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六零小嬌媳 >19.第十九章:路遇
    “河口鎮沒有書店,向陽公社有書店的鎮子只有向陽鎮,不過那裏的規模很小,得去到省城纔有大書店。”吳明珠曾經去過向陽鎮上的書店買過書,所以才清楚這點。

    “那向陽鎮的書店怎麼走”如果可以的話祝恩慈想現在就過去。溪鄉村到底太過偏僻,消息閉塞,所以才讓她待在那裏那麼久都沒有發現這個世界的異常。

    “向陽鎮距離這裏挺遠的,騎自行車都得騎四五個小時,你現在走過去天黑都走不到的。你要買啥書我幫你借借看。”她上學時雖然沒有多少好朋友,但是認識幾個能借到書的人卻是有的。

    祝恩慈一聽趕忙問,“那能幫我借到全國地圖嗎還有這些年的舊報紙。”

    “全國地圖應該沒有,舊報紙我家裏有些,我爹閒着沒事就看報的。”

    “那我現在跟你回去拿成不成”祝恩慈一刻都等不了,就想知道這個世界跟她瞭解的世界有什麼不同,爲什麼雷鋒會變成了鄭忠華,周總理變成了夏總理

    吳明珠自然沒有意見,帶着祝恩慈往家裏走去。這個時間點趙大姐去上班,吳明珠便把他爹看過的報紙都拿出來給祝恩慈,挺厚的一疊,想要立馬看完是不太可能的。

    而且祝恩慈現在有些心慌意亂,怕看報紙時露出什麼馬腳,便跟吳明珠說想要買回去看看,“農村沒啥娛樂,我也不能經常跑來鎮上,要不我跟你買下來好不好我可以帶回去打發時間。”

    “恩慈你說啥子笑話,給啥錢,我爹都看完了堆在那裏,你就拿回去看吧”吳明珠大方地將報紙往祝恩慈方向推去。

    祝恩慈將報紙抱起來,藉着衣兜打掩護從空間裏拿出三塊錢放在桌上,沒等吳明珠拒絕就快步走了。

    吳明珠愣了下,隨即抓起錢一邊喊一邊追出去,結果剛跑到樓下拐角祝恩慈就不見了,望着手裏的三塊錢發了會愣,又環顧四周,確定真的沒看到祝恩慈的身影后,才嘟囔着一句“跑的真快”轉身回去了。

    祝恩慈是跑回了空間裏,現在只有待在空間才能讓她心安。

    她沒有回木屋而是直接靠着桃花樹幹坐下,也不嫌泥土髒了衣服,一邊靠着桃花樹一邊看。

    她覺得這棵桃花樹能夠讓她冷靜,不那麼慌亂害怕。

    吳大哥的報紙放的很整齊,不過年份最早是五八年,五九年和六零年的缺失,中間其他年份也有缺的,最新的一期是半個月前。

    她從五八年的那張報紙開始看起,仔細地瀏覽其中報道的事件,出現的代表人物,或者國家一些元首將軍的姓名。

    祝恩慈當年學歷史的時候曾背過整本整本的歷史書,對這個時間段許多大事件和人物都記憶深刻,所以她能根據這些內容來判斷這個世界跟她生活過的世界有什麼不一樣。

    她一張一張地翻閱,幾乎是忘記了時間和地點,直到全部看完,才從報紙中擡起頭來。

    看完之後,祝恩慈想她大概來到了朋友曾經說過的那種平行世界裏。這個世界的大方向跟她生活過的世界差不離,只是事件的具體事件具體人物誘發原因有所不一樣。就比如國家主席依舊姓毛,五八年依舊發生了“大躍進”,五九年到六一年國家經歷了三年大饑荒,只是五八年的大躍進時間點提前了,周總理變成了夏總理,雷鋒變成了鄭忠華,十大將軍有幾個人也變了。

    祝恩慈並不清楚這時間的軌跡跟她生活過的世界到底哪裏有了出入,她找不到規律,唯一可慶幸的是她大體掌握了未來會發生的事件,只是不確定是哪一年,會提前還是會推後,誘因又是什麼。

    而最讓她難受的是,這樣一來她不知道爺爺奶奶還在不在這個世界上。親生父母和養父母都可能不會出生,自然也不會有她。

    現在很可以確認的是她的母親蕭月大概不會出生了,當時她見到林翠萍的四個孩子就覺得很奇怪,他們的年齡太大了,如果真的是親生母親的兄弟姐妹根本對不上號。而且大丫頭叫春花,二丫頭叫夏花,要是後來林翠萍真的再生了三丫頭,按照農村人取名規律應該是叫做秋花,而不是蕭月。

    而林翠萍那位早年遠走他鄉的姐姐林秋萍在她得調查中是杳無音訊的以她當時調查的時間段來看,杳無音訊的意思可以當成是人沒了,或者在世上某個不知道的角落活着,只是永遠不會有回來的可能。所以她當時纔敢冒認是林秋萍的孩子。

