的行李箱,靜靜地站在大馬路上,漂亮的臉蛋上還掛着兩行淚,整個人卻懵掉了。

    半夜遇到鬼打牆怎麼辦挺急的在線等

    正當這時候,耳邊卻傳來窸窣的聲響,祝恩慈身體一下子僵硬起來,下一秒卻猛地轉過身後退兩步,卻看到左側長着雜草的山道突然冒出兩抹綠。

    沒等祝恩慈把電擊棒從空間裏取出來,那兩抹綠先現了身,竟是挺拔高大的兩個兵哥哥。他們看到祝恩慈也挺驚訝的,畢竟沒想到這大馬路上會突然出現一個女人,還是個穿着淡藍色蕾絲掐腰鏤空長裙長得極爲漂亮的女人。尤其是此時她臉上還掛着眼淚,桃花眼裏波光瀲灩,驚懼的神情還沒完全收回去,看着格外像誤入人間的小妖精,楚楚可憐又動人心絃。

    個頭稍矮些的蕭勝利完全看呆了,還是一旁高個腿長臉峻的蕭衛軍先反應過來,向來嚴肅的臉上此時更是泛着一抹寒意似的,“你是誰”三個字問得嚴厲又冷冽,飽含着警惕與戒備。

    祝恩慈一激靈,立馬從鬼打牆的念頭中回過神來,拉着行李箱的手無意識攥緊了,雖然被蕭衛軍不苟言笑給嚇住了,但是並沒有立刻就回答他的問題,因爲她發現他們身上穿着的綠軍裝是55式的

    祝恩慈是個學跳舞蹈的,從小到大因爲長相好身體軟家世也不錯就跟在舞蹈老師身邊學習跳舞,練習過各種舞蹈,還曾在國慶晚會上表演過極具年代特色的舞蹈,那時候道具組給的服裝就是55式綠軍裝。她記性向來很好,學習舞蹈也肯用心瞭解舞蹈創作的背景,更何況她本人就是個學霸,所以當時便記住了這種軍裝的款式。而這種55式軍服是在1965年後65式軍服出現後便被廢止的。

    所以,如果眼下的情景不是鬼打牆也不是夢境,那麼就是穿越了還是穿越到了六五年之前

    祝恩慈有些接受不良。

    蕭衛軍見狀眉頭都皺起了,快走了幾步站到她跟前,高大的身影幾乎能將整個祝恩慈籠罩住,強烈的壓迫感讓祝恩慈不用他問第二遍就直接乖乖回答。

    “你好,我是祝恩慈。”未語先笑,語氣都帶了一絲絲討好的乖巧。沒辦法,氣勢太壓人,而懷疑自己是“外來者”的祝恩慈都免不了心虛,問好的同時還伸出手以示禮貌。不過很顯然眼前這位冷臉兵哥不喫這一套,臉色依舊臭,銳利的鳳眼直盯着她伸過來的手,好像那藏着什麼違禁物品一樣。

    祝恩慈當即反應過來將手收回。

    這是六十年代,六十年代的人不習慣握手禮啊

    在心裏默唸強調的祝恩慈沒看見對方在她輕咬着嘴脣懊惱又尷尬的樣子時抿着的嘴角揚了揚,只是很快又壓下。

    “你怎麼會在這裏介紹信呢我看一下。”蕭衛軍義正言辭。

    祝恩慈聽到介紹信那三個字又小小懵了一下,高考時複習過的歷史當即在腦海裏浮現,六十年代出門是要介紹信的可是她沒有啊,她就是個外來者。

    於是,一穿來就懵了許久的祝恩慈腦袋終於在這個時候完全清醒,帶入了自己外來者的身份,並且知道要隱瞞自己的“來路”。微仰着巴掌大的小臉看着她,漂亮的桃花眼眨了下,溼漉漉的眼睛越發可憐,“丟了。”聲音裏還有些委屈和無助。

    暴擊

    蕭衛軍不適應地擡手堵着脣咳了一下,耳尖忍不住泛了紅,好在皮膚黑看不出來。臉上表情還是很嚴肅,但是語氣已經不像夾了冰渣一樣冷了。

    “那你要去哪裏怎麼一個人上路”

    這個問題祝恩慈還沒來得及在腦海裏過一遍答案,嘴巴就不由自主說出來,“奉化縣河口鎮溪鄉村。”

