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4.第四章:桃花空間新生機
    林翠萍和蕭二柱商量後打算將那間儲物間收出來給祝恩慈住。說是儲物間,其實之前也是住人的房間,住個人完全夠寬敞。至於牀,則先把兩姐妹的牀搬過來。等明天跟大隊長申請,到後山去弄些樹木打張新的。

    搬完牀之後,林翠萍一家又幫祝恩慈打掃清理整個房間,祝恩慈想要幫忙去被推到門外。“沒事,這些不用你沾手,你先歇會。”

    蕭二柱和四個小孩都沒有因爲林翠萍的話表現任何異樣,十分用心地幫她打掃屋子。

    祝恩慈心裏一暖。這個家家徒四壁,但是他們還是力所能及地對她好,在抱錯孩子的真相發生後,她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這種純粹溫暖的親情了。

    想了想,祝恩慈走到放行禮那個房間,確認沒有人看見後,偷偷進了空間。

    一進空間,祝恩慈就被裏面的場景嚇了一跳。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桃花空間救她一命,裏面生機全無,寸草不生,滿目荒涼,而現在那一片死地竟然長了一顆桃樹,枝椏滿冠,綠葉繁茂,桃樹不遠處還有一池淺淺塘水。雖然其他土地還是堅硬,但是這桃樹和塘水周邊十米左右的地都是鬆軟的。這代表着空間可以進活物了麼

    祝恩慈心裏高興,對那棵桃樹好感十足,總覺得這是桃花空間的本體。

    “謝謝你救了我,還給我這個空間。”祝恩慈摸摸桃花樹幹,卻發現一股清涼從掌心傳來,進入四肢百骸,通體都舒暢起來,連腳底的疼痛感都消失了。

    祝恩慈驚訝地瞪大眼睛,將鞋襪脫掉,發現腳底的水泡都消失了,半點痕跡都沒有。

    這棵桃樹有治癒功能簡直是大驚喜,樂的祝恩慈忍不住親了下樹幹。

    太好了,有了這個保障,她對在這個六十年代生活下去有了更大信心。

    至於那池塘水,祝恩慈暫時沒有發現它有什麼功用,也不敢隨便亂喝,潛意識裏,她覺得這是洗浴池而不是洗髓伐筋池。

    簡單地參觀完這兩個新事物之後,祝恩慈便將心思放在她收集的物品上。當年她一開始是覺得空間太空洞了想要填滿它才收集了許多物品,後來偶爾聽朋友說空間的出現往往伴隨着末世,抱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想法祝恩慈在熬夜看了幾本末世小說整理“末世清單”後,屯了大量物品,尤其是糧食大米,小米,麪粉等等一堆的。

    祝恩慈感謝她的朋友,雖然她沒到末世,但是來到了六十年代,這個年代,糧食依舊是最重要的

    她考慮了行李箱的容量,整理了二十斤大米,十斤麪粉,拆掉包裝的一大袋大白兔奶糖,幾樣常見糕點,還有一牀看不出任何標記的軍用棉被,毛毯,以及她原本打算用來裹東西的黑色布料,想了想,又拿出個花生油,撕掉標籤。確定沒有什麼大問題之後便從空間出來。

    這個空間的時間流速跟外面是一樣的,祝恩慈可不敢多待。

    一出來,便聽到林翠萍喊她的聲音,祝恩慈趕緊應了聲,“小姨,我在這呢。”

    還好林翠萍剛整理好她的房間,沒有來得及找她,不然讓她看到大變活人就可怕了。

    “房間整理好了你進去”林翠萍邊走邊說,卻在看到祝恩慈放在腳邊的那堆糧食布料愣了下,匆匆看了眼外面,然後做賊一樣關了房間門,壓低聲音問她,“恩慈你一路上帶了這些東西”

    “是啊。”

    “哎呦你這死孩子,就不怕被搶劫嗎現在世道多危險啊,你路上沒發生什麼事吧”林翠萍一臉擔憂,上上下下地打量她,生怕她怎麼了。

    祝恩慈又是溫暖又是好笑,“沒事的小姨,我很小心的。這些都是我特意從滬市帶過來給你的。”

    “你這孩子,有心了。不過下次可不能再這樣,容易被小偷盯上知道嗎”林翠萍接過她手中的軍用被子和布料,“這個被子就鋪到你牀上,布料我給你做幾身衣裳,看你褲子都短了一截,肯定是喫苦了。”林翠萍看外甥女自帶了濾鏡,一點兒不好都認爲是吃了大苦。

    “不用,衣服我還有,這個布料是給您的。”

    “還有什麼,你這箱子纔多大,裝了這麼多東西能裝幾身衣服”

    祝恩慈:好吧,晚點她再拿幾塊布料出來好了。

    林翠萍抱着被子出去,幫她鋪好被子後,又將奶糖糕點給她,想讓她自己留着喫。祝恩慈哪裏肯,幾番推辭才讓林翠萍接下。

    林翠萍將她給她的食物都鎖進了櫃子裏,“今晚包餃子給你喫。”

