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42章 第 42 章
    堅定了鳳儀閣閣主必然審美有點問題這個念頭。

    折風渡一想到自己當初三個通道輪番試,結果最後連【打雜】都不讓他過的經歷,他就氣不打一出來。

    而現在已然過了報名的時間,他只能另想法子。

    “尊上,實在不行咱就硬闖唄!”閻魁敏銳地察覺到了折風渡的心思,當即出謀劃策道,“管他那什麼的鳳儀閣閣主,俺倒要看看究竟是他的頭硬還是俺手中的大刀硬!”

    一旁的沈玉槐搖了搖頭:“此乃下策,我們此行畢竟是去尋人的,不宜這般聲張,而且還容易打草驚蛇。”

    閻魁不服道:“那你有什麼好法子?”

    沈玉槐環視一週,目光落在形形色色的人羣中:“來這邊住店歇息的人多數都是要去鳳儀閣赴宴的,而他們手中多有請柬,我們可以尋個契機弄到幾張請柬,或是混進那些準備去宴會獻藝的大型團體中。”

    折風渡點點頭:“本尊也是這樣想的,但是……”

    他話鋒一轉,目色沉沉地打量了一圈四周,“距離宴會開始不過一天的時間,這要到哪裏去找?”

    “徐娘子,徐娘子,不好了!”

    一道格外醒目的聲音忽然傳進折風渡的耳朵,他轉身看去,只見一舞伎模樣的女子大驚失色地奔向另一個較爲年長的。

    那個被她稱爲徐娘子的人皺了下眉:“怎麼了?”

    領舞的答:“牡丹、香蘭還有翠花在御劍過來的路上崴着腳了,現在沒法跳了怎麼辦?實在不行的話……嬤嬤我們要不和閣主說明下原因,這次就不跳了……”

    徐娘子打斷了她:“這怎麼可以?你們這舞必須得照常跳,到時候萬一閣主怪罪下來,你們誰擔待的起?”

    那領舞的憂愁道:“可咱們這春鶯舞必須要十八個人呀,動作都是先前排練好的,那如今這少了三個人可怎麼辦呀?”

    她哭喪着個臉,在茶樓中環視一圈,“難不成我們還能現找三個人嗎?”

    “咳,咳,”

    折風渡從懷中掏出一把摺扇遮住自己的半張臉,指節敲了兩下桌子,衝另外幾人猛使眼色,壓低聲音道:

    “機會來了。”

    “啊……”曲無應不解,“尊上,我們這次又沒帶女修過來,您的意思是現場找幾個嗎?”

    棠秋茗張望起來:“到哪去找啊?”

    就在這時,他們終於意識到了那道落在自己身上的炙熱視線,兩人回眸,只見折風渡饒有興致地上下打量着他們,那眼神就像是在打量金元寶一般,嘴裏卻說出了一句十分殘酷的話:

    “你們是修真之人,不是女的,也可以扮成女的……”

    沈玉槐依舊神色自如地飲着茶。

    曲無應與棠秋茗有些呆呆地望着折風渡,竟隱隱從折風渡脣邊的笑意中讀出了一絲“殘忍”,他們略顯懵懂地問:“怎麼扮?”

    這話題已經閻魁超過了閻魁的理解範圍,他選擇不聽。

    折風渡目光灼灼地看向沈玉槐、棠秋茗與曲無應三人:“幻術會嗎?不會就給本尊現學……”

    “爲了蒼玄宗大業,你們暫且犧牲一下。”

    “反正宴會很快的,你們忍一忍就過去了。”

    ……

    那姓徐的嬤嬤正一籌莫展之際,忽見一風流倜儻的黑衣公子哥朝她走來,他手中搖着摺扇,身後跟着三個婢女模樣的人,其中白衣服的生了雙柳葉眉,長得十分標誌,另外兩人個子瞧着倒比一般男人還要高,杵在那不停地拉扯着自己身上的布頭,就好像身上進了跳蚤一樣站立難安。

    黑衣公子衝她笑了一下:“在下方纔恰巧聽聞了徐娘子與這位姑娘的對話,我身邊又恰好帶了三個能歌善舞的婢女,她們自幼便經常在四方賓客面前獻舞,很能應付大場面,徐娘子若是覺得可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將她們三人暫借與你。”

