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42章 第 42 章
    鳳儀閣的一處偏殿中,幽藍的熒光閃爍,十個幾個修士盤坐在地圍成一圈。

    每個修士面前都擺了一塊玉碟,玉碟上方映出一張張人臉的虛影,畫面在不停地切換着。

    張三是今年新招進來的,先前別人提到“宴會審覈員”的時候,他們都說這活很簡單,你只需要每天看看修士的虛影,然後從中找出最好看的就行。

    然而他並沒料到工作強度竟會如此之高,一天下來看了起碼數千張修士的虛影畫面,他都有些審美疲勞了。

    顯然大部分修士都沒能建立一個清晰的自我認知,選擇這個通道報名的大多都是些歪瓜裂棗,也不知道他們是對“絕世”還是對“帥哥美女”有什麼誤解?

    就比如現在,張三麻木地劃過那一張張虛影……

    這個鼻子歪了。

    不通過。

    這個鬥雞眼。

    不通過。

    這個……

    還挺帥。

    虛影中的修士生得儒雅俊秀,笑起來得樣子也很好看,額心的紅蓮標記爲他增添了一點點邪氣,卻沒有打破整體的協調感。

    忙碌了一天的張師傅感覺自己的眼睛經過洗禮之後舒服了些,他草草地瞥了一眼對方的信息,

    【姓名:折風渡】

    這個名字聽起來有些耳熟,但他想不起來了,張三正準備給對方一個“通過”,卻忽然聽身邊的修士說:

    “哎,這個可不能通過!”

    張三有些困惑:“啊,不是說長得好看就行嗎?”

    一旁的修士從玉碟中調出一張影像:“你看到沒,閣主特意吩咐過蒼玄宗的那個魔尊和萬佛宗的那些光頭不能得到請柬。”

    張三望着影像中這個猖狂大笑的男人愣了一下……這和他剛纔看到的那個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那個修士道:“閣主當初看到這張照片的時候說了,蒼玄宗宗主必然是個粗鄙之人,否則怎麼能笑成這樣,絕不可能是閣主要找的對象。”

    張三湊到對方耳邊:“你的意思是,閣主每隔幾年便要大擺宴席的目的是爲了找人?”

    修士點點頭:“是啊,找了幾十年了還沒找到呢。”

    張三好奇起來:“所以閣主要找的究竟是什麼人啊?”

    ……

    雲霧飄渺的露臺之上擺着許多奇珍異植,此處的陳設皆是精雕玉琢,四周翠鬱縈繞,給人一種如臨仙境的錯覺。

    露臺的正中央擺着一張梨花木雕琢而成的牀榻,躺在塌上的人合衣而眠,手中還拿着一冊卷軸,儀態肆意懶散。

    一旁正在小道童偷偷往塌上瞥了一眼,問身邊的老者:“你說閣主那麼懶的人到底是怎麼成爲散仙的?”

    “說多少次了,不要別後議論閣主!”老者掐了一下他的耳朵,“而且你懂什麼?別看閣主現在閉目小憩,實際上他正在靜心悟道,仙人的境界豈是吾等凡人可以參悟的?”

    小道童疼得“嗷”了一聲,連連說了數句“知道了知道了”。

    餘光卻忍不往榻上瞥了一眼……

    仙人真的連睡覺的時候都在悟道嗎?

    光線有些刺眼,鳳綏將手中的卷軸蓋到了臉上,他抿了抿嘴,心想這牀太硬了……

    下次要換張軟的。

    迷迷糊糊之中,思緒飄散開來。

    待會兒的茶點是喫桃花酥還是桂花糕呢?

    等等,自己方纔在幹嘛來着?

    哦,好像在看畫冊。

    想到這,鳳綏懶洋洋地從榻上撐起半個身子,垂眸掃了眼手中的畫冊。

    畫冊中的人穿着一身青蓮道袍,眉目清秀,儀容俊秀,懷中還抱着一隻雪麒麟。

    鳳綏有些頭疼地看着畫卷,嘆了口氣。

    五百年了,都快忘記雲宸長啥樣了,還得找人。

    真是麻煩啊……

    要是之前沒答應對方的要求他如今就可以天天睡覺了,不像現在,每隔幾年就要大費周章地舉辦一次宴會。

    誰讓自己欠雲宸人情呢?

    一想到今年的宴會他還得找人,鳳綏的頭愈發疼起來了。

    按理來說雲宸的歷劫轉世必然得和他當初的長相有幾分相似吧?那肯定不會難看。

    而且憑藉雲宸的實力,他絕對是名盛一方的大能。

    鳳綏想不明白自己按照這兩個標準篩選宴客多年,爲何卻毫無進展呢?

    要不要乾脆去凡界遊歷一圈,主動找人呢?

    幾乎在這個念頭出現的一剎那,就被鳳綏給打消了。

    算了,懶得走動。

    看看今年的宴會能不能碰運氣遇上對方吧。

    鳳綏從榻上下來,將畫冊隨手一扔,伸了個懶腰,攏了攏敞開的衣襟,像個沒骨頭的人一樣往殿門走去。

    那老者在看清臥榻上的畫冊後,有些詫異地叫住鳳綏:“閣主……老朽記得這不是三清門老祖的畫像嗎?”

    “哦……”鳳綏想了一下,“是啊。”

    老者問:“我記得這般珍貴的畫冊應該放在三清門的藏經閣中,怎麼在您這呢?”

    “我偷來的。”鳳綏嘴角扯出一個笑,神情生動許多。

    老者:“這……這……”這樣真的好嗎?

    三清門的人萬一發現了怎麼辦?

    鳳綏指了指畫:“你不必擔心,我當初拿走這幅真跡的時候,臨摹了一個贗品,幾乎是以假亂真,所以他們絕對發現不了的。”

    言語間,他的目光落在雲宸略帶英氣的五官上,忽然沉思起來……

    自己當初有給他畫臉嗎?

    算了,想不起來了。

    鳳綏朝殿門外走去,也不知道雲宸到底怎麼想的,下凡渡劫還惦記着他的那隻靈寵,非要讓自己找到他的轉世幫助他和他的靈寵團聚。

    真費勁呢……

    ……

    喧鬧的茶樓中,氣氛愉悅輕快,到處都是充滿異域風情的面孔。

    到了南冥境內,修士的衣着打扮也變得愈發多樣化起來。

    此刻,在茶樓中放眼望去皆是絢麗多彩的顏色,像是要迷失在五彩斑斕的花海之中。

    大部分修士與結伴同行之人有說有笑,氣氛愉悅。

    唯有角落處,折風渡沉着一張臉坐在那喝茶,他側目往四周瞥了瞥,餘光看見隔壁桌上手中拿着請柬的人,視線又往不由自主地上游移了些許……

    看清那人的長相後,他偏過頭,對曲無應道:“你去打探一下那個人是通過哪個渠道報名成功的。”

    曲無應面露糾結之色:“啊……這……”

    真的好嗎?

    當然在折風渡陰沉的視線下,他還是乖乖照做了。

    須臾,曲無應回來應差:

    “尊上,他是通過【你是絕世美女/帥哥】通道報名成功的。”

    “哐!”的一聲

    折風渡氣憤地擱下茶杯。

    這都能通過【你是絕世美女/帥哥】的申請,怎麼自己就不行呢?

    他愈發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