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攻略了無CP男主[穿書] >第53章 第 53 章
    目睹徐道清與折風渡消失在視野中後,夜凡塵等人停了下來。

    他從兜裏摸出那隻布老虎玩偶,腦海中浮現出折風渡幾個時辰前與自己說的話:

    “如果本尊在徐道清那遇到了危險,這隻布老虎會發出警報,當然,若是徐道清那出現異動,本尊也會用這隻老虎傳訊於你,如果沒收到信號的話,那就代表本尊與徐道清呆在一塊兒且一切順利,所以不必擔憂,你們可以放心大膽地行動……”

    此刻,布老虎靜靜地躺在夜凡塵的掌心,漆黑的夜色中,它的眼睛發出熟悉的鐳射紅光。

    夜凡塵看着它陷入沉思之中……

    雖然折風渡平日裏的行爲總是有些超出常人的理解範圍,但這回還是相信他好了……嗯。

    他收好老虎,轉頭看向尹柏寒,“務必儘快將鑄魂師帶回三清門,路上注意安全。”

    折風渡將徐道清的人引開後,護送鑄魂師回三清門不再需要大量人力保護,反而不宜大張旗鼓。

    夜凡塵還有別的要務在身,便只好派尹柏寒先將對方護送回去。

    尹柏寒道了聲“師兄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隨即便與身後的鐵面人一道御劍離開。

    此刻,天邊高懸的一輪彎月之下只餘夜凡塵與一衆魔修。

    折風渡知道這羣魔修有多善變,當初自己去三清門呆了幾個月宗主就換了人,那這會兒自己一走,他們能聽夜凡塵的話?

    於是他在離開前,讓沈玉槐、閻魁以及棠秋茗幾人……或者說逼迫他們立了一張參同契,內容大概就是折風渡不在的這段時間他們必須聽命於夜凡塵,如有違令,當場便會像緊箍咒發作一般渾身抽搐、倒地不起。

    掌控了這幾位護法門主也就相當於掌控了其餘的魔修。

    他們現在不得不聽令於夜凡塵。

    “我們去靈山。”

    夜凡塵轉過身,對沈玉槐等人下達了指令。

    就在一個時辰前,清筠聯繫上了他。

    因爲一日之內,天劍、觀星、萬佛這三個門派都聲稱自己的拘魂燈被黑衣人盜走,形勢過於嚴峻,六派預計對方很快就會把目標瞄準最後一盞拘魂燈的持有者——靈山派,所以其餘五大門派皆派出了合體期以上的高手前往靈山。

    此役,他們一定要守住這盞拘魂燈。

    正如同它的名字一般,靈山派坐落於一座靈氣充沛的山峯之上,而它恰好位於南冥與路洲的交界處,正因爲如此多少融入了些異域風情。

    夜凡塵率人抵達被雲霧圍繞的天宮時,出來迎接他的是靈山派的掌門——周泉玉。

    面容滄桑的掌門在弟子的扶持下,顫顫巍巍地出來迎接夜凡塵。

    夜凡塵朝他行了個揖禮,“周掌門。”

    “凡塵啊……”

    在看清夜凡塵身後那一堆烏泱泱的魔修後,周泉玉嘴角原本的微笑凝固了,他伸手撫着自己的胸口,“你……你帶這些人過來是幹嘛啊?”

    “嗯……”夜凡塵沉默了一下,“他們是目前一起合作的朋友。”

    “這幾位魔修立與我下了參同契,周掌門您可以放心,他們必然安分守己。”

    周泉玉苦着一張臉,轉過頭與身邊幾位長老弟子面面相覷。

    上次被那個魔頭折磨的場景還歷歷在目,這些日子,他每每閉眼腦海中都會不由自主地浮現出折風渡逼他念的劇本。

    這回讓夜凡塵帶着一堆魔修過來估計也是折風渡的授意,自己若是不讓他們進來,那魔尊能善罷甘休嗎?

    半晌,

    周泉玉朝他們揮了下手,嘴皮子艱難地囁嚅着,“進來吧。”

    夜凡塵跨上臺階,走到周泉玉面前的時候又道:“再晚些,可能還有一位朋友要過來。”

    周泉玉心中忽然升起一種不詳的預感,他倒吸一口涼氣,問,“你說的‘這位朋友’是何人?”

    夜凡塵:“上次在三清門的議會堂,您見過他來着。”

    他怕直接說“折風渡”的大名,對方一時間可能會承受不了,所以便只好用這種相對委婉的方式相告。

    “掌門!”

    周泉玉險些呼吸停止,身邊幾人看他一副喘不上氣的模樣連忙上前幫他拍背順氣。

    ……

    經過一條狹長的暗道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宛若米開朗基羅設計的大教堂……啊,不,是徐道清的祕密基地。

    這裏是天劍宗的禁地。

    只有徐道清及其幾個心腹知道。

    四周掛滿了各種字畫,擡頭望去,最上方是一個圓弧形的穹頂,穹頂之中是一副場面極其宏偉、奢華的壁畫,這幅畫描繪的是一華服修士羽化登仙的場景。

    如果折風渡沒猜錯的話,這個華服修士估計就是在暗喻徐道清本人。

    望着這即使修建在地底數尺,卻仍舊鑄造得如宮殿一般金碧輝煌的暗室,折風渡走兩步便要停下來欣賞一眼,還不忘順帶誇讚一句,“風雅……”

    “徐道長好審美。”好一個暴發戶的審美。

    這一路下來,面對這個鑄魂師張開就來的阿諛奉承,徐道清早就習以爲常,他只是含蓄地笑笑,“先生眼光也不錯,此畫乃當朝最有名的工匠所繪,耗時十年。”

    說到這,他還特意比出一個手勢。

    折風渡隨徐道清等人一路走到了暗室的盡頭。

    與先前奢華氛圍格格不入的是,這裏的玉牀上卻擺着一具衣衫襤褸的屍體。

    “先生,我請你過來是爲了補全九陰缺損的那兩縷魂魄,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和你繞彎子了,在補全魂魄前我想親眼瞧瞧先生的鑄魂之術……”

    徐道清指着那具屍體道:“此人前兩天染瘟疫去世,還未過頭七,現在,我要你替他招魂。”

    他捻着短鬚,笑意盈盈地看向折風渡,“我本非懷疑先生的能力,只不過補全九陰魂魄這等大事我必須慎之又慎,想必先生也能理解我的顧慮吧?”

    折風渡看着那個死人,對方的皮膚呈灰白之色,已經開始發青,看上去確實死得透透的了。

    而所謂“招魂”之術,說白了就是讓死人復生,鑄魂師有這個本事,他可沒有。

    作爲一個魔尊,讓人生而復死倒還差不多。

    “對於九洲大陸唯一的鑄魂師來說,這應該不是件難事吧?”

    徐道清的聲音讓折風渡回過神來。

    “不難,不難。”

    折風渡揮了下手,“只不過這招魂嘛相當於陰曹地府走一回,極損陰德,而且很耗費靈力的,我替他招魂沒問題……”

    說到這,他頓了一下,“如果沒有補充靈力的東西,您待會再讓我替您補全九陰的魂魄恐怕就有些難了,我怕我這身子骨受不住。”

    折風渡的話翻譯一下,大概就是……

    招魂可以,但是得打錢。

    “這道理我自然是懂的。”徐道清心領神會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