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32章 第 32 章
    被夜凡塵這麼一問,折風渡有些愣住了,在對方直白的視線下他偏過頭:

    “自然……是可以的。”在他回到蒼玄宗之前。

    爲了掩蓋自己的心虛,折風渡將那布老虎放到一邊,道:“師兄早點休息。”

    “嗯……”夜凡塵睏倦地闔上眼,“你也早點休息。”

    他在折風渡懷裏很快便睡着了。

    折風渡聽着洞穴外呼嘯的風聲,懷裏人的胸腔微微起伏着,呼吸聲很輕,身後是搖曳的篝火,暖色的燭光爲洞穴內添了些溫度。

    兩個人抱在一塊兒……

    好像確實不怎麼冷。

    感受着懷裏人均勻而綿長的呼吸聲,折風渡也慢慢有了些睏意。

    他本來想守着這篝火待天快亮的時候再稍微睡一會兒,但或許是抱着夜凡塵暖洋洋的觸感讓人犯懶。

    折風渡在不知不覺中睡了過去。

    自從穿進這個修真世界以後他便鮮少做夢了,但今晚折風渡做了一個夢。

    夢中的出現的面孔是全然陌生的……

    ……

    九重天上,

    一書生模樣的老者右手執筆,左手翻着冊簿,頭髮由一個蓮花道觀束起,落筆的速度不緊不慢,神情悠然自得。

    “司命!”

    書房外忽然爆發出一聲怒吼,司命握筆的手抖了一下,筆劃斷了,墨水濺滿了左下角。

    他看着這本還差一點就將要完成的命簿,氣得鬍鬚都開始抖了。

    又得重寫了,真是的……

    是誰害得他今天要加班?

    月老火急火燎地衝了進來,幾乎就要把他的門檻踏爛:“我那兒的姻緣線全亂了!”

    司命皺眉:“我只負責管理凡人的命簿,你那兒的姻緣線亂了管我什麼事?”

    “你再仔細看看!”月老手一揮,面前立馬浮現他庭院中的虛影。

    只見那顆姻緣樹上的紅線全都亂糟糟地纏成了一團。

    司命:“看不出來……”

    都亂成這樣了他能看出什麼來?

    月老伸手指着其中一根線道:“你看看這個是誰?”

    司命定睛一看。

    其中兩根發着光的線從樹的一南一北原本完全不搭界的兩個方位強行繞到了一塊,正因爲如此,其他的紅線也被打亂了。

    司命皺眉:“啊,這……”

    月老:“這是雲宸星君下凡渡劫的轉世……你敢說你什麼都沒做?”

    一提到“雲宸星君”四個字,司命神情一滯,完全沒了方纔的底氣,半晌,他囁嚅道:“我……我不過是將他的劫數通過一種特殊的方式透露給他罷了……”

    在月老愈發不善的臉色中,他補充道:

    “可這事是他逼我的!”

    月老問:“什麼特殊方式?”

    “我將雲宸星君的劫數寫進了凡間的一本書中,名爲《一劍封神》,到了那修真界,他便能提前知曉自己的命數了。”

    月老一張臉快擰成了苦瓜:“先不論這泄露天機之事做不做的得,你且好好再看看你那命簿,他那劫數可是這麼寫的?”

    聞言,司命從一旁的書櫃中翻找出折風渡的命簿,卻恍然發覺其中的文字全都被改掉了,就像一匹脫了僵的野馬開始撒腿狂奔,徹底亂了套:

    “這……這是怎麼回事?”

    雖說折風渡提前預知劫數之後命簿是會發生變化,但也不該亂成這副樣子啊,怎麼連姻緣線都變了?

    所謂“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1】,他給折風渡命簿,是想讓對方找到那一線生機,可現在這哪是人遁其一啊,他簡直就是遁了五十。

    月老指着他的命簿道:“你再好好看看你上面寫的書名!”

    司命緩緩將那上面的字念出來:“一劍……一劍之成爲偏執魔尊的心尖寵bl????”

    他拿着命簿的手都開始抖,“怎麼會變成這樣?我可沒寫過這玩意兒!”

    月老捋着自己亂糟糟的長鬚:“你可知道凡間有一種東西叫做“同人”?”

    “你既然把他的劫數寫進了凡間的一本書,那書成了凡間的物品,此後衍變又豈是你能控制的?……都說了說了……這種泄露天機的事做不得,哎!”

    司命問:“那現在該如何是好啊?”

    月老煩躁地揉着他的頭髮:“只能試試把他的命數扭回來了,你想個法子再把《一劍封神》給他,讓雲宸星君知道自己穿的並不是那什麼“偏執魔尊心尖寵”而是這本書,好歹把我的姻緣線給扭回來。”

    司命:“這會不會弄得更亂啊?”

    月老瞪了他一眼:“你個始作俑者,現在知道亂了?”

    ……

    太陽昇起,折風渡被洞穴外的蟬鳴鳥叫聲給吵醒了。

    昨夜的夢境他完全不記得,只感覺腦袋昏昏沉沉的,困得很,還想再接着睡。

    半夢半醒間,他試着動了下胳膊,掌心卻傳來了柔軟的觸感,他這才反應過自己懷中還躺着個人。

    折風渡低頭看去,懷中的人長睫緊閉着,夜凡塵還沒醒。

    與昨晚燒得眼眶通紅的樣子截然相反,現在的他臉色蒼白,嘴脣一點血色都沒。

    他這幅模樣讓折風渡更加憂心起來。

    “師兄,醒醒。”

    折風渡一連喊了他好幾遍,又伸手去摸他的額頭。

    夜凡塵還在發燒。

    腿上的傷口看來起來愈發嚴重了。

    “嗯……”夜凡塵的長睫顫了顫,廢了好大的勁才勉強睜開眼睛。

    折風渡將他扶起來:“師兄,要不要喝點水?我們得繼續趕路了,要儘快找到出口。”

    夜凡塵的情況不能再拖了。

    “好。”夜凡塵點點頭。

    折風渡喂他喝了點水。

    但水只喝了兩口便喝不下去了,像只病怏怏的貓一樣。

    兩人離開洞穴,折風渡揹着他,又沿着那條小溪向出口的方向走去。

    他有些怕夜凡塵就這樣睡過去,開始有一搭沒一搭地與對方說話:

    “師兄,你覺得我能結丹嗎?好多人一輩子都結不了丹。”

    夜凡塵將他肩頭的碎髮撩開:“能。”

    折風渡:“可是我沒什麼天賦,三清門應該沒有人願意收我爲徒。”

    夜凡塵本來要閉上的眼睛又睜開:“……有的。”

    他稍微清醒了些:“你有天賦,也會有人願意收你的。”

    折風渡:“那師兄可以收我嗎?”

    夜凡塵輕輕地“啊”了一聲:“我還不是長老。”

    折風渡:“那師兄當上長老就可以收我了嗎?”

    夜凡塵半闔着眼睛,幾乎是自言自語地說道:“嗯……那我要快點突破合體期……合體期以上就有機會當長老了。”

    折風渡彎了彎嘴角:“好,那我等着師兄……”

    越靠近出口,水聲逐漸變大,水流也越來越湍急,觀望着此刻變化的地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