    折風渡言罷,沈玉槐倒是落落大方地向那徐娘子走了過去,剩下兩個愣在原地扭捏得跟個麻花似的。

    見長,折風渡在暗中推了兩人一把,密語傳音道:“快去,這次好好表現,事成之後你們想要什麼獎賞,到時候問本尊討要便是了。”

    棠秋茗與曲無應這才勉爲其難地向前走了兩步,還差點被自己身側的披帛給絆倒。

    徐娘子仔細審視了三人一番:“呦,這位爺,您這個白衣裳的瞧着身段倒是不錯,剩下的兩個嘛……”怎麼瞧着姿態比大老爺們還要僵硬?

    她撇了撇嘴,後半句話她雖然沒說出來,但神情卻已袒露無遺。

    折風渡搖了搖摺扇:“她們三是姐妹,自幼便互相扶持着一起長大,一刻也不能分離,你若是要那個白衣裳的,另外兩個便得一起收着。”

    他一邊說這話,一邊回頭朝那三人使眼色。

    棠秋茗與曲無應不知所措地對視一眼,看那邊折風渡還在朝自己眨眼,兩個人趕緊抱作一團,把沈玉槐夾在中間,惺惺作態地挽着彼此地胳膊,扭捏道:

    “是啊是啊,我和姐姐/妹妹一刻都不能分開。”

    尊上要他們扮演的姐妹情深應該就是這樣吧?

    徐娘子當即又面帶嫌棄地向後退了一步,

    嗓門怎麼這麼大?

    這時,沈玉槐站了出來,他朝徐娘子側身作了個揖,又衝她笑了一下,那模樣甚是討喜:“嬤嬤,妹妹們只是看着不善言辭罷了,但卻是精通才藝、能歌善舞的,起碼要在我之上。”

    被他這麼一說,徐娘子倒起了些興趣:“那你給我來一段看看,”

    說着,她衝自己隊裏的領舞揮了下手,領舞心領神會地表演了一段春鶯舞。

    那舞需要用到摺扇作爲道具,沈玉槐便從折風渡手中拿過摺扇,原地起舞了一段,將對方方纔的動作模仿得唯妙唯俏,姿態猶抱琵琶半遮面,模樣楚楚動人,竟不輸那領舞分毫。

    徐娘子當即面露喜色,問她:“她們的舞技當真要在你之上?”

    沈玉槐點了下頭:“那是自然。”

    徐娘子不疑有他,覺得這三人當真是老天爺派來拯救自己的,歡歡喜喜地給了折風渡幾錠銀子,收了曲無應、棠秋茗與沈玉槐三人。

    望着幾人離去的身影,折風渡在暗中囑咐道:“記得隨時與本尊聯絡,若是尋到了那鑄魂師,立即通知本尊。”

    三人一口應下,曲無應與棠秋茗還“依依不捨”地回頭看了他一眼。

    折風渡在心中嘆了口氣……

    哎,自求多福吧。

    當然這話是對徐娘子說的。

    送別三人,折風渡坐在茶樓中悠哉地飲着茶,心中期望着他們這回能爭氣點。

    “尊上!”

    沒過多久,耳邊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折風渡詫異地回過頭去,只見那剛纔明明已經出發的舞伎團隊不知爲何竟折返了。

    徐娘子又是一副愁容不展的神色。

    折風渡走過去,悄悄問那三人,“怎麼了?”

    “怎麼會這個時候喫壞肚子?”領舞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嬤嬤,現在又差了一個,這可如何是好?”

    曲無應與折風渡道:“方纔隊裏有個姑娘喫壞肚子了,所以現在還差一個人。”

    聞言,折風渡轉過身,本欲尋找閻魁的身影,卻發現不知何時對方早已不見了蹤影。

    再回過頭來的時候,三個舞伎打扮的魔修正齊齊看着他,那灼熱的視線看得折風渡有些發毛。

    “尊上……”沈玉槐目光灼灼地看着折風渡,語氣冠冕堂皇,“爲了蒼玄宗大業。”

    “尊上……”棠秋茗目光灼灼地看着折風渡,語氣大義凜然,“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尊上……”曲無應目光灼灼地看着折風渡,語氣羞赧,“這衣服的布料還挺舒服的。”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