    &nbs

    p;聽到這四個小孩臉上都露出開心的笑容,連蕭二柱木訥的臉上都是欣喜。

    祝恩慈雖然還沒深刻體會到這頓餃子對全家人來說意味着什麼,但是看他們高興也不由自主露出笑容來。

    不過,她沒忘記最重要的一件事。

    “小姨,我路上來的戶口本和介紹信都丟了。”說完惴惴不安地看着她。

    林翠萍卻不以爲然,“沒事,過兩天去大隊長那裏登記一下,讓他幫忙重新上個戶口,就落在我們家咋樣”

    “那感情好。”祝恩慈笑得小梨渦都出來了,看得林翠萍又是一晃眼,侄女長得這麼漂亮,還好路上沒發生什麼危險。

    “你是跟蕭二嬸家老四一起回來的嗎”

    蕭二嬸就是蕭衛軍他娘,反應過來後的祝恩慈點點頭,“嗯,還有蕭勝利,我們路上認識的,發現同路之後他們就主動帶我來了。真是多虧了他們。”

    “對對,改天是應該謝謝他們。”林翠萍以爲是在火車上他們遇到了之後就開始同路了,壓根沒想到這倆人前兩天剛回來根本沒去滬市,還好她跟蕭衛軍一家不是很熟,才讓這樣的誤會發生。

    猜到林翠萍想岔了祝恩慈也沒去糾正,畢竟她壓根沒坐火車,是直接穿來的,一穿來就遇到了他們兩個。

    “現在天還早我和你姨丈去地裏一趟,你就在家好好歇一會,我讓兩個小的陪你。”林翠萍是個閒不下來的人,現在出去還能賺半天公分,表現勤快些大隊長沒準會記滿,家裏多了一口人,糧食更重要了。

    祝恩慈也想從兩個小的身上打聽一下家裏的消息,所以點頭應了下來。

    留下來的龍鳳胎兄妹對祝恩慈依舊好奇,而且抱有好感,兩個人都是睜着大眼睛看着她,想要上前又不太敢的樣子。

    祝恩慈倒是很喜歡這兩兄妹,除了瘦點黃點,其實他們的五官很漂亮,完全可以想象白胖之後會有多可愛多招人疼。“來,表姐給你們糖。”

    祝恩慈從口袋裏“掏出”一把大白兔奶糖,剝了兩顆喂到他們嘴裏,“好不好喫”

    龍鳳胎含着糖一臉滿足又羞澀地點頭,兩兄妹動作神態幾乎同步,看得祝恩慈心裏癢癢忍不住一人親了一口,太可愛了怎麼辦

    獨生子女的祝恩慈忽然覺得弟弟妹妹這種生物格外有愛。

    一顆糖喂完再加一枚漂亮姐姐的吻,兩兄妹完全被祝恩慈收服,乖乖地跟在祝恩慈身邊。

    祝恩慈便從他們嘴裏打探到不少消息。

    她的姥姥也是現在的小姨林翠萍孃家在灣口村,但是父母都已過世,外家沒有親戚往來。而姨丈蕭二柱一個哥哥一個弟弟,三個姐姐一個妹妹。他排行老二。除了最小的老來女妹妹蕭月紅,其他兄弟姐姐都成了家,各有小孩。

    而蕭二柱在家裏是最不受寵的那個,從小幹最多的活掙最多的工分卻喫的最少,受的關心也最少。哪怕後來結了婚,也是他們這一房人幹最多喫最少,老太太依舊不喜他們,認爲一個木訥一個孃家沒人少福氣,後來更是過分,在災年的時候將他們淨身出戶分出去好給其他人省糧食,讓林翠萍剛出生的孩子生生餓死。

    要不是村長看不下去從老太太手裏奪了些糧食給他們,估計林翠萍連最小的兩個龍鳳胎也保不住。

    因此這一出,蕭二柱這一房徹底跟老宅冷了心,再也沒有來往。

    也是因着這樣,林翠萍才能作主將祝恩慈留下來。要是沒有分家,老太太可由不得林翠萍一個媳婦收養外姓人

    祝恩慈算是鬆了口氣,這樣她要打交道的人就少了,也不用跟老宅那羣冷血的吸血鬼相處了。

    是的,在祝恩慈看來,老太太對蕭二柱一家的行爲以及其他幾房人的不作爲在祝恩慈看來就是冷血,越是災年更應該團結纔能有出路,哪能犧牲一房人來保護自己呢他們可是血脈至親的親人啊。

    祝恩慈完全不想跟這種人來往。

    而那個餓死的孩子祝恩慈也感到惋惜心疼,一條生命就這樣沒了,難怪會冷了心。

    祝恩慈也問了下,那個孩子是男孩,絕對不可能是她親生母親蕭月。

    當然,以上這些是祝恩慈從兩個孩子的問話中整理加腦補出來的。

    然後,祝恩慈再次回到了一開始的疑惑點,她的親生母親根本沒有這麼多兄弟姐妹,更沒有龍鳳胎兄妹。那麼,這個林翠萍真的是她的姥姥麼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