    這是她本來的目的地,她親生父母就住在這裏。

    不過眼下是六十年代,她親生父母好像還沒出生這樣一想祝恩慈就有些萎靡了。

    似是覺察到祝恩慈的情緒低落,蕭衛軍還以爲是自己太嚴肅,沒等他說什麼,另一邊反應過來的蕭勝利卻快走兩步過來,剛好聽到祝恩慈說出的地名,立即道,“你要去溪鄉村啊剛好和我們同路哎”

    略微憨厚的臉上帶着熱情。

    祝恩慈當即將目光放在了蕭勝利身上,“你們也去溪鄉村”

    “是啊,我們就是溪鄉村的”蕭勝利又搶先一步回答,“你要去找誰沒準我認識。”

    祝恩慈這下是真的驚訝了,沒想到穿越了六十年代,還能找到她親生父母住的村子,還剛好遇到了村裏人。

    略微思索了下,祝恩慈沒有說出她親生父母的名字,畢竟這個時候他們壓根還沒出生,但是父母的父母肯定是出生的

    在腦海裏快速過了一遍家族關係,祝恩慈決定說她親生母親的媽,也就是她血緣上姥姥的名字。

    當年高考因爲身體檢查,無意中發現自己不是祝家父母的親生孩子之後,她的養父養母就開始尋找他們的親生女兒。

    養父是市裏書記官,養母家族背景也很深,要查一個不小心抱錯的孩子也不是多難的事情,於是很快就找到了親生女兒並且知道了抱錯的原因。

    十八年前,養母大着肚子跟着養父到基層工作,途中生產時養父正在外出視察,所以養母一個人去的醫院,那時候祝恩慈的親生母親也在醫院裏生產,兩人同時生產,都是生出女嬰,後來因爲護士的粗心大意搞錯,纔有抱錯孩子一事。

    一養十八年,說沒感情是糊弄人的,所以在接回自己的親生女兒蕭映雪之後,養父母還是希望她可以繼續留下來,爺爺奶奶亦是更喜歡她一點,捨不得她被送回去。而祝恩慈從小到大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生父母,在感情上極爲認可依賴他們,再加上當時她的親生父母說不想接她回去,所以祝恩慈就順勢留了下來。

    剛開始的時候養父母一家對她還是好的,只是時間容易改變人心,她比蕭映雪漂亮,比蕭映雪優秀,更比蕭映雪像個真正的名媛,每當別人誇獎她的時候,蕭映雪便會露出一副委屈又怯懦的樣子,暗地裏又跟養母哭訴她這些年過得有多麼不容易,漸漸養母的心就有些偏了,看不慣她了。那時候祝恩慈舞蹈上取得了成績,又需要四處演出,在家的時間變少,慢慢地,養父母對她的關心感情就都偏到了蕭映雪身上。

    在家裏相處的時光也開始變得不愉快,不論她做什麼,哪怕是參加宴會穿的好看一些,都會被養母責罵,甚至指桑罵槐說她鳩佔鵲巢多年現在就該處處讓着捧着蕭映雪。

    祝恩慈一忍再忍,把自己的棱角都收斂起來,卻再也得不到養母的任何誇讚。於是在一次她好不容易回趟家養母又罵她之後,祝恩慈一怒之下收拾行李走人。

    “我恨你你再也不是我媽媽”儘管知道養母已經忘記了十八年親密的母女情分,但是那一刻祝恩慈仍然忍不住像個被傷透心的孩子一樣放狠話威脅。

    但事實證明養母真的不在乎她的威脅,直接讓她滾,什麼都不要帶。祝恩慈便硬氣地丟下跑車走出去。

    硬氣離家出走的結果是莫名其妙來了這個喫不飽穿不暖的年代。

    祝恩慈將傷春悲秋拋諸腦後,說出了她血緣上姥姥的名字。“林翠萍。”

    感謝她當時雖然沒有回去但是還是將親生父母的背景打聽的一清二楚,包括旁支親戚甚至可以說祖宗十八代都打聽了一遍。

    而之所以說她姥姥的名字而不是她爺爺奶奶,則是因爲在她的調查中爺爺的兄弟姐妹衆多,而姥姥只有一個姐姐,還是個很早就遠走他鄉的。

    如果真的找得到姥姥,她就會抓住這個漏洞,編造自己的身份。

    講真,對於學過歷史的二十一世紀新女性,來到這個年代沒有身份戶口真的心很慌,尤其是一來還遇到冷臉嚴肅的兵哥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