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38章 第 38 章
    三清門山腳處,

    數十個御劍修士集結成一個環形的八卦陣,將折風渡與曲無應圍在中間。

    “聽我說……”

    折風渡看了眼正在圍着自己不停繞圈的正道修士,額角隱隱作跳,“這是個誤會,若你們還想完整回去的話,從現在開始就別再圍着本尊轉圈。”

    頭都要被他們給繞暈了。

    “呵,誤會?”

    爲首的那御劍修士上下打量了一眼折風渡一身緊身黑衣的扮相,在聽到“誤會”這兩個字的時候他彷彿聽到了什麼天方夜譚。

    此刻折風渡臉上就差寫着“我是壞人,我要偷偷潛進三清門做壞事”這句話了。

    他怒道:“若你沒有做見不得人的齷齪之事,爲何穿成這幅模樣?”

    折風渡笑:“黑色是一種非常時尚的顏色,你懂嗎?”

    “即使是在修真界,我們每個人也都應該有穿衣自由的權利。”

    曲無應:“……”

    御劍修士:“……”

    他不願再與折風渡廢話,質問道:“無恥狂徒,你盜竊藏經閣三盞拘魂燈打傷掌門後,竟然還想就這麼一走了之?”

    曲無應:“?”

    冤枉啊,尊上簡直比竇娥還要冤。

    折風渡眉頭一皺,意識事情並不簡單,看來今天靈器的警報應該與這事有關。

    看着面前黑壓壓的一羣人,一旁的曲無應都快急壞了,這要怎麼和別人解釋他們那麼大一個魔尊半夜闖進三清門不是爲了做什麼壞事,只是爲了見心上人一面。

    而且尊上怎麼還一副完全無動於衷的模樣?

    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啊!

    無奈之下他湊到折風渡耳邊,悄悄問:“尊上,我們要不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若折風渡想離開,這些人是絕對奈何不了他的。

    誰知折風渡冷笑一下,大聲道:“不走。”

    他本來還在思考要不要走的。

    但現在正道的人都直接把莫須有的罪名按在他頭上了,豈有一走了之的道理?

    妄圖讓他背黑鍋?

    想得美。

    就在這時,樹林中開始落下一片白茫茫的小雪,紛紛揚揚的雪花消融在肩頭。

    折風渡伸出手讓雪花落在自己的掌心,看向那御劍修士道:“你看你說完這番話,天上都開始下雪了……嘖,這六月飛雪……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

    御劍修士嘴角隱隱抽搐:“現在是十二月!”

    折風渡:“在我心裏,它就是六月。”

    御劍修士:“……”

    掌門真的不是被他氣死的嗎?

    他不禁懷疑這魔頭修的到底是煉焰訣還是什麼言靈術。

    兩人對話的間隙,數十個御劍修士終於停下了自己轉圈的步伐。

    八卦陣起,以折風渡爲中心的外圈金光乍現,天邊傳來呼嘯的劍氣聲。

    折風渡擡眸,只見以徐道清和清垣爲首的六派長老紛紛率弟子御劍前來。

    正道修士在圈外,將折風渡與曲無應二人圍得水泄不通。

    方纔與折風渡對峙的那人更有了底氣:“魔頭,你現在出不去了!我勸你束手就擒……”

    徐道清自人羣中走出,他對摺風渡怒目而視:“魔頭,今日你我就決一死戰!”

    現在他最希望的便是折風渡趕緊應戰,以徐道清原本的修爲他完全不是折風渡的對手,但如今他有了五盞拘魂燈,與這些九陰魂魄的力量融合之後,再加上正道的勢力,折風渡恐怕只能乖乖做他的替罪羊。

    徐道清的如意算盤打得叮噹響,他同九陰融合後的功法與折風渡使用的極爲相似,甚至還可以模仿煉焰訣,到時候幾百個人混戰起來,他悄悄使用九陰的力量,也很難有人發現。

    可誰知下一秒,

    折風渡:“我有說我要和你們打嗎?我是來談判的。”

    徐道清:“???”

    這人怎麼不按常理出牌?

    堂堂魔尊在被人污衊後的第一反應居然不是把對方都鯊了,而是談判?

    不過徐道清愣怔片刻,很快便回過神來:“現在人證物證確鑿!你還有什麼好談的?”

    折風渡輕蔑一笑:“你知道朝廷衙門抓人都要犯人畫押認錯纔會被投進大牢,修真界難道就不講基本法嗎?作爲被告我都沒權利出席我自己的庭審?”

    徐道清與清垣對視一眼:“……”

    一時間竟然想不出反駁他的話。

    折風渡的笑容逐漸加深:“還是說你們當中有人做賊心虛,恨不得第一時間將替罪羊的罪名做實?原來這便是你們正道的作風,本尊今日倒是見識到了。”

    清垣大怒:“你說誰做賊心虛呢?你要談便談……”

    然而他這話音未落,天邊忽然陰風大作,數百魔修手執兵器,將正道修士團團圍住,一時間烏雲遮天、黑霧蔽日。

    棠秋茗與閻魁一人手握鐵錘,一人手握大刀,齊齊在折風渡面前跪下:

    “尊上!屬下來遲!”

    沈玉槐推測出折風渡去了三清門之後,他們便立即召集手下人馬趕了過來。

    魔尊要圍剿正道怎麼能少了他們?

    閻魁與棠秋茗在暗中對視一眼,心想這回折風渡意識到了他們的機靈一定就會撤銷他們的處罰,然後對他們好好嘉獎一番。

    清垣左右環顧一圈,臉都黑了:“這就是你說的談判?”

    折風渡:“……”

    他看了眼自己這要將正道生吞活剝了的架勢,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他們是來給我助威的。”

    隨後折風渡袖口一揮,黑衣裝束褪去,又換回了那一身張揚的紅衣,他朝地上跪着的兩人說道:“起來,收起你們的兵器,今日我們不動手……要做個文明人。”

    “……”

    棠秋茗與閻魁雖然不懂,但是乖乖照做了。

    見狀,清垣狐疑地打量了折風渡一眼:“你可明白這場談判的意義?既然是你提出要按照規矩辦事,那‘規矩’便要有‘規矩’的樣子。”

    “你若是被判定有罪,就要自願接受懲罰,你明白嗎?……如果你能在這張生死契上立誓,我們便與你談判。”

    簽下生死契後,無論是正道還是他們蒼玄宗都得遵守這場談判的結果,即折風渡若是被判定有罪,就得按照正道的律例受罰,一旦他違約,那便魂飛魄散。

    而這場談判是由六派主持的,所以折風渡毫無勝算可言,在他簽下生死契的那一瞬基本就等於變相認罪了。

    棠秋茗與閻魁:“???”

    傻子纔會答應吧。

    下一秒,

    折風渡拿過那張生死契,在上面瀟灑地簽下自己的名字:“好啊,我沒問題。”

    衆魔修紛紛朝他投來疑惑的眼神:“???”

    沒搞錯吧?

    正道衆人見他連生死契都敢籤,便沒有再提出異議,徐道清與清垣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