    但是現在她不肯定了,如果這是個平行世界,大

    事件大方向不會變,小人物卻極有可能會有改變。林翠萍是有個早年遠走他鄉的姐姐,但是這個姐姐在這個平行世界有可能會回來到那個時候身份揭露,祝恩慈該何去何從呢

    作爲這個世界真正的外來者,黑戶,祝恩慈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她抱着桃花樹,眼裏有了迷茫。爲什麼會來到這個世界,祝恩慈到現在都想不明白。本來她以爲只是回到過去,所以纔將林翠萍當作自己的親姥姥,結果這個世界卻跟她開玩笑,在她要安安心心好好生活的時候,告訴她其實這並不是過去,而是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的林翠萍甚至跟她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祝恩慈呆呆地靠坐着,她不知道是該趁現在林翠萍還沒發現她不是她的外甥女而遠走高飛,還是該留下來,祈禱這個世界的林秋萍跟她過去生活的那個世界一樣不會出現

    糾結許久,祝恩慈決定還是先回去再說,在這空間裏也得不到答案的,林秋萍應該不會說回來就回來,她還是有時間想清楚的。

    思及此,祝恩慈起身拍拍屁股上的泥土,出了空間。

    一出來她就懵了一下,她忘記了這個桃花空間雖然時間流逝跟外面一樣,但是是沒有黑夜的,只有永晝。她在裏面待了那麼久,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黑夜了。

    趕緊拿出手表一看,已經是晚上七點鐘了

    祝恩慈暗自皺了眉頭,這個點已經超過了跟二道販子大叔約定給糧的時間,村裏也早就下工喫飯了。

    不敢再耽擱,祝恩慈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功能,快速往約定的地點過去,到了那兒果然人都已經走了。

    便也不再停留,快速往溪鄉村走去。

    祝恩慈打算走出鎮上就拿出改裝後的軍用吉普開回去,會比騎山地車快。然而剛走出鎮上的界限沒多遠,剛想拿出車的時候,身後忽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祝恩慈。”

    聲音淡漠冷硬,在這安靜又黑暗的山路上顯得突兀又可怕。

    心裏忌憚神鬼的祝恩慈當即嚇得手中用來充當手電筒的手機都掉了,猛地轉過身,藉着手電筒的光線她纔看清了來人的模樣。

    “蕭衛軍”祝恩慈提着的心放下來,腿都有些發抖了,“你怎麼走路沒聲音的嚇死人了”

    她嘴裏說着指責的話,但是因爲天生的嬌軟嗓音顯得有些弱弱的可愛,那眼角被嚇出來的生理鹽水讓整張漂亮的臉越發楚楚動人。

    蕭衛軍有些歉疚,耳朵尖又紅了。

    越是害羞臉上越正經,蕭衛軍冷硬着臉,上前俯身將那發光的手電筒撿起來,等到拿到手中才發現並不是手電筒,或者說並不是他見過的那種鐵皮手電筒,長方形的,體積很小,捏着有些輕薄,但是發出來的光線卻亮的很。

    蕭衛軍剛想研究一下這麼小的“手電筒”是怎麼放電池的,一隻白嫩嬌軟的手卻突然伸過來想要一把搶過去,部隊訓練出來的自然反應讓蕭衛軍沒有思考就快速將手往上擡。

    他有一米八多的身高,升高的手讓“手電筒”的光線從高處照下來,將祝恩慈漂亮桃花眼裏的那抹慌亂看得一清二楚。

    祝恩慈踮起腳尖想去拿,“你把它還給我。”

    她升長着手,結果卻夠不到,怕手機暴露的祝恩慈着急了,一隻手搭在蕭衛軍肩膀上,借力跳着要去搶奪。

    蕭衛軍卻因爲她這突然的親近而亂了心神,手一低,手機便被祝恩慈想到手。

    拿到手機的祝恩慈鬆了口氣,後退了幾步。

    親近的時間太短,蕭衛軍又是放鬆又是遺憾。

    “那是什麼牌子的手電筒”蕭衛軍正了正臉色,努力忽略發燙的耳朵尖。

    聞言祝恩慈鬆了口氣,只是把手機當成了手電筒,還好沒有暴露。

    “嗯~我也不知道,我朋友送給我的。”祝恩慈淡定撒謊道,又轉移了話題,“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裏”她這纔打量了蕭衛軍一眼,發現他穿着軍裝,背上揹着一個粗糙的灰色袋子,這身裝備是從部隊回來

    “我休假回家來。”事實上是他努力趕完了任務,然後便挪用了他之前沒有請過的假,匆匆趕回來的。蕭勝利因爲還有些收尾工作沒完成,也沒假可挪,所以沒有回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