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逐鹿江湖情 >第十九章黃雀在後
    聶寇擡頭向漆黑的林中望去,手中握着的朱血曼陀羅不自覺的藏到了衣服裏,雙眼警惕而帶有一絲慌亂。

    隨着聲音的靠近,只見從林中悠悠的走出了一羣人,愕然就是白奕等人。

    此前白奕等人見聶寇奪花奔逃,在驚訝到之後就遠遠的跟在其後,果不然在等到聶寇逃亡許久後終於停下休息。

    於是乎才悠悠的走了出來,要是平時憑着聶寇的身上和功力定然能夠知道有人尾隨於他。

    可是剛纔的慌亂和拼命的逃亡,再加上那依稀的雨聲盡然沒有察覺到自己身後原來還跟着如此一行人。

    等到白奕出聲才發現爲時已晚。

    李青不需要白奕吩咐就帶着人已經把聶寇圍了起來,眼神兇狠的望着聶寇。

    聶寇看到走出來的是一羣錦衣衛,爲首的盡然是之前在他連正眼都沒咋麼瞧過的王家門客,心中咯噔一聲:

    “你們這些走狗真是陰魂不散阿,既然你們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說完還惡狠狠的瞪了白奕等人一眼。

    白奕冷哼着:

    “哼,聶大當家的,好是威風阿,你以爲你現在還是威風凜凜的太行山颶風寇嗎,說到底你現在只是一個被追的四處逃竄的喪家之犬而已。

    如果在之前我確實不敢對你咋麼樣,可是現在,你一身功力能發揮出幾成呢。”

    聶寇知道此番定然是一場惡戰,最後的幾個手下也被自己坑殺,自己現在孤立無援,自己的的戰戟也在追捕在丟失,看來只能搏命。

    於是雙手摸向腰間,一柄纏腰軟劍被他抽出,在空中抖了幾下,筆直的向白奕刺去。

    白奕見聶寇此時此刻盡然還敢先攻,也不慌亂,稍稍往後退了幾步,一拍手中的青鋒,“唰”一下一到寒光射出,手一擡穩穩的握住。

    劍光一閃朝着襲向自己的軟劍擋去。

    聶寇的軟劍碰到白奕的青鋒後盡然一個變招,向一條蛇一樣纏上了白奕手中的劍,猛的一拉,險些讓白奕手中的劍脫手而去。

    還好白奕見情況不妙身形一定,長劍向邊上一掃,身影藉着慣性閃到了邊上。

    李青等人見聶寇兇猛也持刀而上,這下聶寇只能匆忙的抵擋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無暇顧及白奕。

    聶寇雖然是被圍攻可是依舊兇猛,任憑刀光四起都被他那一柄軟劍擋在外面,傷不了他一分絲毫,在剛開始的換亂後反而漸漸的佔據了上風。

    不愧是一流高手,就算受傷也不是尋常江湖中人可以欺凌的,怎麼說都有自己的底牌。

    白奕見聶寇一手詭異刁鑽的劍法盡然抵擋住了李青等人的圍攻,心中也是有點驚訝於是出口道:

    “世人都說聶大當家的戟法無雙,看來這劍法也是不差阿。”

    聶寇見白奕調侃也不達話,手中如毒蛇般穿梭在空中的軟劍更加凌厲的揮舞,趁着攻擊的破綻瞬間就被他帶走兩個錦衣衛的生命。

    白奕見被聶寇輕描淡寫的帶走兩人也暗暗皺眉,果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要不是聶寇受傷加上剛在經過羣蛇攻擊逃竄至此,估計自己這麼點人還不夠他殺的。

    不過隨即他又想到了什麼,往後一退,一把抓住早已經被遺忘到哪裏去的張大牛,命令張大牛等會用箭偷襲聶寇。

    可是張大牛一個尋常獵戶哪敢殺人,從看見羣蛇開始到現在一直臉色慘白,連連說不敢。

    不過就在白奕一柄長劍掛在他的脖子上後就妥協了,殺人和自己被殺,那肯定是自己重要,於是搭弓對着混戰中的聶寇瞄去,白奕也在張大牛開始瞄準的時候飛身向聶寇而去。

    不虧是深山老獵手,一手箭法確實不錯,一套熟練的彎弓射箭之後,一支黃木箭朝着激戰中的聶寇飛去。

    其實聶寇老早已經察覺到外面白奕兩人的動作,可是四周錦衣衛猛烈的攻擊使得他沒有空閒去仔細看。

    直到一道黑光朝着他的胸口飛來,他才反應過來,拼着硬捱了李青等人兩刀,用劍吧劈飛了那支冷箭,嘶着牙,咧着嘴的朝張大牛瞪去,身上火辣辣的疼痛讓聶寇身形微微有點顫抖。。

    張大牛本來就已經慘白的臉色盡然被聶寇一蹬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聶寇也就這麼一瞪就又去抵擋李青等人。

    可就在聶寇回身之時,身後一道寒光纏到了他的脖子。

    只見白奕劍柄輕輕一帶,聶寇的人頭就飛了出來。

    覺着一股鮮血從他的脖子裏噴了出來,鮮血如雨點般的灑落,聶寇的人頭在空中翻滾了幾圈之後掉到了地上,兩眼瞪的很大,直勾勾的看着身後偷襲的白奕,死不瞑目。

    李青等人也被這一件驚呆了,手中揮砍的秀春刀也定格在空中,不過在短暫的失神後馬上反應過來,快步走到白奕面前恭維道:

    “大人威武,一劍斬殺聶寇,回去後千戶大人定然重重有賞。”

    白奕看着李青等人的恭維不以爲然,獨自走向聶寇,在他身上摸了幾下,發現那朵奇花和一個小木頭方盒,裏面也不知道放着什麼,不過既然聶寇藏在胸口定然不是什麼差的貨色。

    然後很自然的放到了自己的懷裏,看不出神情的望着李青等人。

    李青等人何等聰明,不管怎麼說也都是做了那麼多年的錦衣衛,知道此番白奕回去後定然會收到嘉獎成爲自己的頂頭上司,而且從這幾日和白奕相處看到此人雖然年幼但是手段出衆,出手很辣,能不得罪就千萬不能得罪。

    於是由李青帶頭說到:

    “大人,我們只看到大人神威,一劍斬殺聶寇,其餘的我們什麼都沒看到。”

    聽到李青他們這麼說神色略帶糾結的白奕才稍微回覆了下對着李青他們說:

    “此番追拿聶寇你等也是功不可沒,回去後我定然會稟報上官大人。”

    李青等人聽到白奕的話後“喏”了一聲,用布把聶寇頭顱包起,帶着犧牲掉的兩名錦衣衛跟着被嚇傻的張大牛開始下山。
章節報錯(免登陸)