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37章 第 37 章
    夜凡塵與清垣在收到清堯傳訊的第一時間便趕回了那間屋子。

    昏暗的燭光下,清筠仍舊昏迷不醒地躺在牀榻上。

    他面無血色,皮下的經絡中卻泛着可怖的赤紋,密密麻麻地結成一張張網,宛如中了某種可怕的詛咒。

    夜凡塵坐在他的榻邊,目光緩緩打量過此刻那張毫無生氣的臉……

    明明今天下午的時候還好好的,爲何會突然變成這樣?

    他想不明白。

    “清堯師叔,你確定……是那個魔頭所爲嗎?”夜凡塵的聲音很冷,好像聽不出任何語調。

    他在這個世上沒有親人,清筠就是他的親人。

    無論這件事是誰做的,夜凡塵必不可能放過那個人。

    清堯站在榻邊,嘆了口氣道:“掌門經脈所受的重創必是九陰赤焰所爲,而放眼整個修真界,能駕馭且使用九陰赤焰的唯有折風渡一人。”

    夜凡塵回過頭,看向清垣:“他當初是如何能混入落楓谷的?若要解開鳴蛇的金鎖陣進入八字峽,必須得有六派符令,莫非他在六派中還有內應?”

    若是正道有人與蒼玄宗勾結,那事情便會變得棘手許多。

    夜凡塵說完這句話後,氣氛忽然詭異地安靜了下來。

    清垣目色沉沉地看着他,卻一言未發。

    或許是因爲對方的視線實在過於沉重,夜凡塵皺起眉頭,他意識到了不對。

    沉默半晌,

    清垣緩緩開口:“他不需要混進去……”

    夜凡塵張了張嘴,他一時間沒有理解清垣的意思。

    不需要是指什麼?

    難道說……折風渡有什麼別的路數嗎?

    無數個想法閃過夜凡塵的腦海,他的思緒混亂起來。

    清垣打破了這種混亂:“凡塵,他當時就在我們之中。”

    事到如今他也沒必要再瞞着夜凡塵了。

    “你是說……他……”

    夜凡塵的腦海中忽然產生了一個念頭,但這個念頭過於可怕,他不願去想,就連語言也開始選擇性逃避。

    清垣向他步步走近,殿中的氣氛忽然變了,氣氛一片死寂,落針可聞。

    “吱呀,吱呀,”,布履踏過地面發出的聲音格外沉重:

    “凡塵,你先前不是一直在問封淮去哪兒了嗎?”

    他看着夜凡塵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他就是折風渡。”

    夜凡塵皺起眉頭,像是有什麼東西在腦海中炸開了一樣,他一時間無法消化清垣的話。

    “凡塵……”清垣叫他的名字,逼他與自己對視,“‘封淮’就是折風渡……”

    “折風渡就是‘封淮’,他的真實身份是蒼玄宗宗主。”

    “那日他將你從鬼面崖帶回出來的時候,你師父……和我親眼看到的。”

    夜凡塵說不出話,他偏過頭去,指尖無意識地拽着被褥的一角,雙眸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想過無數種可能,卻唯獨沒有想過這一種。

    折風渡是個十惡不赦的魔頭,“封淮”怎麼可能……會是他?

    夜凡塵猛地回過頭,想找出一句話來反駁清垣,但這一瞬那些話好像都被堵在了嗓子裏。

    他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

    漆黑的夜色中,兩道黑色的身影幾乎就要與夜色融爲一體。

    曲無應望了眼前方有御劍修士來回巡邏的山腳,又看了眼一身黑衣打扮的折風渡:

    “尊上,您確定我們這麼做真的好嗎?據說三清門現在的陣法禁制又加強了,此時過了宵禁的時間點,他們那估計戒備森嚴……”

    折風渡皺眉:“你是在懷疑本尊的能力?”

    曲無應連忙搖頭:“屬下不敢。”

    折風渡瞥了眼山腳處的陣法:“三清門的禁制對本尊來說不過是雕蟲小技。”

    他在三清門待過很長一段時間,對裏面的陣法機關可以說是瞭如指掌。

    曲無應欲言又止地看了眼折風渡的緊身黑衣裝束:“屬下……只是擔心,我們這幅打扮若是讓三清門裏的人發現了,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而且……”

    折風渡:“而且什麼?”

    曲無應:“尊上您爲何穿黑衣但不蒙面呢?”

    所以這……有什麼意義?

    折風渡不屑地笑了一下:“本尊若是蒙面,豈不是和那個黑衣蒙面怪一樣了?本尊行事向來光明磊落,何須做這種遮遮掩掩的行當……最重要的是本尊這張臉見的得人。”

    曲無應連連點頭:“尊上,您說的是。”

    折風渡又道:“至於你剛纔說的誤會……你且放心。”

    “只要他們不發現,就不會有誤會。”

    見折風渡如此篤定的模樣,曲無應沒有再多言。

    說不定藉着這個契機尊上可以與夜凡塵再續前緣。

    按照話本故事裏的經典橋段,被迫分離之後,兩人始終沒能放下對方,懷着對彼此的思念繼續過自己的生活,某次因緣際會之下兩人再次碰面,無意中發現對方其實還在意着自己。

    於是在見到對方的第一面便如天雷勾地火、久旱逢甘霖,然後一發不可收拾,乾柴烈火……

    “誒……尊上,您等等我……”待曲無應再回過神來時,折風渡已經化作一道幻影,直直地朝那三清禁制而去。

    “將你的身型隱匿起來,你只需跟在本尊身旁,什麼都不用做。”折風渡看着跟上來的曲無應,與他吩咐道。

    “是。”曲無應乖乖照做。

    在兩人穿過山腳的一瞬間,三清陣法啓動,呼嘯的勁風中透着不可抑制的殺意,化作一道無形的銀針劍雨向兩人襲來。

    折風渡眸色微暗,他袖口一揮,指尖作訣,那禁制所產生的靈力即刻化作了一道霧氣,消弭於無形。

    眨眼間,兩人便順利穿過了陣法禁制。

    他們足尖落於一棵茂密的槐樹樹幹上。

    看着下方完全未有察覺的巡邏修士,折風渡笑了笑,與曲無應密法傳音道:

    “本尊說什麼來着?三清門的禁止對我來說不過……”

    可惜他的這句話沒能說完,因爲折風渡胸口的靈器忽然開始發射紅光。

    曲無應驚恐地轉過頭看向折風渡,四目相對的一瞬間,兩人在彼此的眼神中找到了如出一轍的震驚。

    下一秒,那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

    “壞……”

    ……

    三清門的議會堂中,氣氛前所未有的凝重。

    此刻,六派的長老們都聚集在此處。

    聽聞三盞拘魂燈下落不明且三清掌門重傷昏迷後,所有人皆面帶憂色。

    站在大堂最中央的是長老清垣,這段時間他將暫代掌門的職位。

    此刻他正在接受來訪者的一一哀悼。

    而夜凡塵則站在清垣身旁,冷着一張臉看不出任何表情。

    恍惚間,他感應到角落處有一道視線在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